惊凰医妃 9.4
作者: 杪杪 主角: 楚云苓 萧壁城
166.16万字 2.8万次阅读 89.5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 770 章 还是情哥做人厚道 2022-11-30 01:17:07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66.16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770章
简介

一朝穿越,云苓成为名震京城的绝世丑女。 意外嫁给双目失明的西周战神靖王爷,所幸一身精神力仍在。 白莲花三番两次蹬鼻子上脸,撕烂她的假面具! 渣爹想抬小妾做平妻,后院都给他掀翻! 且看她左手医,右手毒,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叱咤大周朝堂。 待洗去毒斑,众人恍然,原来这才是名副其实的大周第一美人! 原本相看两厌的靖王死皮赖脸地贴上来,“夫人,该歇息了。” 她骂他,“死瞎子,离我远点。” 某人笑的欠揍,“我瞎你丑,岂不绝配?”

第 1 章 穿越成丑妃

文国公府嫡女楚云苓,右脸有一块暗红色的胎记,是远近闻名的京城第一丑女。

可就是这样一个德行有失的丑女,却嫁给了被誉为西周战神的靖王爷。

哪怕靖王在一次与突厥的战争中遇伏,导致双目失明,战神威名仍刻在世人心中。

若非楚云苓使了下作手段,这女人哪能配得上他!

初春的天色阴阴沉沉,空气中凝结着久久不散的冬寒。

靖王府张灯结彩,府中一片火红,却宾客寥寥,格外冷清。

“既进了我靖王府的大门,往后便安分守己些度日,若再想耍阴谋诡计,便是文国公府也护不住你!”

院内的男人身着红色喜服,愈发衬得他丰神俊朗,英姿勃发。

只是他空洞幽深的黑色双眸没有一丝焦距,吐出口的话语比初春未消的冰雪还冷上三分。

“萧壁城,你算什么东西,当真以为我稀罕做靖王妃?”

楚云苓一身殷红嫁衣,脸上戴着一片薄红的面纱,眼神怨毒。

靖王尚未开口,院内长廊下,一个坐在木轮椅上的少年已怒气冲冲地叫了起来。

“你这女人好不要脸,三哥与云菡两情相悦,要不是你下药设计,靖王妃该是云菡才对!”

京城有个众人心知肚明的秘密,丑女楚云苓恋慕大皇子瑞王多年。

那日夜宴上她想下药设计瑞王,却出了意外,阴差阳错上了靖王的床。

听到这话,一旁穿着湖蓝长裙的秀美少女眼神黯淡,轻声安抚少年的怒气。

“御之,别说了……姐姐也是一时糊涂。”

少年的怒火不降反升,“云菡,她做出这种事,你怎么还替她说话!”

楚云苓惨笑一声,神色中透着绝望与愤怒。

“惺惺作态!蛇蝎心肠的分明是楚云菡,她嫌弃萧壁城瞎了眼睛,无缘太子之位,如今想做瑞王妃才故意设计了这出戏!”

用她来摆脱萧壁城,一石二鸟!

空气瞬间凝固,府中下人们皆是目光愤恨。

众所周知,楚云菡虽是文国公府庶女,但才艺双全,心地善良,是名动京城的第一美人。

在靖王双目失明后,她一直不离不弃,坚持地为靖王寻医问药,满腔真情令人动容,所有人都以为他们能够终成眷属。

楚云苓横插一脚破坏了这一切,如今还反过来污蔑楚云菡。

“够了!”靖王面周身气压低沉,神色闪过一丝复杂,“让人将她的哑穴点了,尽快把礼数走完。”

轮椅上的少年闻言,愤怒地重重拍了一下扶手,语气憋屈。

“真不知道父皇怎么想的,竟赐婚下来让她做正妃,这个下作的女人根本配不上三哥!”

楚云菡也面色无奈,“姐姐怎么污蔑我都无所谓,但万不该对王爷不敬,陛下特地派了福公公前来赐御礼,若被他听到你辱骂王爷就不好了。”

“你装什么假惺惺!”

愤怒之下,楚云苓恨不得撕烂对方的脸,抄起身旁的酒壶便扔出去。

“贱人,去死吧!”

酒壶颇重,壶嘴又锋利,她失了准头,没砸到楚云菡,反到落在了木轮椅少年的头上。

府中寂静了一瞬,随即尖叫着乱作一团,楚云苓也脸色惨白。

“燕王殿王!燕王殿下昏过去了!”

靖王听闻动静,左手紧握成拳,额角青筋微微跳动。

尖叫声很快引来了前厅中的福公公,看见头破血流的燕王后大惊失色。

“奴才的天爷哟!怎么弄成这个样子,皇贵妃娘娘会杀人的!”

靖王当机立断,冷声下令:“来人!把王妃带去责罚藤鞭二十,行刑后把她扔回房里,本王回来之前不许她随意出入!”

等楚云苓被带走后,靖王声色凝重地低语,“本王已重罚楚氏,还请福公公网开一面,将此事对宫中保密。”

燕王是皇贵妃唯一的儿子,若有半点闪失,所有人都讨不了好。

福公公心有余悸地回过神,犹豫了片刻,看在这二十鞭子的交代上,终是配合地点了点头。

院中,鞭子如雨般飞速落在楚云苓背上。

阴沉的天空终于缓缓下起寒雨,与渗出的血迹混在一起,地上一片殷红,令人触目惊心。

面纱早不知落在何处,露出带着暗红胎记的脸颊。

下人们远远地躲在廊下议论纷纷,神色鄙夷,语气愤恨。

楚云菡匆匆离开前,驻足回头看了一眼,眼神复杂,带着一丝嘲弄和怜悯。

不久后,满身鞭伤的楚云苓被扔进新房,房门被重重关上。

遭庶妹算计,被恋慕之人误解,如今又闯下大祸,楚云苓已是万念俱灰。

活着已无意义,她目光绝望地爬起来,用尽全力撞在床柱上,血流如注。

漆黑墨空中,一颗散发着淡淡红光的天星坠落,划破夜色。

……

皇宫,养心殿,烛光摇曳。

昭仁帝正皱眉翻看奏折,手中一勺甜汤就要往嘴里送。

忽地屋顶一声巨响,一块拳头大小的赤色奇石从天而降,将他的饭碗砸的稀巴烂。

“咳……咳咳!”

昭仁帝吓得不轻,涨红了脸色,险些被一口汤呛死。

他抬头遥望,透过殿顶的大窟窿,可以清晰地看见原本的三颗红色天星只剩下了两颗。

有太监听到动静,匆忙进殿查看。

“陛下……”

昭仁帝长袖一甩,神色震动,语气急切。

“快!速去请无心大师来!”

天象异动,陨星坠落,属于大周的神女降世了!

……

云苓觉得浑身上下都很痛,尤其是额头。

她心底有些纳闷,按照组织处决背叛者的手段,她绝不可能在对方手中活下来。

汽车爆炸的那么狠,该是尸骨无存才对。

云苓缓缓睁开眼睛,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打量四周,昏昏沉沉的头脑中,忽地钻进许多记忆片段。

她怔愣在原地,好半天才消化了眼前的事实。

随后,云苓的心中生出一种劫后而生的喜悦。

虽是死后灵魂穿越,可她终于逃脱了那个恐怖神秘的组织,摆脱了被当做实验品的命运。

云苓还没来得及欣喜,昏沉的头部立刻又传来一阵剧痛,如同从灵魂深处传来一样,痛的她恨不得立刻再死过去。

再熟悉不过的痛感让云苓心下万分惊骇。

这种可怕的痛楚只有在被注射了s—3型精神研究药物后才会有,怎么她换了一副身体,还会有这种感觉?

很快云苓便感觉到,自己曾经被研究开发出的精神力,竟然在这具陌生的身体上再度凝聚!

精神力再生带来的痛苦折磨让云苓忍不住惨叫出声,听的人毛骨悚然。

院内看守的人听闻动静,有些害怕,转头见府内丫鬟秋霜来了。

“今夜有雨,王爷仁善,吩咐你们守到子时便可去休息了。”

“秋霜姐姐,要不要给王妃请个大夫?”

行刑后他偷偷瞥了一眼,那后背皮开肉绽,吓人的很。

秋霜啐了一口,恶狠狠地道:“请什么大夫,那是她该受的!这个丑八怪,祸水惹事精,死了才好呢!”

小厮抖了抖,“那若是王妃有个好歹,咱们不得喜事丧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