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后夫人又怀了 8.7
完结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总裁豪门
作者: 三土 主角: 时念 慕晋北
85.89万字 2.1万次阅读 296.7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412章 幸福 2022-06-14 15:47:03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3
    作品总数
  • 195.17
    累计字数
  • 439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412章
简介

结婚六年,慕晋北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时念,我爱的人是苏青禾。” 苏青禾回来,他递上离婚协议,时念果断签字。 离婚后三个月,慕晋北望着她微微隆起的小腹:“时念,你胖了。” 她目不斜视从他身边走过。 离婚后五个月,传出她的婚讯,慕晋北突然出现,抓住她的手,怒吼:“孩子谁的?”

作品荣誉
第1章 白月光回来了

时针指向十二点。

屋外雨大风狂,吹得窗户阵阵作响。

嗡……

手机提示声响起,已经睡着的时念突然惊醒。

怕吵醒儿子,加快脚步离开儿童房,来到主卧。

“瞳瞳,这么晚给我打电话?”

“念念,你看微博头条没有?苏青禾回来了!”

时念只觉得脑子被什么东西敲中,“嗡”的一声,再听不见其他。

六年……

那个名字像魔咒一样缠了她六年。

如今再听到这个名字,心底有种死灰般的寂静。

“念念,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肖瞳焦急的声音响起,拉回她的神智。

时念握着手机的指尖不由自主收紧,因为太过用力,指关节泛着白。

“什么时候的事?”

直到这一刻,她才回神。

那个让她念念不忘又惊恐万分的名字,时隔六年再次被提及,恍若一记重锤,狠狠砸在她心窝上。

“就在刚刚!你看微博头条!慕晋北亲自接机!”

肖瞳又说了些什么,时念一个字也没听进去,满脑子都是“苏青禾”三个字。

手机从指缝滑落,砸在脚尖上,一片尖锐的疼。

抵不过心疼。

抓过掉在地上的手机,隐忍着打开微博,一眼就瞧见那个火红的“沸”字。

白月光归国慕晋北冒雨接机

高清相机将男人俊朗立体的五官拍的格外清晰,就连他眉角的那颗小痣也拍的清清楚楚。

照片上,男人眉眼间尽是温柔,任由身侧的女子挽着他的胳膊,笑容里透着宠溺。

那样的笑容,是在她这里从不曾见过的。

时念只觉得心脏被什么尖锐的东西刺中,有一瞬间的窒息。

苏青禾……

慕晋北心头的白月光。

当初领证的时候,他就对她说过:时念,我有喜欢的人。

一次又一次的强调:慕太太这个位置不属于你,只要苏青禾回来,你立刻给她腾位子。

明知慕晋北不爱自己,时念还是嫁给了他。

嫁给他的那一刻,她曾经无数次幻想过苏青禾回来时的场景,终不及亲眼见到慕晋北温柔的笑带给她的杀伤力大。

六年婚姻,慕晋北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喜欢的人是苏青禾。

“念念……”

“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落在地上的手机传出肖瞳的声音,时念回神。

压下心头苦涩。

过于苍白的指尖微微蜷起,将手机重新捡起:“瞳瞳,我在。”

“念念,如果慕晋北跟你提离婚,你怎么办?”

离婚?

时念抬眼看了看墙上只有她自己的结婚照,苦涩一笑:“那就离呗。”

“反正这段婚姻不是他想要的,谁也阻止不了他。”

他是有多讨厌她,才会在婚礼当天丢下她一个人面对来宾。

那场婚礼,让她成了江城最大的笑话。

时至今日,谈及那场婚礼的时候,还有很多人在嘲笑时念的不自量力。

“念念,你别难过,慕晋北不知道你的好,姐姐我知道,要是离了,就来找我!姐的怀抱随时向你敞开!”

时念已经从最初的痛心无比慢慢变得平静:“放心,离婚我第一个告诉你!”

挂断电话,看向屋外乱飞的雨丝,玻璃窗上倒映着她灰白的脸,惨白如鬼魅。

这六年,她的世界里只有慕晋北,生生把自己变成了一个与社会脱节的黄脸婆。

慕晋北,你知道吗?

因为是你,我才愿意把自己变的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

换来的,却是一身伤痕。

时念睡意全无,回到主卧,看着熟悉的一切,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今晚,他不会回来了吧?

苏青禾才是他的心头肉。

躺回床上,努力逼自己睡去,却怎么也睡不着。

满脑子都是和慕晋北的过往,明明那么模糊,桩桩件件却又记得那么清楚。

晚上没睡好的结果就是……

时念起晚了。

如果不是儿子叫她,她还在睡,看一眼床头的闹钟,匆匆忙忙带孩子去洗漱。

五岁的慕景烁已经可以自己刷牙、洗脸、穿衣服。

小家伙看着妈咪急匆匆的模样,心疼的安慰:“妈咪呀,你不要着急,我们还有时间。”

时念在儿子嫩生生的小脸上捏了一把:“好的,妈咪知道啦。”

“妈咪呀,爸爸昨天晚上没回来吗?”

洗漱完的慕景烁眨巴着黑漆漆的大眼睛,站在厨房门边,看向时念。

儿子清澈如水的眼神,不染半分杂质,看得时念不知该说什么。

想了想,才道:“爸爸出差。”

小家伙歪着头在她脸上看了又看,扁起嘴,满脸失落:“他答应今天送我的。”

看着儿子受伤的眼神,时念无奈的叹息一声,摸摸孩子的头。

“妈咪也可以送你。”

遥控大门缓缓打开,银灰色的阿斯顿马丁强势驶入。

慕晋北的专职司机叶宁出现在母子视野里。

“爸爸回来了!”

烁烁高兴的又跳又叫,小跑着朝那辆车飞奔而去。

孩子兴奋的眉眼扎得时念心口一痛。

昨晚的雨一直下到现在。

隔着透明的雨帘,时念瞧见衣冠楚楚的慕晋北从车上下来。

仍旧是昨天出门时那套银灰色西装。

深黑色的长款风衣将他衬得体形修长,只是一个简单的下车动作,便可引无数女人尖叫。

连带着她那颗冰凉的心也蠢蠢欲动。

时念看着他弯腰抱起儿子,再看看儿子的笑脸,有种密密麻麻的痛在心上泛滥。

都说离婚受伤害最大的是孩子。

烁烁这么喜欢慕晋北,会不会因为父母分开不开心?

慕晋北抱起冲向他的小人儿,朝时念这边看过来。

落在她身上的目光清冷,略带几分催促:“还不走?”

时念被要离婚的事带走神智,瞧见他眼底的不悦才回神。

“就来!”

慕晋北看着她冷冰冰的面庞,眉心微拧。

这女人,平日里都笑的跟三月春花似的,今天板着一张脸给谁看?

一家三口坐进车里,叶宁将车门关好,重新启动车子,朝慕景烁的幼儿园驶去。

时念坐在后排,看着落在车窗上的雨珠,心头酸涩。

他昨天晚上没回来,住在苏青禾那里?

想到这个,心里头膈应的紧,愈发不愿意看见他。

转过脸去,看向车外。

透过车窗玻璃,视线又一次落在衣冠楚楚的男人身上。

冷不丁瞧见他衣领上有个淡淡的口红印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