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剑尊 9.2
连载中 签约作品 玄幻奇幻 东方玄幻
作者: 二十七杯酒 主角: 顾寒
613.13万字 39.2万次阅读 632.8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2714章 回剑首,我的名字叫…… 2024-07-18 02:00:23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3
    作品总数
  • 1450.44
    累计字数
  • 1221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714章
简介

踏天骄,镇万道! 问鼎极道,唯我剑尊! 我这一剑平平无奇,但你们绝对会死!

作品荣誉
第1章 大自在天魔经!

大齐朝。

西疆边陲,天武城,顾家。

正值入夜,大厅内灯火通明。

厅内中央,躺着一名身上满是鲜血,气息奄奄的少年,周围站着数十名顾家核心族人,个个杀气腾腾,好似群狼环伺!

“今有顾家养子,顾寒!”

“大逆不道,悖逆人伦,丧心病狂,残害同族,意图弑父!”

一名身材颀长的青年盯着少年,眼中带着残忍和快意,缓声道:“大族老有令,罢黜其少主之位,废其修为,断其经脉,逐出家族,放逐城外,以儆效尤!”

下方。

顾寒身不能动,一言不发,脸上满是血污,唯独一双眸子,死死盯着众人,眼中好似燃烧着熊熊烈焰,似要将眼前的一切焚烧殆尽!

“少爷!”

也在此时。

一道惊呼声突然自外间传来,却是一名抱着一柄破烂黑剑,十三四岁大小,明眸皓齿的少女。

啪!

一声清脆的耳光声传来,少女被守卫一巴掌扇在了脸上,踉跄倒地,白皙的脸颊肉眼可见地肿了起来,嘴角噙着一丝鲜血。

她恍若未觉,吃力地站起身,依旧想要闯入厅内,却再次被守卫扇倒在地。

“难得。”

“你都落到这步田地了,这个傻子竟然还是对你不离不弃。”

瞥了一眼外间,青年讥讽一笑,道:“你一个捡来的野种,凭什么能当我顾家少主?凭什么能享用我顾家的资源?凭什么能有人对你如此忠诚?你配吗?”

“你在嫉妒我。”

顾寒眼中的火焰更盛,声音虽虚弱,却带着一丝嘲弄:“就算你用这种下三滥的方式废了我,弄死我,你依旧不如我!”

“……”

青年手指动了动,眼中忌惮和杀机一闪而过。

“顾寒。”

他忽地蹲下身,认真道:“我等这一天,等了十七年了,你觉得以你现在的状态,你和她能在城外妖兽的口中撑多久?一日?半日?亦或者……更短?”

“我,会回来。”

顾寒眼皮微垂,将眸中的仇恨和火焰遮掩了起来。

“好啊。”

青年缓缓起身,居高临下道:“我等着你回来,等你报仇,等着你……杀我!”

“够了。”

厅内首位,一名鹰鼻鹞眼的老者一摆手,淡淡道:“扔出去。”

正是顾家大族老,顾长!

“是!”

当即便有人应声,拖着顾寒便往外走。

人影晃动间,引得灯火摇曳,更衬得顾长脸庞忽明忽暗,本就深沉的表情更多了几分狠辣和阴毒。

“真像条狗。”

看着顾寒被拖了出去,青年一吐胸中郁气,快意道:“一条丧家之犬!”

“自今日起。”

顾长一指青年,环顾众人,沉声道:“我孙儿顾阳,便是顾家新任少主。”

“参见少主!”

众人神情热络,当即俯首拜服!

“诸位,免礼!”

顾阳哈哈大笑,心情大畅!

厅外。

夜色昏沉,少年少女被人随意拖着,伴随着凛冽的寒风和少女的啜泣,彻底没入了一片漆黑中。

厅内。

仆人再添灯火,亮如白昼,众人热情洋溢,恭维庆贺声彷如夏日骄阳,烘得顾阳心中一片炙热。

……

三日后。

天武城内。

朝阳初生,让这座边陲小城焕发出了几分生气来。

城内,长街上。

一名十三四岁,身体柔弱的少女,紧咬牙关,背着一名少年,艰难地向前慢慢走去,少年约莫十七八岁上下,背上用粗布条绑了一把黑色破剑,满身的鲜血,气若游丝,早已昏厥多时。

正是顾寒!

而少女的模样比他强不了多少。

一身衣裙早已看不出原本的颜色,原本白皙细腻的小脸上,此刻满是灰尘,几个通红的巴掌印极为明显,汗水不断滑落而下,流过伤口,疼得她不时皱眉。

也不知她走了多远。

鞋子早已磨破,双脚血肉模糊。

每走一步,都会在青石地面上留下一个淡淡的血色脚印。

“呸!畜生!”

“你抬举他了,他连畜生都不如!”

“不错,顾家主养了他十七年,他竟然做出弑父这种悖逆人伦的事,简直丧心病狂!”

“……”

看到二人。

众人眼中满是讥讽和不屑,纷纷出口痛骂。

这三日里。

在顾长有意的宣传下,顾寒弑父的举动几乎传遍了天武城,而他也从三日前那个光芒加身的顾家少主,成了今日这个遭受万人唾弃的将死之人。

众人的话。

少女仿佛没听到,又似乎听到了,已经没力气反驳了。

踉跄中。

她吃力地迈出脚步,略显懵懂的眼神里满是坚毅之色,留下了一个个血脚印,继续前行。

方向。

赫然是城主府!

……

与此同时。

顾家正厅内,顾长顾阳祖孙二人正在密谈。

“爷爷。”

顾阳不解道:“当日里,为何不干脆杀了顾寒?不是一了百了?”

“杀了他?”

顾长瞥了他一眼。

“我们暗中围杀顾天,夺回了顾家的大权,这是其一!将罪名扔给顾寒,如今又把他彻底废掉,这是其二!”

顾天。

便是顾家家主。

亦是顾寒的养父。

“还有。”

顾长继续道:“他如今重伤,经脉也被我彻底震碎,定然活不过三日,又何必由我来亲自动手?而且,他越是苟延残喘,对咱们越有利!”

“我懂了。”

顾阳恍然大悟:“爷爷是想以此事为咱们造势?”

“不错。”

顾长满意地点点头,“他的下场越惨,越能震慑其余人,还能彰显我顾家的仁慈!甚至对你之后去往大齐武院,也有着莫大的好处!况且那城外妖兽出没频繁,怕是此时,他早已成了那妖兽的腹中美食了!”

大齐武院。

位于大齐王都,乃是大齐朝年轻一代精英汇集之地,更是无数青年俊杰挤破头进去的地方,若是表现足够优异,甚至能被上层教派看上,收为入室弟子,自此一飞冲天。

只是武院收人严格。

而天武城这种小地方,每五年才有一个名额,引得各家争抢不休。

“罢了!”

“不提他了。”

他话锋一转,告诫道:“记住,一个月之后,便是武院名额争夺之战,你万不可懈怠,错过了这天赐良机!”

“爷爷放心。”

听到武院二字,顾阳自得一笑。

“没了顾寒,其余那几个人……根本不足为虑!这一战,注定是我顾阳崛起之路的开始!”

修行一道,永无止境。

凝气,开脉,通窍,聚元,灵玄,通神……诸般境界中,每一重又可划分九个小境界。

他如今年仅十九岁,便已到了开脉五重境,虽然比之顾寒的七重境差了一些,可与天武城内年轻一代其余人相比,却是稳稳胜过的。

“只是可惜了。”

他眼中闪过一道遗憾之色。

“若是能得到顾天手上的那枚金印,这件事就完美了。”

“不可强求。”

顾长摆了摆手。

“能把顾家掌握在我们手中,又把那个小野种给废了,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至于那金印……”

说到这里。

他眼中闪过一丝忌惮。

“先前我还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神物,可后来你也见到了,顾天因它变得狂性大发,六亲不认,说不得便有什么天大的风险,这种东西,就算你得到了,也未必驾驭得住!”

“爷爷,您说顾天……真的死了吗?”

“他活不了!”

顾长眼睛眯了眯,一脸的笃定。

“那把剑,是我亲自刺入他心口的!别说是他,就算换作城主,也决计没有生还的道理!”

正在此时。

一阵急促的脚步自外间出来。

“大族老,大少爷!”

“恩?”

顾阳看着那名气喘吁吁的家仆,眼中寒光一闪,“你叫我什么!”

“大少……”

那名家仆吓得一哆嗦,连忙改口,“少主,顾……顾寒回来了!”

“你说什么!”

瞬间,顾阳面色一沉,“他在哪?”

“好像……去城主府了。”

……

城主府前。

“大胆!”

一名守卫冷眼看着少女:“我家小姐何等身份!如何会与这弑父之人做朋友!再敢胡言,毁谤我家小姐的名声,休怪我宰了你!”

“可是……”

少女有些不知所措,喃喃道:“柳小姐不是少爷的朋友吗?求求你了,让我进去吧,少爷他……他快死了呀……”

“阿傻……”

突然间,一道虚弱的声音传来,却是吵闹声将昏厥的顾寒惊醒了。

“你……怎么来这了?”

“少爷,我想求柳小姐救你!”

“没用的,走吧……”

“可是……”

“听我的话,咱们,走!”

……

城主府。

后花园内。

一名身着淡青色罗裙,肌肤胜雪,身姿窈窕的女子静静立在那里,气质清冷,淡雅脱俗。

却是城主之女。

柳莺。

“小姐。”

身后,丫鬟眼中满是不解:“他就快死了,你不帮他吗?”

“为何要帮?”

“可他跟你毕竟……”

“那是三日前。”

“小姐,连你也相信顾寒弑父吗?我觉得……他不是那样的人。”

“弑父?”

柳莺回过身,露出一张让满园芬芳都黯然失色的容颜。

“我信不信,已经不重要了。”

声音中透着冷漠和疏离。

“鸿鹄焉能与燕雀为伍?皓月又怎能与萤火并列?曾经的他眼高于顶,光芒加身,是天武城第一天才,可现在,他现在已经是个命不久矣的废人了,而我,依旧是我。”

“算起来。”

她话锋一转,道:“那位贵客应当在今日抵达天武城,随我前去迎接。”

“是。”

丫鬟应了一声,连忙跟了上去。

……

一处僻静的街角。

阿傻依旧背着顾寒,纵然体力已是到了强弩之末,可她却依旧不肯放手。

身后。

早已没了血色脚印。

血肉早已磨尽,又哪来的血迹?

每走一步,都钻心地疼!

突然间,她身体一斜,却是再也坚持不住,瞬间栽倒在地,身上的顾寒瞬间滚落在一旁。

“咳咳……”

牵动伤势,顾寒又是吐出一口鲜血。

“药!”

见此情景,阿傻那有些不灵光的小脑袋似终于开窍了一次。

“少爷,你等我!”

“我去找药,我一定不让你死!”

说话间。

她已是踉踉跄跄朝着远处跑了出去。

“回来……”

顾寒想拦,却哪里拦得住?

“顾长!!!”

“顾阳!!!”

想到自己遭遇和义父的遭遇,一股滔天的怒火和恨意涌上心间,他吃力地抬起手臂,在怀中摸索了一番。

片刻之后。

满是血迹的手掌颤抖着摊开。

一枚拇指大小,呈四方状,通体满是密密麻麻铭文的金印,静静躺在手心。

“我不能死!”

他双目血红,眼中疯狂之色一闪而过,“我死了,义父的仇报不了!我死了,阿傻也会死……不,她的下场会比死还可怕!”

“她对我很重要,很重要!”

“我不能让她出事!”

“义父!”

他一咬牙,“对不住了,我没听您的话!”

噗!

话音落下。

他强提起最后的力气,一口精血喷出,落在了金印之上!

刹那间!

金印上光芒大作!

印身上的一颗颗铭文似活过来一般,竟是缓缓流淌而下,化作一个个神秘至极的符文,朝他眉心涌入进来!

无数符文汇聚在一起,在他脑海中化为了一本高达数丈的金书!

神光熠熠!

玄异莫名!

书封之上,六个大字闪耀无比!

大自在天魔经!

与此同时。

一道满是感慨的声音突然自金印内传了出来。

“顾寒?”

“肉身契合度凑合,资质凑合,长得么……啧啧,可一点都不凑合,与本君相差了十万八千里,罢了罢了,落难之际,怎可挑三拣四,就是你了!”

该作者其它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