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剑尊 9.2
连载中 签约作品 玄幻奇幻 东方玄幻
作者: 人间又污秽了 主角: 顾寒
211.27万字 6.4万次阅读 129.6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814章 大梦老道,欺人太甚! 2022-10-07 09:50:07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435.49
    累计字数
  • 582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814章
简介

少年顾寒,惨遭陷害,背负弑父恶名。 濒死之际唤醒神秘剑道传承。 一人一剑,报父仇,斩仇敌。 我以凡身,修极道剑体,凝不灭剑魂,铸无敌剑心。 战诸天万界,败无上天骄。 一剑起,九幽黄泉崩。 一剑落,大道轮回灭。 问鼎极道,我为剑尊!

作品荣誉
第1章 夺舍?魔君重生?

大齐朝。

西疆,天武城。

朝阳初生,让这座边陲小城焕发出几分生气来。

……

城内,长街上。

一名十三四岁,身体柔弱的少女,紧咬牙关,背着一名少年,艰难地向前慢慢走去。

少年约莫十七八岁上下,背上用粗布条绑了一把黑色破剑,满身的鲜血,气若游丝,却是早已昏厥多时。

而少女的模样,比他强不了多少。

一身衣裙早已看不出原本的颜色。

原本白皙细腻的小脸上,此刻满是灰尘不说,更是被城外沿途的荆棘划出了一道道血痕,汗水不断滑落而下,流过伤口,疼得她不时皱眉。

也不知她到底走了多远的路。

鞋子早已磨破,双脚血肉模糊。

每走一步,都会在青石地面上留下一个淡淡的血色脚印。

触目惊心!

“咦?”

刹那间。

众人的注意力被吸引了过去。

“这不是顾寒和他那个侍女吗?”

“我听说他修为被废,经脉尽毁,被逐出了天武城,没想到他竟然还能活下来,真是命大!”

“她……竟然把他背回来了?那么远的路,怎么做到的?”

“背回来又如何,看他的样子,还能活多久?”

“可惜。”

一人摇摇头。

“昔日天才,竟然沦落至此。”

“可惜个屁!”

另一人嗤笑不已。

“弑父之人,与禽兽何异?死了就死了!”

“不错,顾家主虽然只是他的义父,可待他如亲子一般,养了他十七年不说,更是将他立为少主,可此子狼心狗肺,悖逆人伦,竟然做出这种十恶不赦的事!”

“顾家念及旧情,只是废了他的修为,将他赶出天武城,实在是有些便宜他了!”

“亏得他没有去大齐武院,否则定会给我天武城脸上蒙羞!”

“……”

众人议论纷纷。

不屑,鄙夷,嘲笑,愤慨……兼而有之。

“胡说!”

听到众人的话,少女止住身形,强忍住眼泪,吃力地辩解道:“少爷他……没有……”

“没有?”

一人冷笑不已。

“当日顾家上下都看到了,顾寒的剑插在了顾家主身上,他自己都无话可说,也就你个傻子还相信他!”

“行了行了。”

一人劝解道:“她叫阿傻,摆明了是个傻子!你跟傻子较劲,平白丢了身份!”

“就是,她傻,你也傻?”

“哈哈哈……”

众人哄然大笑。

少女的脑子不太灵光,在天武城也是极为出名的。

“没有……”

少女也不知如何辩驳,只是摇头。

“少爷是冤枉的……”

“少爷是天底下最好的人……”

“……”

喃喃自语中,她再次吃力地迈出脚步,也不顾众人的讥讽和嘲笑,踉踉跄跄继续朝着前方走去。

方向……

赫然是城主府!

……

顾家。

正堂内。

一名头发花白,满脸阴郁之色的老人高坐上首。

正是顾家大族老,顾长。

下方。

一名青年垂手而立,生得倒是颇为俊逸,只是眉眼中时不时流过的几分浮躁之气,却让他的形象大打折扣。

却是他的亲孙,顾阳。

“爷爷,我还是不明白,为何不干脆杀了顾寒,以绝后患?”

“杀了他?”

顾长瞥了他一眼。

“我们暗中围杀顾天,夺回了顾家的大权,这是其一!将罪名扔给顾寒,如今又把他彻底废掉,这是其二!如今两个目的皆已达到,杀不杀他,还有区别吗?”

顾天。

便是顾家家主。

亦是顾寒的义父。

“可是……”

“不必担心,他如今重伤垂死,经脉也被我彻底震碎,就算侥幸恢复,也只是废人一个,终生不能修行,不杀他……比杀了他好处更大!”

“我懂了。”

顾阳恍然大悟。

“爷爷是想以此事为我顾家造势?”

“不错。”

顾长满意地点点头。

“连这种人都可以饶恕,我顾家的名望,必将再上一个高峰!不只是顾家,这对你之后去往大齐武院,也有着莫大的好处!”

大齐武院。

位于大齐王都,乃是大齐朝年轻一代精英汇集之地,更是无数青年俊杰挤破头进去的地方,若是表现足够优异,甚至能被上层大教派看上,收为入室弟子,自此一飞冲天。

只是武院收人严格。

而天武城这种小地方,每五年才有一个名额,自然引得各家争抢不休。

“记住!”

他话锋一转,告诫道:“一个月之后,便是武院名额争夺之战,你万不可懈怠,错过了这天赐良机!”

“爷爷放心。”

听到武院二字,顾阳自得一笑。

“没了顾寒,其余那几个人……根本不足为虑!这一战,注定是我顾阳崛起之路的开始!”

修行一道,永无止境。

凝气,开脉,通窍,聚元,灵玄,通神……诸般境界中,每一重又可划分九个小境界。

他如今年仅十九岁,便已到了开脉五重境,虽然比之顾寒的七重境差了一些,可与天武城内年轻一代其余人相比,却是稳稳胜过的。

“只是可惜了。”

他眼中闪过一道遗憾之色。

“若是能得到顾天手上的那枚金印,这件事就完美了。”

“不可强求。”

顾长摆了摆手。

“能把顾家掌握在我们手中,又把那个野种给废了,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至于那金印……”

他眼中闪过一丝忌惮。

“先前我还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神物,可后来你也见到了,顾天因它变得狂性大发,六亲不认,说不得便有什么天大的风险,这种东西,就算你得到了,也未必驾驭得住!”

“爷爷,你说顾天……真的死了吗?”

“他活不了!”

顾长眼睛眯了眯,一脸的笃定。

“那把剑,是我亲自刺入他心口的!别说是他,就算换作城主,也决计没有生还的道理!”

正在此时。

一阵急促的脚步自外间出来。

“大族老,大少爷!”

“恩?”

顾阳看着那名气喘吁吁的家仆,眼中寒光一闪。

“你叫我什么!”

“大少……少主!”

那名家仆吓得一哆嗦,连忙改口。

“少主,顾……顾寒回来了!”

“你说什么!”

……

城主府前,数名守卫站得笔直,目不斜视,两只白玉雕刻的异兽立于两侧,威风凛凛,让人望而生畏。

此时。

少女小脸煞白,柔弱的身体摇摇欲坠,正准备迈上石阶。

“大胆!”

突然间。

一名守卫怒喝一声,手中长枪一抖,直指少女。

“竟敢擅闯城主府!”

“我……”

少女有些不知所措。

“我来找柳小姐,救我家少爷……”

“速速退下!”

“真的……”

少女急得眼泪汪汪,一脸的无助。

“我认识柳小姐,她……她跟我家少爷是朋友,求求你了,让我进去吧,少爷他……他快死了呀……”

“住口!我家小姐何等身份!如何会与这弑父之人做朋友!再敢胡言,休怪我对你出手!”

刷!

一道寒光闪过。

森然的枪尖距离少女的咽喉……只差半分距离!

刹那间。

少女脖颈绽放一抹嫣红!

“求求你了!”

她仿若未觉,只是苦苦哀求。

“那件事真的不是少爷做的,你让我进去吧……”

“咳咳……”

正在此时。

似被二人的对话惊扰,顾寒从昏迷中清醒了过来。

“阿傻……”

“少爷!”

“咳咳……你怎么来这了……”

“呜呜呜……少爷,我想求柳小姐救你!”

“没用的……走吧……”

“可是……”

“听……我的话,咱们……走!”

……

城主府。

后花园内。

一名身着淡青色罗裙,肌肤胜雪,身姿窈窕的女子静静立在那里,气质清冷,淡雅脱俗。

却是城主之女。

柳莺。

“小姐。”

身后,丫鬟眼中满是不解。

“他就快死了,你不帮他吗?”

“为何要帮?”

“可他跟你毕竟……”

“那是以前。”

“小姐,连你也相信顾寒弑父吗?”

“弑父?”

柳莺回过身,露出一张让满园芬芳都黯然失色的容颜。

“我信不信,已经不重要了。”

声音中透着冷漠和疏离。

“重要的是,他现在已经是个废人,再不是以前的那个天才了。”

“算起来。”

她话锋一转。

“那位贵客应当在今日抵达天武城,随我前去迎接。”

“……是。”

丫鬟应了一声,连忙跟了上去。

……

“阿傻,放我下来……”

“不!”

“听……话!”

“不!”

一处僻静的街角。

阿傻依旧背着顾寒,纵然体力已是到了强弩之末,可她却依旧不肯放手。

身后。

早已没了血色脚印。

血肉早已磨尽,又哪来的血迹?

每走一步,都钻心地疼!

突然间,她身体一斜,却是再也坚持不住,瞬间栽倒在地,身上的顾寒瞬间滚落在一旁。

“咳咳……”

牵动伤势,顾寒又是吐出一口鲜血。

“少爷!”

阿傻一脸的无助和悲伤,连忙扑到顾寒身侧,泣不成声。

“呜呜呜……”

“少爷,阿傻不要你死!”

“你死了,就没有人对阿傻好了……呜呜呜……你不要死好不好……”

“傻丫头。”

顾寒心中大痛,眼中闪过一丝绝然。

“我……咳咳……”

话未说完。

他又是连连咳血。

“药!”

阿傻那有些不灵光的小脑袋似终于开窍了一次。

“少爷,你等我!”

“我去找药,我一定不让你死!”

说话间。

她已是踉踉跄跄朝着远处跑了出去。

“阿傻……”

顾寒想拦,却哪里拦得住?

“顾家!!!”

想到自己遭遇和义父的悲惨下场,一股滔天的怒火和恨意涌上心间,他吃力地抬起手臂,在怀中摩挲了一番。

片刻之后。

满是血迹的手掌重新摊开。

一枚拇指大小,呈四方状,通体满是密密麻麻铭文的金印,静静躺在手心。

“我不能死!”

他双目血红,眼中疯狂之色一闪而过。

“我死了,阿傻也会死!不,她的下场会比死还可怕!”

“她对我很重要,很重要!”

“我不能让她出事!”

“义父!”

他一咬牙。

“对不住了,我没听您的话!”

噗!

话音落下。

他强提起最后的力气,一口精血喷出,落在了金印之上!

刹那间!

金印上光芒大作!

印身上的一颗颗铭文似活过来一般,竟是缓缓流淌而下,化作一个个神秘至极的符文,朝他眉心涌入进来!

无数符文汇聚在一起,在他脑海中化为了一本高达数丈的金书!

神光熠熠!

玄异莫名!

书封之上,六个大字闪耀无比!

大自在天魔经!

与此同时。

一道满是感慨的声音突然自金印内传了出来。

“好好好!”

“这具肉身,倒是与本君极为契合,资质也是不俗,也罢,就是你了!”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