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娇女有空间 8.8
完结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年代重生
作者: 伍陆柒 主角: 花朝 霍北尧
118.74万字 0.8万次阅读 1.1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588章 大结局 2022-10-01 00:24:05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18.74
    累计字数
  • 290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588章
简介

花朝大梦一场,带着空间重生了! 这时候,她才十六岁,还是个娇娇俏俏的小姑娘,二哥没有过失伤人致死,父母也都好好地……最重要的是,她还拥有一个健全又幸福的家! 拨乱反正重活一世,她脚踹渣男,拳打白莲,护家人,踩极品,还反手捉了一个宽肩窄臀腰力好的小哥哥,利用空间一起玩转七零,混得风生水起……

作品荣誉
第1章 我这是在哪儿?

空气中,似乎还飘散着喜庆后留下的余韵。

花朝(zhāo)醉得迷迷糊糊的,躺在玉米地上。头痛欲裂中,感觉自己身边有个男人。

对方喘着气,中间还偶尔夹杂着几句愤恨的咒骂。

她看过去,那道不住晃动的身影。

那道人影背着光,看不清他的脸,只能隐隐觉得对方的态度非常恶劣。

男人很重,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花朝打了个激灵,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突然猛地以用力推开了那道正猫着腰,试图脱掉她衣服的男人。

哗啦!——玉米叶子混混作响。

伴随“嘭”一声,那道身影猝不及防,直接撞倒了一片玉米杆,熟悉的谩骂声传来:“谁敢推倒老子?等着!看老子不扒了你的皮!”

花朝一下就听出来了,他是钱学兵!

她的瞳孔缩成针尖,一骨碌爬起,眼前一阵眩晕,险些又栽倒在地。

胸口一片清凉,她下意识环住胸前,拉了拉外面的衣服,紧紧罩住里面的打底汗衫。

被夏日的夜风一吹,凉飕飕的冷。

她被眼前的景色吓到了。

哪怕眼下天色黑着,她依然能看清,四周都是一片一望无际的玉米地,从坡脚一直延伸到坡顶,无数梯田穿插其间,中间还有些零零散散的树木和竹林。

熟悉的环境,让她仅仅一眼就认出。

这不是她老家的后山吗?

而最让她意外的,还是眼前的钱学兵。还有……

他的打扮!

钱学兵怎么变年轻了?

一头利落的短发,穿了一身军绿色的衣裳,正埋头在地上用手四处胡乱摸索着,等找到了一副厚重的黑框眼镜,这才慌忙架在鼻梁上。

花朝的思绪也一下子飘到了从前……

这身旧制式的军绿色衣裳,在那个特殊年代,是无数青年追捧的服装。谁要是弄来这么一身穿在身上,走到大街上回头率那简直就是杠杠的!

尤其是这一幅黑框眼镜,年代感实在太强,她都有多少年没有看到钱学兵再戴过了!

她心下一凉。

眼前这一切是……

是梦吧!

即便是做梦,她绝对不会再跟以前做同样的选择!

“朝朝,你没事吧?”

钱学兵神色一变,出口的话,斯斯文文,彬彬有礼:“刚才我看到你喝醉了,才搀扶你回家。没想到,你吐得到处都是,还吐了自己一身。”

熟悉的景色、熟悉的人、熟悉到她几乎能倒背如流的话,花朝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当初自己走错的那一步——

那一天晚上发生的一切,在过去几十年里,曾无数次在她梦中出现!

眼下梦境重现,只是之前都没有这次真实。

“瞧,我正忙着帮你清理呢。眼下你醒了,真的是太好了……”

十五六岁的花季少女,正是渴望爱情,和迷恋追梦的美好年岁。

就因为钱学兵的话,她放松了警惕。

遇到一头披着羊皮的狼,刻意地远远地吊着她,却又若有似无地勾搭着她,背一段所谓的文学佳句,偶尔给她送点不值钱的小礼物,说些模棱两可的话误导她,勾得她欲罢不能!

越得不到的就越想得到!

再加上身边的有心人唆使,在一番花言巧语之下,几个回合下来,她就立下豪言壮志——

非钱学兵不嫁!

却从没想到,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旁人从一开始就算计好的阴谋!

因为这些阴谋,她嫁给了钱学兵。

婚后,才发现这个男人,根本不爱她。

然而当时,她被他玷污了身子后,旁人在背后指指点点,闲言碎语满天飞。

除了嫁给他,她别无它法!

她和钱学兵过了几十年,虽然还顶着夫妻的名头,可早在好些年之前,他们就已经成为了陌路。

虽然最终没有走到离婚那一步,可随着两人的关系不断恶化,双方岂止用势同水火来形容,可以说,不管是她、还是他,都恨不能让对方立刻去死!

就算在梦里重来一次,她也不想跟这个令人作呕的男人有任何交集!

眼下,钱学兵那张恶心的脸还在她眼前晃荡,脸上的担忧、熟稔的语气、以及再度凑过来的狼爪,都是如此令人恶心。

“钱学兵!”

她一字一顿,从牙缝里挤出这个熟悉的名字,恨意,如潮水般汹涌。

她再也不要重复当年的悲剧!

哪怕是在做梦,她也要为自己争一口气!

先下手为强,揍了再说!

趁钱学兵放松警惕,好言好语哄着她,再度靠过来拉她的胳膊时,她用尽全身力气,狠狠一脚踹在他的下部,旋即转身就跑。

“啊!~~~花朝你这个臭婊……”

钱学兵捂住某处,痛得蜷缩成了虾米,愤然大骂。

可骂了两句又察觉不对,赶忙喊:“朝朝你别走!我就是帮你清理一下身上的酒渍,我不会伤害你的,朝朝你站住,站住,你给我站住!~~”

她是蠢到家了,才会站住!

花朝既兴奋,又激动,她终于做了这么多年以来,一直梦寐以求的事!

狠狠地踹出了那一脚!

这看似简简单单的一脚,可在她过去几十年的梦境里,都从来不曾梦到过!由不得她不高兴。

欣喜若狂之下,她脚下的步伐迈得更大,也更欢快了!

可乐极生悲!

她好不容易从玉米地里钻出来,却看到前面有些微火光,甚至,还有不少人在吵嚷嚷,叫嚣着什么“抓糟蹋了玉米地的野猪”。

听动静,似乎正朝着她所在的方向疾走而来。

和当年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