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道天途 7.5
作者: 寂灭前尘 主角: 楚征
284.73万字 0.1万次阅读 1.1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924章 道号寂灭(大结局) 2021-12-07 15:46:10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467.51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924章
简介

天地为局,众生为棋,看楚征御苍生,战诸天,踏尸山血海,逆天证道,登万界之巅!

第1章 天才和猪

“铛……”

“铛……”

“铛……”

钟声驱散了夜的静寂,以鼓楼为中心向四面八方传荡。朝阳同时跃出东都山,将晨光照耀在巍峨的淡青色城墙上,让这冰冷厚重的城墙抹上一层金色的光辉。晨光如同潮水一般漫过通天大道、漫过大周皇宫、漫过天都观,将玉京城笼罩。

钟声、晨光,唤醒了这座巨城的生气。

大周帝都玉京城王府街,干净整齐的街道两侧只有四座府邸,楚王府、赵王府、魏王府和宋王府。在大周立国之前天下六十三路诸侯并起,世家宗门林立,大周皇室也是在得到楚、赵、魏、宋四大门阀支持后才能一统东方。为此大周立国后四大门阀不但有自己的领地,门阀主脉也是世袭罔替的四大异姓王。

王府街楚王府内楚征悠悠醒转,随之而来的依旧是那深入骨髓的酥痒,让他好似五内俱焚一般的难受。

他全身上下被厚厚的纱布包裹着,只有脖子以上露出来。纱布上渗出的血渍和黑色的药膏混合在一起,发出略微刺鼻的气味。

楚征灵魂穿越这个世界十三天,这些天来一直像木乃伊一般被包裹着躺在床上。

前世无牵无挂,穿越到这个世界成为大周四大门阀楚门主脉,楚王庶出三子,十六岁正值青春年少,很庆幸。但他穿越到这个世界也很不幸。

楚征能忍受那如同蚂蚁啃骨头般让人难受的酥痒,但现在所面对的状况却让他非常揪心。

记忆中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叫楚征,虽然母亲只是三房,且早已亡故,但本身修炼资质不错,在王府地位不低。

只是这一切都是曾经,现在一切完了。

这是一个一切以实力说话的世界,悲惨的是他道途尽毁,以后也很难有说得过去的实力。

楚门之所以成为大周四大门阀之一,其诸多弟子修炼有成,家族势力与实力强大是主因。而楚门子弟修炼的《天阳照体功》在先天前不能泄元阳,一旦泄元阳轻则道途尽毁,重则一命呜呼。

楚征没有当场一命呜呼,但随后在楚氏祠堂被家法制裁没能幸免,楚征的灵魂这才穿越过来。

虽然他现在醒了过来,也不会被逐出家门,但楚门例钱从以前的每月十金元变成五两;每月的那些用之不竭的修炼资材,现在一份没有;以前在楚门的三少爷地位……现在还是三少爷,但谁也不会尊重一个彻底废物的三少爷,想做个纨绔享受人生都不可能。楚门不需要纨绔,只需要天才和猪!

楚门对于没有修炼资质的子弟完全就是当猪养,唯一的任务就是下小猪崽!前世像狗一样活着,这一世被人像猪一样养着,楚征不能接受。而这种想法与现实处境的巨大差距更让他心急如焚。

“少爷,吃药膳了。”一名瘦弱侍女小心翼翼的端着白瓷碗走进来。女子模样并不好看,楚门对于有修炼资质的子弟管理比较严,先天之前的侍女都是中人之姿。侍女叫小翠,是以前伺候楚征的四个侍女之一。另外三个在楚征被执行家法后都分给了楚门其他人,只有小翠自愿留下来照顾楚征。

费力的将楚征的头垫高一些,用白瓷勺盛起药膳粥,轻轻用嘴唇碰了一下,感觉温度适宜,这才喂给楚征。同时小心翼翼的说着:“今天上午扶善堂的柳圣手就会将纱布去掉,少爷也就不会这么难受了。不过小翠已经被安排到八少爷那里,以后小翠就很难见到少爷了。”

楚征喝完药膳目光直视,直到对方眼神有些惊慌的躲闪,这才移开目光看向窗外,同时说道:“到书房的箱子里取两张一百两银票。一百两你赎身,然后到月牙湖别院等我。另外一百两我有用!”

小翠张了张嘴,最终却只是微微点头。不知为什么,她感觉现在的三少爷有些陌生,深沉的让她陌生,却意外的让她心安。

喂药的时候小翠虽然及时遮掩,但楚征依旧看到她小臂上的一片青紫,两人却都没有说破。

楚征之前一心修武,资质又高,在王府内以前没人敢惹他,现在道途尽毁肯定会有人找他麻烦,即使一时间没有机会下手,也会找小翠这个代罪羔羊。

小翠眼圈泛红,咬着牙点点头,站起身走了出去。

楚征闭上双眼,继续忍受着因药力入体而更加酥痒的煎熬,同时内视自己的神庭穴。

他的穿越之始是一个噩梦。在噩梦中他处于一片灰暗的空间,在他面前则是一颗同样灰暗的太阳,然后太阳就像是碎裂的镜子一般龟裂破碎,醒来后知道自己穿越到了一个天阳破碎的武修身上。也许那破碎的太阳就是自己的天阳,楚征想到。

让他心中隐隐有些惊惧的是他好不容易睡着却感觉自己的意识依旧是在空旷无边的混沌中。而且醒来后感觉自己神庭穴内不停的鼓胀爆裂,提醒着自己神庭穴内有异变。

人身上有上丹田、中丹田、下丹田。下丹田为气海,修武者主要开辟此地。中丹田为膻中穴,为人身体气机罩门;上丹田为印堂穴,为修法者念力法力聚集之地。自从楚征醒来后,能感觉到下丹田气海已经逐渐萎缩枯竭,中丹田与上丹田没有任何异状,但神庭穴的异状非常明显。

黑灰色混沌虚空,楚征的身影缓缓凝聚,周围空无冷清,心灵孤独无助,更因破功以及家法原因,这道身影虚幻的不真实,仿佛随时可以消散。

楚征的虚影看向远方,那里是混沌虚无中唯一不同之处,那里有一点紫光。迈动脚步向那点紫光走去,在他期盼的幻想里,那点光是他碎裂的天阳,是他唯一的光明。他已经在这里走了十三天,这十三天是现实中的时间,楚征自己却感觉时间好似走了十三年一样漫长。但他依旧向光明前行,至少现在可以走,最初他只能爬。也许那光明随时呈现眼前,也许永远不会,但有希望才有坚持下去的勇气。

迷迷糊糊中被人叫醒,床前站着一名老者,是玉京城扶善堂的柳医师。老者微闭双眼,右掌按在楚征百会穴上,一股清凉的气流顺着百会穴流经全身,从足底涌泉穴溢出。片刻后微微点头睁开双眼,略带欣慰的说道:“五十二处断裂的骨头已经愈合,内脏完好如初,皮肉伤彻底痊愈,只是气血劲力不足原来一成。但也算是痊愈了。”

“多谢柳圣手。”楚征声音干涩的笑了笑。

老者自嘲摇摇头:“圣手是别人抬举老夫,在你楚门三少爷面前就是嘲讽了。只要楚王府拿出一粒丹药你的伤顷刻而愈,老夫却要让你受十几天的罪。”

楚征面无表情的看向窗外,老者能从他的眼神中感受到深沉却感觉不到颓废。

老者也明白楚门的规矩,再加上这十几天与楚征接触,感觉这个少年并非外界传言那般嚣张跋扈反而是彬彬有礼,渐渐有了一些怜悯之心。

摇头叹息一声,一边拆下纱布一边随意说着:“据说那一百六棱棍下去,三少爷一声没吭。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受的罪!以三少爷的心性应该不至于把持不住。”

“那女人很漂亮。”说话时楚征眼睛微微眯起,淡然笑着。那神情不但没有后悔,反而有一些意犹未尽的回味。只是他的眼底却冰冷一片。

这个答案让老者微微一愣,颇有深意的看了楚征一眼。这个年轻人出人意料的深沉……

“好了。”

半晌后老者拍拍手,将拆下来的纱布收进一个布袋,示意楚征站起身活动一下。

楚征将旁边早已准备好的长袍披在身上,站起身活动了一下手脚,感觉一切正常后从床头拿起那张一百两的银票递给老者说道:“这一次有劳柳圣手了,这是楚某一点心意。”

不等柳圣手开口拒绝继续说道:“有一件小事还要麻烦柳圣手操点心。”

“三少爷请讲。”

“这几日恐怕有不少人挂念我的伤势,有些人恐怕柳圣手都不知道叫什么。楚某想麻烦柳圣手将他们的画像画出来。”

老者神色一震,看向楚征的目光有些诧异。这是那个传说中只知道修炼的楚门三少爷?能猜到许多人询问他的伤情很简单,但是还能猜到许多人自己都不知道名字,而是直接要画像,这年轻人的思维相当缜密啊!

略微沉吟,接过银票拱了拱手道:“一天后少爷可以派人来取画像,老朽告辞了。”

楚征将柳圣手送出房间,就站在房门处微眯着双眼看着有些刺目的烈日,脑海中回想着一幕幕很容易忽略的细节。

被人陷害被人坑不可怕,只要自己没死,不论对方是谁,自己都有掀翻对方的机会。怕就怕在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那个只知修炼的楚征正是如此。

到底是谁对自己下的黑手?这一点需要从蛛丝马迹中探寻。

自己现在未死,对方是否要继续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