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国家不会亏待每一个努力奋进的人!

书名:
天山的炊烟
作者:
轻雨初晨
本章字数:
4990
更新时间:
2022-04-11 08:19:04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尖锋

凤城第四分局公安检查站有一名辅警,他的名字叫张小波。熟识他的人都亲切的称呼他神眼小波。他抓捕过抢劫犯、逮捕过盗窃摩托车和电动车团伙成员、解救过欲跳河的失意女子......最令他自豪的是三年前在公安检查站配合民警进行车辆盘查期间,他一双“神眼”每每查获非法分子。运输危险化学品的、拐卖妇女幼童的......张小波一双“神眼”,火眼金睛。在这个普通而不平凡的岗位,“神眼小波”取得了不平凡的成绩。
已完结,累计26万字 | 最近更新:第134章 为民服务的“孺子牛”

第1章 辅警张小波

书名:
尖锋
作者:
顾天玺
本章字数:
2657

“我志愿加入凤城市公安辅警队伍,坚决做到忠诚敬业、依法履职、服从指挥、廉洁奉公、保守秘密,为维护社会治安、打击违法犯罪、服务人民群众而努力奋斗!”

张小波站在凤城第四分局辅警管理办公室,想起当年初入辅警队伍的宣誓。此刻,他正在等待今晚的执勤任务通知。

办公室的墙上贴着当年加入辅警队伍的一张全员合影,他的目光从一张张年轻的面庞拂过,那些当年与他一同加入辅警队伍的兄弟们,时至今日留在辅警队伍当中的人员已经所剩无几,而他就是那寥寥无几当中的一员。

辅警人员工资普遍较低,属于编外人员,人员流动比较频繁。在新兴职业没有兴起之前,曾经也出现过一个岗位抢破头的盛况。

如今随着互联网的繁荣发展,应运而生出来许多利用网络便可以实现财务创收的新兴职业。

比如外卖骑手、微商、自媒体、职业游戏玩家、网络主播、直播带货等,许多年轻人便不再垂涎辅警这一职务,而是希望借着互联网的风向,在网络世界中分取一杯羹。

张小波不禁轻叹了一声,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如今总局、分局、派出所,新人辅警也不如过去那么好招聘了。

他刚从实验小学门口的交通指挥岗亭下班,这一年他专门负责学校附近的交通秩序维护,已经和不少家长、老师、小学生们混了个眼熟。每天呵护着一群祖国的花朵上下学,张小波倒是干得津津有味。

下班后,他突然接到了师父卢远明的电话,说是由于警力不够,晚上他可能要被派到某处加班,让他先来分局集合。

十二月的凤城,已经冷得刺骨。

虽说零下几摄氏度的气候对于北方人而言简直不值一提,但是对于南方人而言已经是身体承受力的极限了。

往年最冷也就零下五六摄氏度,今天气温竟然创新低,达到了零下八摄氏度。

上午,气象台发布暴雪蓝色预警信号,预计未来12小时内凤城大部分地区将出现强降雪。

下午,气象台又发布一则紧急消息,凤城大部分地区道路结冰橙色预警信号。

凤城第四分局接到消息,局长命令全体民警带领各自手下的辅警队伍全员出动,时刻待命。

道路结冰对交通的影响不容小觑,夜间将安排人员坚守各大高速路口,给予出行司乘人员提供及时帮助和服务。

散会后,交警卢远明走进了辅警办公室,看见张小波正看着墙上的一张合照出神。

他轻咳了一声,张小波才回过神来,一张清俊疏朗的五官,露出了亲和的笑容。

“师父,这么急着叫我过来,局里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卢远明拍了拍张小波的肩膀,“小波,今晚可能要通宵加班,你和我负责到城南高速路口检查站执勤,赶紧给家里头打个电话报备一下吧!”

说话的男子是交警卢远明,四十岁出头,五官刚毅,标准的国字脸。

他负责带队的几名辅警当中,但凡交给张小波的工作任务,他一直都是干得最出色的一个。在卢远明的举荐下,张小波在分局入了党,成为凤城第四分局辅警队伍中唯一一名党员辅警。

两人因为合作默契,在分局是出了名的一对CP,私底下也是以师徒相称。

张小波加入第四分局,当初就是交警卢远明带着他,在市区最重要的路口维持交通秩序。卢远明作为前辈,教会了他许多。

卢远明看着墙上那张合影,感叹道:“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他们一个个都离开了,就你还一直坚守着。

今晚高速路口执勤,辅警可以参与拦截嫌疑车辆、查验相关证件等工作,但依法作出处罚时,必须由交警执法。这么冷的天气,不怪师父喊上你吧?”

张小波笑道:“回家也没事干,师父,您怎么突然变得这么矫情了?”

卢远明笑笑:“我是担心你女朋友不高兴,刚才刷了一遍朋友圈,大家都在期待下雪呢!说什么一下雪,有情人就可以在漫天大雪中白头偕老了!女朋友找你没?”

张小波淡淡笑道:“师父,她不是那种矫情的女人,我就喜欢她这一点。”

卢远明摇了摇头,“哪有女人不喜欢浪漫,人家只是体谅你的工作特殊性。等忙完了这阵子,好好陪一陪女朋友。”

话音刚落,张小波脸色略过一丝复杂,有些事情只有当事人最清楚,于是转移了话题,“师父,老百姓们都在盼雪,咱们最怕这样的鬼天气,特别是地面上结冰,最容易造成交通事故。”

卢远明点点头,“快给家里打个电话吧,不然你妈又要担心了!”

张小波拿起手机犹豫了几秒,最终面色艰难地拨通了母亲的电话。

李芬芳见到儿子电话时,正在厨房准备晚上的饭菜,“儿子,咱们晚上在家吃火锅。外面马上就要下雪了,你赶紧麻溜地回来。”

张小波呼之欲出的话,愣是卡在了嗓子眼里。半晌之后,说道:“妈,我今晚要到城南的高速路口执勤,您别等我吃饭了,晚上也别留灯了。局里给安排订了盒饭,三荤两素还有一汤。”

李芬芳一听,顿时脸色沉了下来,看着一锅老母鸡汤和一桌子的涮菜,气不打出一出来。

没等她来得及开口,儿子继续喋喋不休道:“妈,晚上天气冷,让爸早点休息。他一把年纪了,还不分昼夜地写小说,伤了身体太不值当。”

李芬芳气道:“你们王八别笑乌龟,父子两个都是倔驴。辅警工作累死累活赚不到钱,你爸写小说没写出一个枣儿来。这些年这个家不是妈辛苦支撑着,你们都去喝西北风吧......”

电话里头,李芬芳越说越委屈。

她含辛茹苦,起早贪黑,一张一张煎饼果子烙出来的大学生,至今还在公安底层辛苦挣扎。

虽说儿子在工作中表现出色,抓捕过不法分子、被市民评选为“网红辅警”、又是辅警队伍中罕见的党员辅警。对于李芬芳而言,一个大男人赚不到钱,光有这些空名一点用都没有。

每次她劝儿子改行,这小子总是给她讲大道理。

相处了快三年的女朋友,也到了该谈婚论嫁的年龄,至今都没有商议结婚的动静。

说白了,人家女方父母还是瞧不上她儿子这份辅警工作。

想到这些烦心事,李芬芳气哭了:“张小波,你就住在第四分局算了,以后也别回来了!”

张小波还没来得解释几句,母亲已经气急败坏挂断了电话。

卢远明问道:“又被阿姨训啦?是不是又让你改行?”

张小波轻叹了一声,“我妈这人是刀子嘴豆腐心,过两天就好了!”

师徒二人整理好各自的警服出了门,路上张小波犹豫了半天给女友发了一条微信,主动报备自己晚上通宵加班的事情,提醒她下了班早点回家,晚上外面要下大雪。

马小利收到微信时,气得趴在桌上哭了起来。两人交往三年,张小波一直忙于工作,陪伴她的次数少之又少。

她刚准备约他晚上一起看雪,缓和一下两人前几天争吵的不悦,没想到他下了班又去加班了。

想起前几天父母与张小波初次见面,两人都对张小波的工作和家庭不满意。如果他们执意要在一起,父母希望张小波可以听从他们的安排,介绍他去一家国企上班。

张小波却一口拒绝了,说他热爱现在的工作,坚决不会离开辅警队伍。一瞬间,四个人之间陷入了僵局,两人之间也冷战了好几天。

此刻,马小利一个人待在办公室,同事们都已经下班回家了。她抬起头看向了窗外,才发现外面的屋顶上已经覆盖了一层洁白的雪花,思绪一下子回到了三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