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白山异闻录之天眼通灵 7.2
完结 签约作品 奇闻异事 神秘怪谈
作者: 腊月追仙 主角: 吴酉祥 蟒世罡
48.12万字 0.1万次阅读 4.2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242章 大结局 2022-02-15 00:00:11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48.12
    累计字数
  • 116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42章
简介

我出生于辛巳年己亥月辛卯日丁酉时,也就是传说中的阴年阴月阴日阴时。 在我出生那天一共发生了两件怪事儿……

第1章 吊死无头树

我叫吴酉祥,今年二十二岁,出生在长白山以北七百里外的蟒王村。

在这里,有一种古老的神灵信仰流传已久,它的名字叫做——萨满。

萨满一族,有通灵请神,治病救人的能力。

它有很多分支,这些分支包含很多的请神仪式,其中最古老的便是“跳大神”。

跳大神,是萨满族十分常见的请神仪式,主要是施灵者,通过固定的舞步,步伐,配合着摄魂铃,请护身仙护体,开天眼,实施通灵。

而护身仙,指的是胡,黄,常,蟒,鬼五大家族。

按理来说,出马大堂的领堂仙都是由胡家来担任的。

因为胡仙是这几大家当中修行,脾性最为稳重,全能的。

黄仙的速度快,消息也最为灵通,多是负责堂口跑马,传递消息。

常,蟒两家,因为脾气比较直爽,多是武将,有堂口或道行较少的小仙闹事,常蟒两家就会盘道,与其比试。

但在蟒王村,因曾见到天蟒在此处脱离肉身,飞升成仙,所以这里的人世代都格外信奉蟒仙。

供奉堂口的,都是以蟒仙为主位。

也是因为这里靠近长白山一脉,灵气充裕,各路仙家争相来到这里寻找弟马,所以这里最不缺的就是能掐会算的人。

听那些弟马说,一个人的命格从出生时,就由阴阳八字注定了,八字全阴的人,命不好,都是带着煞出生的。

这样的人克天克地克父母,沾了这样的人,准没好事儿。

我出生于辛巳年己亥月辛卯日丁酉时,也就是传说中的阴年阴月阴日阴时。

母亲怀上我的时候,村子里就接连干旱数月,直到我出生那天,下了一场暴雨,缓解了干旱。

本来是件好事,结果那天发生了两件怪事儿,将我“灾星”的名号彻底坐实。

先是有大量的蟒蛇争相恐后的挤在我家大门外,却没有一条越过大门,村里人怕得罪了其中有道行的仙家,便不敢驱逐。

之后电闪雷鸣之间,两道雷电从天而下,一道将我家大门口的柳树拦腰劈断。

在东北民间有说法,被雷击中的树木叫做“雷击木”,在五行风水中,因“雷击木”本身残留着雷公电母的灵力,所以,能够有很好的辟邪作用,是先天镇煞避邪的东西。

可这雷劈中的是柳木,柳木本是聚邪汇阴之物,好巧不巧的,还是拦腰劈断。

让本就聚阴的柳树,成了最阴邪的——无头树。

另一道天雷劈在了那成群的蟒蛇堆里,门外那上千条蟒蛇,无一幸免,全部死了。

这一下,不仅村子里的人开始骂我,就连我的父母,也在我出生不到五天,就接连吊死在了那棵无头树上。

吊死的人,算是横死,怨气缠身的厉鬼,无法投胎,村里人怕二人冤魂不散,危害村子,便想做法将两人的魂体超度。

可不管他们怎么做法,甚至有弟马过阴寻人,都没能找到我父母的魂体,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

没了父母,我也就成了孤儿。

人们说,只有我在的地方,就会有天灾人祸,所以,我的存在对蟒王村来说,是个祸害。

村里决定让所有能请神通灵的弟马一起做法,请神灵指示,决定我的去留。

参加仪式的弟马足有三十几人,蟒王村的弟马跳大神有些不同,在神台的主位上必须要供着蟒王像,因为蟒王村所有的堂口兵马,在这里都听从蟒王。

“叮铃铛铛——叮铃铛铛——”

我在最前面的神台上,听着摄魂铃摇晃的声响,参与人生第一次的跳大神仪式。

请神仪式很快进行到最后,所有弟马先后得到蟒王的指示,派出一人向村民传达结果。

“要将灾星放到蟒王庙中。”这个结果,不出意外,现场没人出声反对。

就在有人抱起我,准备让我自生自灭时,突然有一道声音从人群后方响起!

“等一下。”来人阻止了神台上所有人的动作,这个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名叫刘凤兰,大家都叫她刘老太太。

刘老太太十几岁就成为了弟马香童,供奉的堂口是道行相当霸道的“宗传萨满”。

在这十里八村的名声,不是一般的大。

“这个孩子我要了。”刘老太太直接说明来意。

“可,这孩子是个灾星……”站在神台前刚刚宣布结果的弟马正想反驳,话说一半,就被刘老太太打断。

“你们可以再请示一下蟒王,老仙儿他已经同意了。”刘老太太斩钉截铁道。

请神台上,几人交头接耳,听到蟒王果然改口,愿意将灾星交与刘老太太。

刘老太太见几人点头,便要上前接过我。可围观的村民却有人出声反对了。

“虽然蟒王同意,可这孩子是个灾星,留下来会害了我们村的!”

“对,把灾星留在村子里,让我们怎么能放心?”有了一个出头的,就会有其他附和的人。

人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着想,在有人威胁到自己的利益时,肯定是要想办法维护自己的利益。

“只要有我这个老婆子在,蟒王村从今往后风调雨顺,绝不会再有天灾人祸。”刘老太太开口就是定心丸,直接把他们担心的事说了出来。

“你拿什么保证?口说无凭,我们怎么相信你?”虽然听到刘老太太的保证,可仍然有人提出质疑。

“我用刘家的堂口做担保。”这话一出,算是彻底让众人没了声音。

刘家的堂口,就连平时提起,都得带着五分敬意,是唯一不受蟒王掌管,堂口的仙家道行可能在蟒王之上的。

就这样,我算是被捡回了一条命。

因为我姓吴,酉时出生,刘老太太为我取名吴酉祥,“祥”字就是为了能反补我的命格中所带的大煞。

刘老太太为我想尽办法,想要让我在蟒王村过上普通人的生活,可我仍然没有逃过被赶出村子的命运。

就在几天前,村子里发生了一件诡异的命案,连续七人离奇死亡,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我这个灾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