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秘藏 9.3
完结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现实生活
作者: 李珂 主角: 余家傲 陈晓彤
36.94万字 0.2万次阅读 1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68章 前途无量(大结局) 2022-04-30 00:25:02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36.94
    累计字数
  • 159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68章
简介

穷途末路的文创师余家傲,在本地国学名家的指导下,于诗词歌赋典籍中寻找灵感,摄制一档花式解读中国古典文化经典的古风电视综艺《满庭芳》,后又衍生打造一款古风真人实景沉浸式剧本游戏《梦回古风》。他联合了一批草根艺人,与知名娱乐节目以及流量明星展开激烈角逐。适值国家发出“让典籍里的文字流动起来”的号召,《满庭芳》《梦回古风》经网络和卫视传播后,逆袭上位,大获成功。

第1章 阳光下的寒意

结束手机通话,文创师余家傲沮丧地跌坐进书桌后面的太师椅上:完了,竞标森木企业的文创方案没有被甲方采纳,工作室的一根救命稻草就这样随波逐流而去了!

临街的长窗外,一个蜂腰细腿的年轻女郎正娉娉婷婷地走过,中途还俯下穿着低胸T恤的上身,拿窗玻璃当作镜子顾影自怜了几秒钟。但窗子里面的余家傲却有若无睹。

硕大的书桌散放着几张森木的文创彩印稿,此时看上去颇有些讽刺意味。针对一家制造高端实木木门的企业,余家傲的工作室为森木的礼品手袋皮面图案设计的小样,是一幅水墨风格的山水画,简约含蓄:蜿蜒的山林小路,林间半露半掩的柴扉宅院,配以“曲径通幽处,入门有森木”的行书,落款则是一枚鲜红的镌刻着篆体森木二字的椭圆形印章。如果覆在纯白色真皮手袋上,绝对贴切一家高端木门企业的主题,且古朴典雅之致。

可就是这么完美的文创设计,怎么竟然就打动不了所谓的甲方爸爸的心?

什么爸爸,狗屁不懂罢了!

余家傲忿忿地一扬手,一张彩印稿没头苍蝇般飞出,很快栽到了仿红木的地板上。

胖助理王茂实的刺耳话语适时地从房间角落里传来:“森木的人已经提示过,希望多体现一些现代气息,别搞得太古典太深奥,你就是不听——太不拿甲方爸爸当回事了!”

“住口!”余家傲拍桌子断喝一句:“能不能不全世界找爸爸?不就是个甲方客户嘛,有什么了不起的?怎么就成爸爸了!你五行缺爹啊?”

挨了训斥的王茂实拖拽着笨重的身体从墙角走到中间,悻悻地说道:“行,行,甲方不是爸爸,你是爸爸总行了吧?——你是舟舟的爸爸,这总没错吧……”

舟舟是余家傲两岁儿子的小名,儿子大名为余归舟,是余家傲亲自起的,取意李清照《如梦令》里面的“兴尽晚回舟”一句。本来,他最初给儿子起的名字是余晚舟,既与自己名字谐音的渔家傲一脉相承,也含有渔舟唱晚的诗情画意;然而娇妻陈晓彤却死活不同意,说余晚舟读谐音了就是“鱼丸粥”,儿子取了个一碗稀饭的名字,长大会被同学朋友笑话。

余家傲吹胡子瞪眼地坚持了半天,终究没有拗过更坚持的妻子。漂亮的陈晓彤是方州市歌舞团的舞蹈演员,婚后虽然对大男孩般的余家傲近乎百依百顺,但涉及儿子未来的重要关节,她竟没有做丝毫让步。

于是,余晚舟变成了余归舟。虽也颇具古典意境,终究不是他这个做爸爸的初衷,余家傲未免意绪难平。回忆起来,余家傲自己的爸爸就是好古风的,所以当年特地以北宋词牌《渔家傲》的谐音,给老余家的新生子取名余家傲,更有期盼儿子成为家族之骄傲的深意。

只可惜余家傲年龄都过三十而立了,事业却始终未立。自己没有傲起来,给儿子起个名字的权力兀自还要被老婆掣肘,人生当真失败。

想到这些,余家傲越发忿怒,心烦意乱地催促自己的助理、绰号胖猫的王茂实赶紧下班走人——这个胖子属实没心没肺,工作室刚刚丢了森木企业的大单,他还有心思站在这里东拉西扯什么家长里短。

但是当这间工作室真的只剩下余家傲一个人时,三十一岁的文创师蓦地感到了恐惧,是那种即将走投无路的恐惧:几个月来,“渔家傲·古风系列”的文创产品,已经陆续像多米诺骨牌一样一一倒下,无论网店还是委托代销的实体店,其产品都在滞销、滞销、退货、退货。工作室账面上的资金日渐稀薄,接下来将是入不敷出。

原指望这次竞标森木企业的礼品设计,能大有斩获——倘若设计方案中标,甲方会将多达三千个的真皮礼品手袋(答谢企业客户用的),全部交由乙方承制,利润空间是巨大的——余家傲与王茂实连续奋战了几个昼夜,向森木交出了方案。余家傲对自己工作室的作品品质显然是信心十足的,认为志在必得,并拒绝听取王茂实提出的森木方面似乎不大喜欢古风的警告。

他就是要凭古朴典雅的独辟蹊径击败那些竞争对手。

可是今天,他被对手无情地击败了。森木企业公关部刚才例行公事的一个来电,正式通知“渔家傲·古风”工作室:他们的方案落选,感谢对森木企业的支持。

共有四家包括广告公司在内的团队参与了这次竞标,余家傲至今不知中标的是哪一家,但按照王茂实的说法,无论是哪一家,人家的作品肯定非常尊重甲方爸爸的意愿的。

该死!

余家傲无力地诅咒了一句,不知是针对自己的胖助手,还是针对向资本折腰的竞标对手,抑或是针对不解风情的甲方爸爸。

而让他心生恐惧的,则是接下来必须要面对的家人——娇妻幼子,都等着他工作室的收入呢!

一年前,余家傲以主持人、制片人的身份,被迫离开方州卫视、诀别亲手创办的以传播古典文化为宗旨的《对话典籍》栏目,不服气的他发誓要在这个酷爱至深的古战场继续驰骋下去;短短半个月内,他就在漂亮妻子的支持下,置办起了全新的文创工作室,那时真可谓豪杰雄姿英发、羽扇纶巾指点江山如画。可随后一年不到的谈笑时间,亲手创办的“渔家傲·古风”系列文创产品,眼看着也要樯橹灰飞烟灭了——市场是残酷的、世俗的,多情只应被笑。

只是,他又该如何直面始终信任、仰赖自己的“小乔”呢?陈晓彤甚至将他承诺更换大钻戒的钱都舍出来了,她那青葱般的无名指上、佩戴的仍是结婚时的微如米粒的小钻。娇妻对他的事业寄予了无限的厚望,恐惧的是,却至今对工作室的绝境一无所知。

即便舍了脸皮在娇妻面前暂时放下做赤壁周郎的豪情,那这个爸爸总不能不做吧?幼子余归舟的奶粉钱,可是容不得半点的掺水!

夕阳余晖洒满了工作室的半面墙壁,已然人间四月芳菲尽的时节,坐在仿红木太师椅上的文创师余家傲,后脊梁骨却渐渐升起了一股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