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海纵深 9.2
完结 签约作品 科幻 未来幻想
作者: 居可奇 主角: 燕随 叶耐寒
18.39万字 0.2万次阅读 3.1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70章 审判 2021-11-27 09:41:01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8.39
    累计字数
  • 52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70章
简介

星际海盗突袭,联盟分崩离析,一种叫黑金暗物质突然出现,它极强的放射性和破坏力,是全人类的威胁,与此同时,各地异种频繁制造危机,大规模的自然人异变,黑金成为了首个被怀疑的对象。是进化还是提纯,人类遇到了进入星际时代以来的最大的生存危机与选择困难……

第1章 黑金

公元5075年4月12日,这是人类进入宇宙流浪的第1038年,也称星历1038年。

一艘命名为“纵深号”的星舰正停泊在临平星附近,上千艘的机甲停泊在它的甲板上,像是一排排摆放整齐的墓碑,高密度的隔音材料将巨大的引擎声隔绝在了发动机仓内,远远瞧着,就像一颗在宇宙中沉睡着的星星。

而它的主人燕随,此刻已经驾驶着光梭悄然出现在了临平星。

宇宙空间是无限的,即使到了现在,研究所的科学家依然没能证明宇宙到底是在膨胀还是坍缩,而人类到访的地方还远远不够,比如临平星,就不在星际联盟的管辖范围之内,久而久之这里成为了臭名昭著的岛生组织的根据地。

岛生是介于荒地和联盟的中间地带,正义和邪恶的代表都可以在这里得到短暂的和谐相处,这里的常住人口是异种。

在星历时代,人类被划分成了两大类,自然人和异种,自然人是自离开地球母星后基因链依然稳定,受宇宙辐射扰动小的一类人,也叫纯种,而异种则是在漫长的太空旅行中受到了烈级辐射影响,侥幸活下来的那类人。

可以说,自然人和异种,依然是一个灵长目人科人属,但却不是一个种,因此联盟法案虽然多次强调平等,但他们心里其实谁都不服谁,人就是这样,生存环境一旦处于相对稳定状态,就会去思考那些看似无聊又好像有用的问题。

而就在一个月前,燕随向联盟科克研究所提交了一份在岛生截获的物质,被命名为第467号元素,俗名黑金。

后被证实那是一种全新的暗物质,放射性强,半衰期长,能量极大,研究所所长卢卡表示,这种物质极其危险,必须尽快找到源头。

为了对黑金进行保密查探,这项任务被联盟总统乌索委托给以台总军燕随,而纵深号隐藏在临平星附近已经快半个月了,但却只查到了零星的线索,上次黑金的出现,就像是一次平常的偶然,但燕随不相信偶然,这东西到他手里,必定是有人故意为之。

燕随和他的护卫长秦掸来到岛生广场,这里正在举行一场针对先行者的狂热演说,或者用传教活动来形容会更加合适,传教者是许旭,先行者组织的三把手,也称许老三,是联盟重点关照的对象。

“地球时代,达尔文就提出过,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进化论告诉我们,只有优良的基因才能被留下来,到今天,联盟依然赞同这套法则,这也足以能够证明,异种才是人类的明天,但那群高高在上的自然人,却处处打压异种,仿佛我们是什么肮脏的生物,而我们,当然有理由成为人类未来的引领者.....”

刚到广场,燕随就听到许老三及具煽动性的演讲,而台下的异种们更是一片欢呼,仿佛是找到了精神领袖。

“这许老三不会又要搞什么幺蛾子吧。”秦掸望着那群大声高呼的乌合之众,眉头微皱。

燕随亦目视前方,问道“他的观点,你怎么看?”

秦掸显然是没想到他会这么问,表情略显惊讶,但他很快调整了过来,回答到,“我是自然人,联盟公民法案里明确标注了,联盟公民一律平等,但许旭不属于联盟公民,他这些年可没少给我们惹麻烦,我承认对他带了个人厌恶情绪,所以他的观点我自然不认同,我认为不管是自然人还是异种,存在即合理。”

说完,他又继续问道,“总军,你怎么看?”

“我相信科学。”燕随答道。

“什么意思?”秦掸不解。

“科学不会假装自己知道未来一定会怎样,但宗教和意识形态会告诉人们,他们早有预料,而宇宙时时刻刻都在发生着未能预料到的事,行星陨灭,伽马射线爆,黑洞坍缩,人类用自己狭窄的眼光去预测不可知的未来,本就愚蠢。”

说完燕随又接着道,“不过你说的也对,存在即合理,演化的基础是差异,而不是平等,就算是异种本身,他们的基因链也千差万别,但他们却把那有着万千差别个体称为同种,企图利用他们一致认同的群体,去消灭被他们排除在外的群体,而人种的划分,本就不应该有太过清晰的界限。”说完燕随还垂眼笑了笑。

“但岛生的异种们都很赞同他的观点,不仅如此,联盟的异种和荒地的星际海盗也都赞同。”秦掸觉得燕随在装/逼,但又觉得他讲的有道理,他看着广场中央的许老三,觉得人本身真的很奇妙。

燕随笑了笑,说到,“在地球时代,一些偶然知晓了规则的人,为了让其他人变得听话,就会编造许多虚假的故事来欺骗他们,比如向上帝祈祷寻求救赎这种鬼话,而先行者的那套,不过是另一套谎言,对他们来说,不过是被许老三利用想象构造的秩序,牵引出了不该有的欲望,我在,就决不允许他们破坏现有的和平与人类演化。”

“不知道自然人和异种什么时候才能和解。”秦掸扶了扶头。

“即使是在地球时代,人类基因链相同,黑人和白人之间也有过漫长的冲突史,但我想这个问题,总有一天会得到解决。”

燕随看了看临平星的苍穹,许老三有句话说的不错,异种进化,确实源于危机,人类被迫离开地球母星,将自身暴露在宇宙射线之下,部分不知道该用倒霉还是幸运的人才得以进化成为异种。

但这个世界,谁知道明天会不会有更大的可能性呢,谁又会真正的知道人类的明天在哪里呢,瘟疫病毒爆发,一次核爆炸,陨石坠落,恒星粒子流,人类只能在这危机四伏的宇宙中寻求一丝生存的机会,能走到今天,有太多的侥幸。

秦掸若有所思,燕随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们该走了。

“不是说着许老三可能和黑金有关系吗,我们这就走了吗?”秦掸稍显疑惑。

燕随站在广场的边缘,指向那群狂热的先行者成员,平静的说到,“你觉得这种情况下我们能得到什么有效的信息吗。”

秦掸摇了摇头,燕随继续道,“我已经让飘雪在这里监视他了,现在先去看看阿兰那边怎么样了。”

飘雪是由科克研究所研发的人工智能,由于制作材料稀缺,量产只有10台,燕随这台,是唯一经过了5轮图灵测试的人工智能,即使如此,有的时候它还是不太能理解人类的思维和感受,但作为一台作战机器人,他的性能足够了。

燕随再一次看向唾沫横飞的许老三,低笑了一声,坐上了光梭,扬长而去。

他有一个无人知晓的秘密,其实准确的来说,他也是一个异种,一个突变烈度达到极致的异种,而临平星的岛生,许老三发表演说的地方,也正是他出生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