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藏刀 8.5
作者: 吉林大侠 主角: 楚希儿 萧桓
193.24万字 0.1万次阅读 16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746章:终章(完结) 2021-11-18 10:02:21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93.24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746章
简介

坐北周的江山,喝蜀中的美酒,娶楚国的女王,笑傲九国的群雄; 论勇武,十岁入伍,十四岁坑杀十万降卒; 说荒唐,为博美人笑,烽火戏诸侯; 快意人生当如斯,这天下我便是主……

第1章:大漠卷客

“嘶!”

千里绝尘,万里苍云,天地间一人独骑扬尘而至,卷动着广袤无垠的黄沙大漠别有一番粗犷。

褐黄的宝驹,神采奕奕,扬蹄长嘶隐隐有龙吟虎啸之声。宝马上一少年,风华正茂,亮甲银盔,猩红的长缨随风而动,似有血腥散出。

马颈处一柄尚未出鞘便寒气逼人的宝剑和勒住缰绳的左手上一道长长的伤疤都平添了少年几分威严。

但是这份威严配合着满面书生之气的俊美脸庞和充满杀伐之气的双眸,反而更加的让人不敢直视。

北周大将军萧辰之子萧桓,因降生之前曾有一老僧断言此子未来乃是擎天玉柱,萧夫人取自上古《诗》中的“桓桓于征,狄彼东南”有威武,栋梁之意,故而取名萧桓,没想到萧夫人却是没来得及看一眼自己的孩儿便辞世而去。

最后果然产下男婴,故而萧大将军沿用了夫人生前给孩子起的名字——萧桓。萧大将军对萧桓倾注了全部的娇惯,但是从小带着军中也是让他受尽苦头。

俗话说虎父无犬子,萧桓虽然顽劣,乖戾,但是却从骨子里便生得一股铁血军人的气度。

十岁杀敌,十二岁便能力敌军中先锋大将,十三岁领兵于大漠凭借区区一千人马纵横捭阖,生生拖住齐国五万大军的脚步,一战成名,十四岁坑杀蜀国十万降卒震惊天下。

至此凶名远播漠北,萧桓的残暴之名,使得漠北之域,见萧桓将旗的恐惧程度竟然超过了萧辰大将军。

……

“哒哒哒!”随后十几人马卷动旌旗赶到!

“少主!已经完成公孙将军的巡视任务,近日以来此地沙盗猖獗,我看还是早些回营吧!”追上来的副将徐林在马上一拱手。

“沙盗?大漠沙狼吗?”少年将军身体微倾用没有马鞭的右手轻轻抚摸着宝马的鬃毛。

褐黄色的大马舒服的轻轻打了个响鼻。身后的那十几骑的军马竟然不安的向后退了几步。似不敢于此马同列一般。

“他大漠沙狼有几个脑袋,看到本将军的将旗还敢现身?”少年将军微微一笑,双目中的暴戾之气让身后追随了萧大将军一辈子的将士都一阵心惊,少年将军却漫不经心的一拍胯下的宝马畅快的说了句。

“不妨事,好久没带大黄出来了,我看大黄都胖了!他要是敢来,我不介意拿他的人头消遣消遣!”

胯下的大黄哼出一口气,前蹄狠狠的刨了刨身前的黄沙,轻轻的晃了晃身躯表达着不满,惹得少年人一阵轻笑,瞬间的戾气也是消散了不少。

“遵命,少主!”

“走了!大黄,你该减肥了!”

大黄马高高的扬起前蹄,如同一阵黄色的旋风疾驰而去,身后的十几骑赶忙扬鞭赶马。马鞭与空气夹杂着黄沙摩擦出一阵清脆的鞭响。这些身经百战的老兵,和自己的战马早就成为了伙伴,谁也舍不得真拿鞭子抽打的!

……

“夫人!带着少主快走!老奴为夫人断后!”年近五旬,全身的衣服破碎,批头散发满身是血的老者却挺拔异常,手握着细刃军刀,沾染了干涸的血迹。

老者身边还有十几个年纪不一的死士护卫,十几人中间护着一个粗布麻衣的妇人,妇人怀中死死的抱着一个满眼泪水却竭力忍着一声不出的小女孩,小女孩也就十岁左右的年纪,楚楚可怜的眸子里却透着和她年龄不符的悲凉和绝望。

“张将军,你带着希儿快走,不要管我了!”

这一行人身后不远处沙尘四起,大队人马如猫戏老鼠般高声叫喝着,不断地摇晃着手中的弯刀怪叫着冲了过来!

“哈哈哈!”

杂乱的衣服竟有着数百人的队伍,快速的将十几人团团围住,扬起的沙尘呛得小女孩竭力忍住的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小女孩下意识的抓紧妇人了衣襟。那妇人也不断地颤抖着身子恨恨的盯着这群沙盗的首领。

一个满脸胡须,脸上数道骇人伤疤的中年男人,满眼淫光的打量着这粗布衣的妇人。

“哈哈哈!你们不用谦让了!就都留下吧!让我沙蝎子遇到了,还想跑吗?老子尝过的女人无数,不过还从来没有试过这么细皮嫩肉的!”大胡子的沙蝎子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淫笑着盯着粗布的妇人,就像在看一只瑟瑟发抖的待宰羔羊。

“放肆!”张老将军气的浑身发抖,满面怒容的死死护住妇人的身影。

“放肆?死到临头了!还敢和老子这么说话!我告诉你!这小姑娘有人花了大价钱买了,这女人嘛!我玩完了就要让我兄弟们开开荤!至于你们!哈哈!一个不留!”沙蝎子拔出腰刀,伸出舌头舔了舔刀口,恶狠狠的喝了一声。

“哈哈!谢二哥!”

“二哥,说的对!哈哈!”

周围的数百沙盗,瞬间盯住了圈中的妇人,侵略的淫目肆无忌惮的在那妇人身上乱扫!有不堪的更是偷偷的咽着口水。

妇人在这淫光下,双眼中渐渐蒙上了一层绝望的死灰!

“儿郎们!誓死守卫夫人!给我杀!”张姓老者悲愤的扬起头颅,满眼的决绝和坚定!

他周围的十几人早就已经疲惫不堪,从四天前不断地被追杀,五十人的死士护卫队,只剩下了这十几人,剩下的人个个挂彩,甚至残缺了手臂!手中的军刀也早已卷起了刀刃。

但是却没有一个人后退,只是死死的将妇人和小女孩护在中间。

“哼!不知好歹!给我杀!”沙蝎子双目一瞪,凶光毕露大喝道!

“杀!杀!杀!”

张姓老者所带的十几人狠狠的将军刀怕打着胸膛!充满仇恨的十几双眼睛,因为绝望而变得坚决,十几人的嘶吼,生生的散出了千军万马的豪迈之感!

裂金碎石的铿锵之音让数百人的沙盗都微微一愣,直到身边同伴的头颅被这十几人削下数颗鲜血喷洒了满脸,才反应过来,凶残的扑向十几人的小圈子。

“杀!”

尖刀和白骨的摩擦发出让人不寒而栗的声音,妇人死死的捂着小女孩的双眼。

张姓老者奋力的向前挥动着战刀!

“啊!杀!杀!杀!”

每一刀下去便有一颗人头落地!很快,十几人中的一个只有十几岁年纪的少年,再也支撑不住了。

“将军!我去了!”少年人怒吼一声,狠狠的将手中早就断为两节的战刀挥了出去!

徒手用尽最后的力气,扑向眼前的沙盗,如同野兽一般的咬在那沙盗的脖子上,牙齿死死的嵌进那沙盗的血管中,鲜血像泉水一般喷涌而出。瞬间染红了两人的全身,那沙盗瞪大了眼睛到死也没有反应过来,只剩下了满眼的恐惧!

那少年空出的缺口被身边的人刹那间补上。

“虎子!”张姓老者双眼中老泪纵横!那是自己最后一个儿子啊!从小生活在自己身边却让他早早的失去了童年,是自己亲手把自己的儿子选入了死士的队伍!

“儿啊!”

这两个字却哽在了嗓子眼里始终没有发出来!将那一股悲痛化作了手中的仇恨,一刀再一次砍翻一人。

沙盗们本就是亡命之徒,被眼前的一幕激起了凶性,数把弯刀,狠狠的穿透了少年的身体,弯刀并没有马上拔出,而是熟练在这少年人身体上一阵扭动。

“嘶啦!”一声,鲜血四溅,黄色的沙土都被染成了黑紫色。

剩余的人个个是呲目欲裂。

“杀!”

不断的有人倒下,却没有人后退!尸体早已堆积如山,原本只剩下十几人的死士护卫队,生生的挡住了数百人的沙盗,杀到这种程度,一直以嗜血著称的沙蝎子都开始有些不安起来!

“妈的!赶紧给老子杀了他们!”

“杀!”

终于十几人的队伍在也没有嘶吼!只剩下了张姓老者横刀站立,依旧死死的挡在妇人和小女孩的身前,没有后退半步!老者的左臂早已不知哪里去了。半边脸更是被削的深可见骨。右眼球更是挂在了脸上,那样子就像是地狱归来的恶鬼一般!

此时数百人的沙盗死死的围着这三人,却没有一个人敢向前一步,他们早已经被眼前的老者吓破了胆子。

老者僵硬的转过头颅,剩下的一只眼睛中闪动着绝望,嗓子眼中只能发出“咕咕咕!”的声音却说出一句话。

那妇人满眼含泪望着眼前的张姓老者,默默的将捂着小女孩的手放了下来,此时却没有了一丝一毫的恐惧,双眼中一抹心死的平静,起身向着眼前的张姓老者深深的一拜!

那小女孩也望着不成人形的张姓老者居然也没有害怕,而是懂事的跪倒在地深深扣了一个头。

“张爷爷!”小脸上的泪水如断了线的珍珠不断地掉落下来!

张姓老者手中的战刀“嚯”的一声轻颤,再一次缓缓的将刀抬起,用剩下的一只眼睛死死的盯着面前的沙盗,刀身不断地滴落着尚未干涸的鲜血。

……

“嗖!嗖!嗖!”

飞矢破空的声音打破了场中诡异的平静!

“啊!啊!”

不断地惨叫应声而起,突如其来的袭击,让沙盗顿时大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