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番外——献给最可爱的人

书名:
蔬果香里是丰年
作者:
棠花落
本章字数:
2198
更新时间:
2022-02-16 20:39:56

两年的时间,大安村的大数据种植基地已经由最初的五百亩,扩大到了两千亩,整个村都成了大数据种植产业园。

基本上所有踏实肯干的村民这两年都收获颇丰,地里的产出超出了他们的预期,虽然平时忙了点,他们都乐在其中,一个个干劲十足。

这半个月来连续阴雨,植物灯全开,各色蔬菜都长势良好,并没有受到天气的影响。

阮晴然却还是不放心,怕菜地被淹,每天都会过来检查排水系统,查看大棚内蔬菜的各项指标。

她把雨衣拉了拉,甩掉身上的水,问正在抄录数据的刘冬林:“现在大棚里的湿度是多少?”

刘冬林回答:“土壤相对湿度90%,空气相对湿度85%。”

阮晴然略松了一口气:“这些数据虽然偏高,但是还适宜黄瓜生长,西红柿那边注意一下,湿度控制在六十左右,小心烂根。”

刘冬林点了一下头,去种西红柿的大棚开启湿度控制系统,他开启之后见纪永思打扮得骚包无比,撑着伞拉着李苒在雨中漫步,他没忍住轻呲了一下牙,这货真是够了!

他跑到阮晴然的身边说:“你看纪永思那狗德性,谈恋爱就谈恋爱,天天整得跟花孔雀开屏一样,生怕别人不知道他跟李苒谈恋爱一样。”

阮晴然轻笑了一声,纪永思和温文山那一架打输之后,除了在她和温文山结婚那天喝多了酒发酒疯外,就再没有过任何出格的举动。

三个月前,纪永思和李苒对外宣布两人正式交往,自那之后,纪永思就把骚包进行到底,天天打扮得跟只开屏的孔雀一样,隔三岔五就给李苒送花,把电视里看到的各种浪漫的事情全做了一遍。

到如今,阮晴然已经见怪不怪了。

她笑着说:“永思一直都是张扬的性子,他在乎李苒,这是好事。”

她说完又问:“你和秀丽最近怎样?”

钱秀丽大学毕业后就回到大安村,到大数据产业园做会计工作,刘冬林最近在追她。

刘冬林嘿嘿一笑,黝黑的脸泛起了红:“她昨天答应跟我处处,我努把力,争取明年能结婚。”

阮晴然有些意外,冲他竖起大拇指:“可以啊!”

两人一直是搭档,平时工作都在一起,有什么事都不会瞒着对方。

刘冬林问她:“你和温工结婚也快两年了,打算什么时候要孩子?”

阮晴然这两年没少被村里的大妈们催生,此时听到他问便斜斜地看了他一眼:“你不去做村里的妇女主任实在是可惜!”

刘冬林也不是生气:“我也想啊,可惜性别不允许。”

阮晴然:“……”

两人说着闲话的时候,温文山和所长一起来了,刘冬林和他们开玩笑:“所长和温工这是来视察我们的工作?”

这两年,大数据种植基地的育苗工作都由研究所来做,翻地等机械化的工作都由温文山所在的农机公司实现,他们配合得十分默契。

所长懒得理刘冬林,问阮晴然:“有兴趣研发适合高海拔、严重缺水等恶劣环境下种菜的方式吗?”

阮晴然回答:“恶劣环境下,大面积户外种植很难实现,就算是大棚种植也很难改变气候的影响,毕竟高海拔地区面临着严寒、缺水等多种不适合植物生长的问题,光靠研发耐寒耐旱的菜苗难度太大。”

“但是如果我们充分利用大数据,再加上植物灯,做成集装箱式的大型种菜模块,用上配比合适的营养土,就能解决植物生长的光照、温度和湿度的问题,可以让植物在最适宜的环境下生长。”

所长的眼前一亮:“还是你们年轻人脑子灵活,这事就交给你了。”

阮晴然有些意外,温文山笑着解释:“我们的大数据种植做得很好,解决了很多蔬菜的生长问题,我就在想我们能不能用大数据种植为边防的战士们种蔬菜。”

他说到这里感叹道:“边防战士们驻守在祖国的边疆,那里大多条件艰苦,气候恶劣,他们一年也难得吃到绿色蔬菜。”

“他们默默守护着祖国的疆土,无私奉献,我想为他们做点什么,我昨天和所长说了我的想法后,他非常支持。”

这事其实之前她和温文山一起讨论过,阮晴然也早早地想过这件事情的可行性,只是之前有一些技术还不太成熟,所以她一直没有跟所长讨论这件事,没料到温文山先去找了所长。

阮晴然虽然这几年在种菜这事上累积了很多的经验,但是在严苛环境下种菜就算有集装箱式设计,也依旧会有不小的难度。

她对所长说:“给我三个月的时间,我一定能实现高原恶劣环境种菜,让边防战士们轻松吃上各种蔬菜。”

所长对她很放心,回所里去写项目申请书去了。

所长走后,阮晴然问温文山:“你怎么突然跟所长提到这件事?”

温文山回答:“我之前曾想去当兵,因为各种原因错过了,今天看到一篇报导,心里有些感触,就想着为这些最可爱的人做些什么,一时没忍住,就跟所长说了。”

“光源方面的事情你来做,机械、电子等仪器设备的事情交给我。”

阮晴然点头:“这事我们之前就沟通过,我其实已经测出了一组光源数据,再实际种植几种蔬菜,只要种植过程中没有大的问题,就可以投入使用了。”

温文山的眼睛亮了:“集装箱要用的机械和电子仪器我也已经做过测算,只要进实验室进行严苛环境实验就可以使用了。”

他说完两人相对一笑。

两人志趣相投,很多事情都能想到一起去。

阮晴然笑着说:“民以食为天,菜是食的最重要组成部分,菜贱伤农会成为历史,边疆战士没蔬菜吃也将会成为历史,我突然就觉得自己是有价值的,我做的事情很有意义!”

温文山拉着她的手说:“我会陪在你的身边,做任何你觉得有意义的事情!”

阮晴然朝他眨眼睛:“我有个秘密想要告诉你。”

温文山有些好奇地问:“什么秘密?”

阮晴然轻附到他的耳边说:“我今天上午去医院做了检查,医生说我怀孕七周了。”

温文山愣了足足有十秒钟,然后咧着嘴笑了起来,一把将阮晴然抱进怀里,开心地大喊:“我做爸爸了!”

阮晴然拉着他说:“别激动,小心脚下的秧苗!”

这片土地不但见证了他们的爱情,还见证了他们的成长,未来会越来越美好。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我和我喜欢的你

年少时,江砺恨沈星繁榆木脑袋。 他表现得那么明显,她都不明白他的心意。 久别重逢,他又恨她揣着明白装糊涂。 总是暗搓搓地撩他,却又不让他靠近。 江砺:我从来不吃回头草。 江冉冉:那你还总用我的号关心沈星繁? *** 沈星繁进建筑事务所的第二年,拿到独立主持的第一个项目。 而她躲了六年的江砺,成了事务所的合伙人。 项目结束那天的庆功宴上,江砺将她堵在墙角,问她: “听说你也喜欢我?” 你是我喜欢的人,我想这份喜欢至死不渝。 《你》谷川俊太郎
已完结,累计39万字 | 最近更新:番外六 天涯共此时

第一章 江砺

书名:
我和我喜欢的你
作者:
雪小朵
本章字数:
1509

南城已入冬,白天有短暂的雨。沈星繁在工地待了一天,将近九点才下班。已经过了下班高峰时间,地铁内依然挤满疲惫的加班族。

她挨在车门旁,让自己酸痛的后背获得一点支撑。新鞋子不合脚,白天忙得顾不上,此时才隐隐从脚踝后方传来火辣辣的痛感。

她拿起手机,慢腾腾地给顾一鸣回了个消息:【我刚下班,马上过去。】

顾一鸣立刻拨了个电话过来,语气很不客气:“沈小姐,两小时都不回我微信,我还以为您死在工地了,正在替您挑棺材呢。”

沈星繁在燕南市一家建筑事务所上班,不是对着CAD做方案,就是奔波在工地,每天下班都累得跟狗一样。

她习惯了顾一鸣的毒舌,淡淡回他:“哦,那你替问问能不能打折,太贵的话,你就拿张草席把我卷巴卷巴埋了吧。”

顾一鸣嗤笑:“放心,爷还不至于省这点儿钱,肯定好好把你安葬了。”

沈星繁还未说话,耳机里便隐隐传来盛从嘉的哭声。

顾一鸣嫌弃地别过头:“盛从嘉你至于吗?那就是条狗,见他吃屎吃得那么香,你难道不该高兴吗?”

他一边安慰旁边的女人,一边抽空对沈星繁说:“你来一趟,帮我把盛从嘉这个嘤嘤怪弄走。她男神被撬了,跑到我这儿来鬼哭狼嚎的,败坏我名节。”

话未说完,沈星繁就在电话里听到盛从嘉的控诉:“我失恋是谁咒的你心里没点数吗?”

随后,电话便换成了盛从嘉讲:“星繁你赶紧过来,我受够顾一鸣了,总在我伤口上撒盐。”

调酒师韩季也凑到电话边:“星繁姐你赶紧来吧,盛姐快把酒吧喝倒闭了。”

“韩季你闭嘴,酒吧我可入股了,有你这么跟二老板说话的吗?”

沈星繁听着电话里的热闹,弯起眼睛说:“我大概半个小时后到。”

“暮色”酒吧。

韩季立在吧台后,一边为盛从嘉调酒,一边默默地计算距离酒吧倒闭还有多久。

今天是礼拜五,平时这个时候,会有不少上班族结束一周的工作,过来喝一杯放松放松,但赶上下雨天,酒吧里便不如寻常热闹。

盛从嘉骂了渣男半天,开始趴在吧台上哼唧哼唧地装哭。

“干打雷不下雨的,你还没演烦呢?”顾一鸣一边玩手机,一边拍拍她的脑袋,“快十点了,赶紧收拾一下回家,省得你哥下班回家看不到你,又要打电话来骂我。”

盛从嘉有气无力地抬了下惺忪的眼睛,噘起小嘴:“我哥出差了,没个十天半月的回不来,你怕他干什么,就一纸老虎。”

顾一鸣见过盛家大哥在法庭上把对方律师怼得满脸通红的样子,不禁觉得盛从嘉对自家兄长有些误解。

盛从嘉还要继续说话,目光突然聚焦在某个地方。

顾一鸣顺着她的目光看去,视线落到不远处的卡座里。

那帮客人是在顾一鸣到酒吧之前来的,大概是有人过生日,桌上放着已经吃得差不多的蛋糕,不时传来一些起哄的声音。

看着那帮客人,顾一鸣用脚指头都能猜到,肯定是盛从嘉的帅哥雷达又启动了。

女人原本惺忪的眼睛陡然变得炯炯有神,手扯住顾一鸣的衣袖:“顾一鸣,顾一鸣……”

顾一鸣拍掉她的爪子:“说话就说话,拉拉扯扯地成何体统。你是不是又瞧上我的客人了?提前说好,我可不帮你要微信,更不可能为了帮你泡帅哥替他们免单。”

盛从嘉正色道:“你说什么呢,我是那样的人吗?”

旁边的韩季代替顾一鸣回答:“不瞒您说,您还真是。”

盛从嘉:“闭嘴!”

韩季知道她脾气,也不生气,微笑着闭上了嘴。

盛从嘉继续对顾一鸣说:“你看那个人,是不是有点眼熟?”

“怎么着,又像你下一任男友?”

顾一鸣往她示意的方向看去。

男人西装革履,正坐在沙发上玩手机,酒吧里光线昏暗,哪怕是以顾一鸣从未被应试教育摧残过的良好视力,也瞧不清他的模样。

恰好头顶旋转灯的灯光在他脸上掠过,顾一鸣这才看清了他的眉眼,还别说,真有一些眼熟。

他瞧了这张棱角分明的脸一会儿,没忍住爆了个粗口。

“操!”

这不是江砺吗?他们的高中同学,江砺。

他们在燕南发展的高中同学很多,本不该这么惊讶,只不过,江砺跟沈星繁之间,存在着一些一言难尽的恩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