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家的小福妻娇又美 8.3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种田经商
作者: 韶幻 主角: 顾滟 裴修年
96.99万字 0.2万次阅读 15.3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462章 愿岁月如新 2022-05-31 15:32:03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96.99
    累计字数
  • 241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462章
简介

末世女顾滟带着异能和空间穿进了自己正在看的书《女配要逆袭》里。 成了对女主爱而不得,最终黑化的权臣的炮灰童养媳。 顾滟咸鱼心理发作,决定离这群深井冰远一点。 为了一纸和离书,她治好了奸臣的伤,帮他斗奇葩亲戚,为了改善他家的生活条件,顺便赚了个盆满钵满。 可后来… 重生的权臣推倒了她,“肯定是我不够卖力,娘子才总想和离。” 顾滟:我不是,我没有,救命啊!

第1章 穿成炮灰

“你舅舅早死了!我白养了你三年,也算对得起你了。你表哥病得这么重,你要是有良心,就该自己去裴家!”

刘氏坐在床边瞪着顾滟,语气恶狠狠的:“你今天要是不给我上轿,我就把你卖到窑子里去,还能多卖几两银子!”

顾滟没出声。

房间狭窄阴暗,身上被子不仅薄还散发着霉味,她冻得只打寒颤,脑袋上的伤也让她一阵阵的眩晕,这一切都在告诉她,这不是在做梦。

几分钟之前,她还窝在末世基地里啃着苹果看小说。

一道剧烈的爆炸声响起,再睁眼,人就到了这里。

“舅母给你打听过,裴家虽然在乡下,可家境还算殷实,就算冲喜不成,也会给你过继个孩子,让你好好过日子。”

刘氏见顾滟一言不发,开始抹着眼泪打起感情牌,“滟儿,你就算再恨我,也可怜可怜你表哥吧,他对你那么好,你难道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他没了吗?”

顾滟总觉得这剧情有些熟悉……

这不就是她正在看的那本小说《女配要逆袭》吗?

要不是原主的名字和她一样,她都不记得这个文中一笔带过的炮灰了。

原身被舅母卖给男二,未来的首辅裴修年冲喜,他没有死但是成了个哑巴。后来被能收集气运的女主治好,男二从此之后对她死心塌地。

而原主就在裴修年恢复之后,气运被女主所夺,掉到河里淹死了。

此时,门外一个头上别着大红花,脸上抹粉画红的婆子不耐烦地催促道:“王家娘子,新娘子还没准备好吗?吉时马上就要到了!”

刘氏彻底失去了耐心,把她从床上拉起来,拿着一身喜服往她身上套,“你就算死也给我到裴家再死,他家儿子要是活不成,你还能捞一个贞节烈女的名声!想死在我家,给我招晦气,没门!”

她嘴里说着最恶毒的话,眼泪却不住地往下掉,说到最后已经成了呜咽。

顾滟被拽得晕头转向,忍无可忍的按住她的手,“我自己来!”

原主的表哥性命垂危,等着钱救命,原主撞了一回墙,但为了表哥还是上了轿。

至于她,她以后肯定不会走剧情,也不想再和他们有什么牵扯,倒不如去裴家,就当还了他们对原主的恩,从此一刀两断。

“就算还了你们这三年对我的恩情!”

刘氏听了,盯着她看了一会,神色坚毅决绝,“你放心,以后我们母子就算是饿死也不会去找你,沾你一点光!”

顾滟心中叹息,点了点头,自己穿好了喜服,就被喜婆架着塞进了轿子里。

“起轿!”

迎亲的队伍立刻敲锣打鼓,鞭炮也噼噼啪啪地响起来,巷子里挤满看热闹的人,熙熙攘攘,倒真有几分像是送女出嫁。

他们快要走出巷子的时候,刘氏从人群中挤了出来,往轿子里扔了一个荷包,砸到了顾滟的脚下。

顾滟捡起来一看,里面是一包银子,明白这是刘氏给她傍身的,算是她的嫁妆了。

她掀开轿帘,只看到了刘氏在巷口一闪而过的单薄背影。

顾滟心里微酸,这个舅母也是面冷心热的人,原主估计也从没有恨过她吧。

从县城到裴家有四十多里路,中间还要坐渡船,顾滟趁着这个功夫一直用异能治疗着自己的身体。

她早就感受到自己的治愈异能,还有随身空间都跟她一起穿过来了,要不然,她还真不敢正面和能收集气运的女主撞上。

这本小说顾滟正看到女主进京,抱住原女主的大腿和太子勾搭上,而裴修年为在朝堂站稳脚跟也正打算迎娶原女主。

凭她多年看小说的经验,后面的剧情一定爱恨交织,一地狗血。

不过这些都跟她没有关系了,她打算等去了裴家,就用异能治好裴修年,然后问他要一封和离书,离这些危险人物都远远的,去过自己的日子。

绕过村口的大树轿子就进了村,歇了一路的乐师们鼓足了劲吹吹打打,迎亲的队伍一下子又热闹起来。

安城村有百户人家,是西平县数一数二的富庶村子,裴家更是大族。

今天裴家娶亲,村里上上下下都在议论。

“那裴小子不是说出气多进气少了吗?这小姑娘要嫁过来,不是进门就守寡?”

“别胡说八道,小心让裴家的人听见了。裴家还指望着裴小子好起来,以后继续读书考功名呢!”

“怕是难咯!”

大人们指指点点神情复杂,孩子们却没有那么多心思,一边追着轿子,一边欢快地叫着:“新娘子来了,新娘子来了。”

没过多久,轿子停了下来,伴着鞭炮的声音,喜娘把顾滟从轿子里搀出来。

裴修年之前去山里砍柴被狼袭击,从山上滚下来,现在还在床上躺着,自然不可能来跟顾滟拜堂,跟她拜堂的是裴修年的妹妹,裴双双。

拜完了堂,她就被人送进了一间房,房里烧着炭,一进去暖融融的。

新郎不能动,盖头也是由裴修年的妹妹挑开的。

顾滟的眼前一亮,房内的情形一览无余。

这是一个不大的老砖房,家具和摆设也很普通,看起来都有些老旧,散发出淡淡的霉味,可见这个家并不富裕。

一个二十七八的妇人正牵着一个小女孩一脸冷淡的看着她,这应该就是裴修年的母亲和妹妹了。

赵氏上下打量了她一眼,十岁的小姑娘生得像花一样娇嫩,冻得瑟瑟发抖,看着可怜。

可看到她头上的伤,赵氏心里难免不舒服,声音冷了几分,“既然嫁过来了,你以后就是裴家的儿媳了,只要你安分守己,裴家就有你一口饭吃!”

顾滟低着头,没有应声。

赵氏也没有生气,觉得顾滟虽然抵触,可到底是嫁过来了,进了门就是一家人,她不好再苛责什么。

她看着顾滟的身后,脸上露出愁苦,“这就是年儿,希望你果真如仙姑说的,是个有福之人,能让年儿早日康复。”

顾滟这才发现裴修年就在身后躺着,瘦削的上半身密密麻麻得缠着很多绷带,脸上也满是淤青,双眼紧闭着,要不是胸口还有微微的起伏,看着和死人无异。

看他这副模样,顾滟很吃惊,她没有想到裴修年居然伤的这么重,虽然手握剧情,但她也不确定裴修年能撑过来。

裴家人这副模样分明就是要她给裴修年顶着门户,他要真死了,到时候想走可就麻烦了。

得先把他的命保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