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王妃她只想失宠 9.5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作者: 一颗大大大草莓 主角: 岳淳 卫中元
30.92万字 2.1万次阅读 422.5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50章 他们才是她的至爱 2021-12-01 00:29:02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30.92
    累计字数
  • 75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50章
简介

(双强+双宠+双洁+真香) 岳氏神医穿越当天,睁眼就是洞房花烛。 卫中元趴在她身上嗷嗷吐血,她顺手救了他小命。 哪想这狗东西指认她是刺客,直接把她打入冷院! 岳家长女被选为太子妃,为谢皇恩浩荡,岳家直接买一送一。 将他家那始终不长个的小女儿送给了病歪歪的九王爷。 一个病鬼,一个小矮子。 ‘绝配’ 哪想,那小矮子摇身一变,成了医济天下的神医。 九王爷风姿温雅,常伴其侧,而且是个柠檬精!

作品荣誉
第1章 血色洞房

大晋,九王府。

疼,剜心刮骨的疼。

岳淳攥紧了两只手,抵御这疼痛。

同时用尽了所有的力量,睁眼。

眼睫颤抖,终于掀开了,凄红入目,还有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

看似温柔,实则内里皆是凶残。

“醒了。”

眼睛的主人说话,低沉淡漠。

岳淳盯着他,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犹如滚水般进入她的脑子。

这不是她。

是大晋礼部侍郎岳向文的二女儿,与她同名。

自八岁起便没有再长高,都城里有名的小矮子。

一个月前,岳家长女岳娥被选为太子妃,岳向文为谢皇恩浩荡,主动的将自家这矮子送给了久病的九王爷卫中元。

不要名分,连婚礼都没有,就只是把她‘送’了。

今日,有两个嬷嬷忽然来了,将岳淳五花大绑,割开了她心口的皮肉,将一个不知名的东西塞了进去。

又给粗鲁的缝合上。

岳淳疼的尖叫不停,临送进轿子之前还在大叫大哭。

岳向文直接狠狠地扇了她一巴掌,岳淳的头撞到了桌角,然后便昏死过去了。

如今看来,那可不只是昏死,是当即就死了。

现如今,她神医岳淳占据了这个身体。

右手中指指根微凉,岳淳一惊,她的天蔻印也跟过来了。

岳氏独有,生来即带。随着开蒙学习,所擅长之领域,器具皆在其中。

“疼吗?”

卫中元的视线落在她额头上,磕的血粼粼的,还糊了一层的胭脂。

岳淳握紧手,想撑着起身,好疼。

将一个矮子送给卫中元,用脚趾头都想得出是怎么回事儿。

传说他久病医不好,为了治病,他寻过好多种法子。

甚至,还煮过小孩子做药引。

他都病成这样了,这不就是想活活气死他!

“你……走开。”

岳淳费力的开口。

随着她醒过来,她就闻着一股异香从她领口的衣服钻出来。

就是埋在她心口皮肉里的东西散发出来的。

尽管她暂时不知是什么,可是岳向文费了那么大的劲儿,必有蹊跷。

卫中元看着这小人儿,从被宫人抬到王府来,再放置在这床上。

期间,她就像死了似得。

这会儿活过来了,倒是眼睛锃亮,且极为坚毅。

她也有一股势必活下去的斗志,只可惜,她投生错了人家。

卫中元轻轻的摇了摇头,甚至,从他的眼睛里都看到了几分怜悯。

他要杀她!

岳淳盯着他眼睛,右手一动,银针落入指间。

他若动手,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王爷,宫里的人都撤了。这矮子,交给属下,您去歇着吧。”

叶肃提剑进来,走至床边,剑也离鞘。

卫中元面白俊美,化妖一般。

一身月白,挺拔而瘦削,出尘。

他没说话,即是同意了。

岳淳握紧了手里的银针,盯着叶肃慢慢出鞘的剑,瞳眸紧缩。

剑刃寒光,直奔岳淳而去。

她迅速的翻身朝着床里滚了一圈儿,躲过一击。

小小的身影,因疼痛而满额的冷汗。

却是异常的灵活,圆圆的眼睛精光汇聚。

叶肃都没想到她居然能躲,看了一眼卫中元,“这矮子,还挺灵活。”

这般一动,心口恍若针刺,而且异香逐渐浓重。

卫中元也闻到了。

面色一变,身体也紧绷起来。

“藤引香。”

说完这句,哪想他就直直的朝着床铺倒了下去。

“王爷!”

叶肃上前,一看卫中元的脸,“属下去取药。”

他快速跑了,这边岳淳一动就想下床。

卫中元猛地一把扣住她的手臂,手背青筋暴起,硬生生将她拖到自己跟前儿。

岳淳捏紧了银针,甚至已抵住他死穴。

盯着他越来越近的脸,他紧绷的像满弦的弓。

“噗!”

一口热血喷到她脸侧颈窝,炙热甜腥。

随后,他的脸就砸在了她颈侧,一口又一口的血简直就是喷出来的。

岳淳眯起眼睛,忍着疼痛深呼吸。

她在计算该不该救他。

若救他,他好转之后大概就会杀她。

可若不救,她也未必能跑的出这九王府。

下一刻,她忍痛用力的将他推起来。

翻身躺着,他的手却始终紧紧地扣住她,黑眸如刀锋般锁住她。

手指搭在他腕间,岳淳一边给他试探脉搏,一边观察他的脸。

眼睑下微微发青,吐出的血极为鲜红。

“你中毒了,起码十年。内脏衰竭,你最多还能活半年。”

脸庞稚嫩,语气却老成利落。

说完,便扯开了他的衣服。

以纤细的指在他锁骨下按压数次,找准了位置,银针出现在手中,精准的扎了下去。

“你尽量放松,我在救你。”

语气平稳,保证每一个字都能让患者平静下来。

屈指在银针上弹了一下,银针颤动,卫中元也果然身体一松。

撤针,又接连沿着他肋下扎了五下。

针眼渗出黑色的血珠。

以食指抹下来,放在鼻子下闻了闻。

这毒……

就在这时,叶肃回来了。

一把将小小的岳淳扯开,扶起卫中元,倒出药丸放入他口中。

“王爷,觉着如何了?”

岳淳被甩到床下,砸的她眼冒金星。

这小身体……实在禁不住这么一摔。

以丝绢掩住口鼻,卫中元的确缓过来了。

“王爷,是岳向文在她身上下了藤引香,故意激你发病。实在歹毒,属下这便解决了她,连夜送回岳向文的房间里。”

叶肃气急。

黑眸紧锁地上的小人儿,她狼狈不堪,眼神儿却极为镇定。

“你懂医?”

“嗯。”

忍着剜心的疼,岳淳也紧紧地盯着卫中元。

他似乎,暂时不想杀她了?

“她意图刺杀本王,将她关到冷院去。岳家送来的下人,清理干净了都赶出去。”

之前所调查的岳家小矮子,与眼前这个完全不一样。

若说调包不可能,但这个小矮子着实诡异。

杀……可暂且缓缓。

叶肃不解,一个矮子有什么不能杀?

“是。”

刺杀他?

岳淳咬紧牙齿,亏他说的出口。

她救了他,仅从此举就看不出来她和岳向文不是一伙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