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宠天下 8.8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权谋天下
作者: 素律 主角: 杜若宁 江潋 宋悯
148.5万字 1.2万次阅读 207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624章 宦宠天下(大结局) 2022-08-13 21:42:04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48.5
    累计字数
  • 325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624章
简介

东厂督公江潋奸诈狠戾,权倾朝野,世人都避他如蛇蝎,唯有定国公府的痴傻小姐杜若宁整日纠缠于他。 江潋忍无可忍,扬言要杀了傻小姐。 不料,那位小姐却将招亲的绣球抛进了他怀里。 人人都以为傻小姐触怒督公必死无疑,不曾想督公大人竟宠着她,护着她,一路将她捧上了权利的巅峰。 在那至高无上的王座之上,他伏在她脚边,眼中有偏执的深情:这天下是你的,你是我的。

作品荣誉
第1章 我是来杀你的

“不,我不走,我死也要和公主死在一起!”

身穿灰蓝内侍服的少年,红着眼睛跪在长宁公主的脚边。

长宁公主身穿大红色云霞织锦凤袍,端坐在凤榻前,由着宫女青云为自己戴上璀璨夺目的赤金凤冠。

这一身妆扮,是尚衣监半年前就为她准备好的嫁衣,如果没有这场宫变,她将在明天穿着这身嫁衣,嫁给那个刚刚杀死了她皇兄,此时正带兵赶来长宁宫的禁军指挥使宋悯。

宋悯是父皇为她千挑万选的驸马,文韬武略,惊才绝艳,是三元及第的状元郎,他们俩的这桩婚事,也被世人誉为是举世无双的天作之合。

可是谁又能想到,就在这大婚前夜,正当她沉醉在即将开始幸福生活的美梦中时,宋悯却勾结信王谋反,利用职位之便将叛军悄无声息地放进来,血洗了皇宫。

父皇母后已经死在信王剑下,太子哥哥也被宋悯杀了,刚满两岁的小皇弟被一把火烧死在寝宫,现在,只剩下她了。

窗外火光冲天,喊杀声哀嚎声不绝于耳,连空气中都弥漫着焦糊味和血腥味。

长宁公主深吸一口气,对跪在地上的少年缓缓道:“江潋,我知你重情重义,但眼下不是任性的时候,还是快快逃命去吧!”

这个叫江潋的少年,是长宁公主前段时间偷溜出宫逛花楼时救回来的。

当时他穿着女装,因为不愿接客被打得奄奄一息,长宁公主出于怜悯将他救下,带回宫后才发现是个男孩。

因怕父皇母后责罚,便让他假扮成太监躲在自己宫里养伤,打算过些时日再找机会将他送出去。

“我不走,我的命是公主救的,我死也要和公主死在一起。”江潋重复道,尚且稚嫩的声音带着一丝决绝。

“这是命令!”长宁公主对他沉下脸,“你曾立誓会一辈子听我的话,做人岂可言而无信?”

江潋僵在那里,小小的身子因纠结而瑟瑟发抖。

“去吧!”长宁公主哄他,“你若有幸逃出生天,记得学好本事为我报仇,也不枉我冒险救你一回。”

江潋死死咬住嘴唇,眼泪还是夺眶而出。

他抬袖子抹掉腮边的泪,跪在地上给长宁公主磕了三个头,起身头也不回地跑走了。

长宁公主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门外,对着镜子照了照自己的仪容,强行命令青云等人不许跟随,独自一人迈步出了寝宫。

刚走出长宁宫的大门,迎面碰上一队兵将,刀剑森森,火把通明,为首一人身穿亮银甲胄,容貌俊美,仪表不凡,正是她未来的夫婿——宋悯。

长宁公主停下脚步,双手在袖中用力交握,不动声色地看着宋悯一步步向她走来。

“阿宁,你要往何处去?”宋悯走到她面前,手中的长剑还滴着血。

长宁公主定定地看着他:“你是来护驾的,还是来杀我的?”

夜风带着血腥气刮过来,大红色的云霞锦随风飘扬,金线绣成的凤凰映着火光,竟似活了一般。

宋悯的眼神现出几分痴迷。

他见过她娇俏可人的样子,恣意张扬的样子,端庄优雅的样子,每一种都让他倾心,让他沉迷,让他朝思暮想。

可是眼下的她,头戴赤金凤冠,身穿织锦凤袍,妆容明艳,姿态从容,在一片兵荒马乱的嘈杂之中,显出一种他从没见过的惊心动魄的美,令人不敢直视。

“阿宁……”他垂下眼帘,声音轻得像一阵风,“我是来杀你的。”

长宁公主的身子微不可察地晃了下,面上却平静无波:“好,杀我之前,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何要谋反?”

“我不想做驸马。”宋悯道。

驸马不能为官,不能纳妾,一旦做了驸马,功名权势尽都与他无关,成亲后,他不仅要交出指挥使的差事,就连夫妻生活都要提前请示。

说白了,他就是公主养在笼中的金丝雀,永远没有机会再飞上青天。

“呵!”长宁公主冷笑,突然跨出一步,与他咫尺相视。

“你若不想做驸马,大可和我明说,我又不是死缠烂打的人,知道你无意与我,自会请父皇解除婚约,可你宁肯谋反也不愿挑明,唯一的原因就是信王许了你更大的好处,这好处超过了我在你心中的份量,所以你今日才会义无反顾地提着剑来杀我,我说得对不对?”

宋悯握剑的手紧了紧,默不作声。

“不说就是默认了。”长宁公主道,“我不想死在你的剑下,你能否让我自行了断?”

宋悯仍然垂着眼帘,默默递出了手中的剑。

长宁公主接过剑,看着剑身腥红的血迹:“这上面是不是有我皇兄的血?”

“是。”宋悯诚实回答。

长宁公主点点头,缓缓将剑刃贴上自己的脖颈,冲他凄然一笑,“你站远些,别溅你身上血。”

宋悯震惊于她的冷静,讪讪地往后退开。

谁知他刚退出一步,长宁公主突然挥剑向他刺了过来。

宋悯大惊,反手夺下身旁护卫的剑,也向她刺过去。

两把闪着寒光的剑同时刺入两人的胸膛,后面的亲兵见状一拥而上,几杆长矛瞬间将长宁公主刺穿。

长宁公主忍着剧痛,咬牙将手中的剑又往前捅去,直到剑身完全将宋悯穿透,只余剑柄在外。

剧烈的疼痛中,宋悯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上了她的当。

她可是上过战场杀过敌的长宁公主,十四岁就曾随军出征边塞,她的授艺恩师杜关山盛赞她为上马安天下,下马能绣花的巾帼红颜。

如此英勇卓绝,一身傲骨的女子,怎么可能乖乖认命,怎么可能自行了断?

“疼吗?这把龙吟剑还是我送你的。”长宁公主笑着问道,唇角血迹给她的笑平添一抹妖冶。

“疼!”宋悯皱着眉,颤颤地伸出手,想摸一摸她的脸。

她左眼眼尾下方长着一颗小小的红色泪痣,是他初见她时最惊艳的记忆。

长宁公主没有给他机会,松开剑柄,身子向后倒仰过去:“宋悯,我做鬼也会拉你一起下地狱的!”

宫墙边的一棵梧桐树上,江潋瘦小的身躯隐在茂密的枝叶间,眼睁睁看着长宁公主像一片飘摇的树叶跌落尘埃,鲜血和大红的锦袍融为一体,丝毫没有破坏她的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