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镇压十万年 8.5
完结 签约作品 都市人生 都市修仙
作者: 勿小悟 主角: 白月 柳文 白小丫
88.85万字 0.2万次阅读 140.2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386章 见证未来 2022-08-07 01:12:03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181.17
    累计字数
  • 465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386章
简介

十年前,他因犯下滔天大祸,被诸神镇压于昆仑幽牢中。 世间传闻,人间一年,幽牢万年! 十年后,他偶然得到失踪女儿的消息,终突破封印,重回都市! 他曾是守望人世的神明,又沦为祸害三界的祸首,如今他重回都市,这暗潮汹涌的世界,将会被他掀起怎样的浪涛?

第1章 上仙归来!

昆仑山上,众仙云集。

一个头发杂乱,满面胡渣,眼神无光的青年男子被玄铁链锁勾着琵琶骨,跪在山巅。

“你们瞧,三界第一又有什么用?还不是连妻女都护不住?最终还落得一个打入幽牢的下场!”

“哼哼,幽牢无灵气,天上一日,人间一年,幽牢万年……仅需十天,咱们的第一仙尊,就得成一个废人咯!”

“白月,可悲,可叹,可笑!”

云端之上,众仙瞧着跪在山巅的白月,窃窃私语。

忽然,一道金光从三十六重天上照下。

“天帝诏曰,洛云仙尊白月,因私怨屠三千六百仙,灭七千二百佛,罪业滔天!按天律,罚白月,永囚幽牢,不得超生!”

“律罚将至,众仙退散!”

轰!

昆仑裂开,白月坠入幽牢!

……

“师父,师父!”

一道沙哑的声音传入白月耳朵,唤醒沉睡中的白月。

白月微微睁眼,看到站在自己面前一个白发苍苍,气质上佳的老者,意识到自己又做了当年被镇压到幽牢的梦,摇摇头,随即对老者温柔笑道:“风儿,你来啦。”

“师父,你又做噩梦了。”白风轻声说着,取出一块手帕,心疼地擦拭着从白月琵琶骨处流出的血。

幽牢十万年了,这血就没止过。

“这么多年了,您还是不能放下吗?”

“怎能放下?”白月长叹,“我一闭眼,就是阿文和小丫的音容,可惜是我无能,没能护住她们。”

“这不是师父的错,是神明们怕您。”白风认真道。

白月笑着摇了摇头,将这些事抛到脑后,对白风问道:“别说我了,你最近怎么样?”

“家中一切都好,子孙们都很争气,族中资产突破了万亿,去年我们涉足芯片产业,准备跟美丽国在这方面干仗……”

白风絮絮念叨着,“对了师父,您的法宝业火莲也找回来了,现在我手上已经有两件了!我厉害吧!”

白风说着,白月笑呵呵地听着,一向如此。

幽牢十万年来,只有白风每隔一万年,会来陪他一次。

但每一次,白风都会老一岁。

“对了师父,您在人间历练时结交的好友岳冲,给您寄了一封信!”

说着,白风想到了什么,立刻从怀里掏出一个信封,交给白月。

“岳冲……他居然还记得我。”

白月想到曾经的好友,温和一笑,取信阅览:

“阿月,我是阿冲,咱们都有十年没见了吧?你的手机停机了,我联系不上你,只能用写信这种老办法了。”

“突然给你写信,是很唐突,不过有一个消息,我必须告诉你。”

“被拐走的小丫,有消息了。”

咔嚓!

看到信纸上最后一行字的瞬间,锁住白月的玄铁锁链瞬间断裂!

他沉寂十万年的内心,终于有了波澜!

“师、师父?”白风一脸震惊地看着白月震断玄铁链,大脑一片空白!

白月起身,走到封禁他的结界前,轻笑道:“风儿,我要出去了。”

砰!!!

白月一拳砸去,幽牢结界破碎,三界震动。

这一瞬间,仙界众仙尽皆惊恐地看向昆仑方向。

“白月……出来了?”

……

江城。

白月落到大街上,看着前方密密麻麻的人群,心情异常复杂。

他本以为自己不会再留恋人间,却未曾想仅仅是一封信,便又让他重新燃起了希望。

当年,他自封记忆,在凡间历练红尘,忽有大妖九头蛇降世,杀死了他妻子,掳走了他女儿。

极度悲痛下,他觉醒了记忆。

为了寻找自己的女儿,以及向那大妖复仇,他不惜与仙界闹翻,屠遍三界,到头来却一无所获。

若不是他心灰意冷,甘愿被缚,以此折磨自己,世上没人能将他打入幽牢。

“阿月,这里!”

就在白月回忆往昔时,一道清朗的声音闯入他耳朵。

白月闻声望去,只见一个穿着白衬衫的寸头男子正冲自己招手。

来者,正是他高中室友,岳冲!

岳冲快步走到白月面前,朝着白月胸口狠狠来了一拳,笑道:“你小子牛啊!十年过去了,我们都变大叔了,你的相貌居然还是一点都没变,还是这么帅!怎么保养的?”

白月见到岳冲,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立刻问道:“阿冲,我女儿在哪里?”

岳冲一滞,随即结巴道:“这、这个嘛……”

看到岳冲表情有异,白月微微皱眉:“你不是说有我女儿消息了?莫非你在骗我?”

岳冲连忙道:“我怎么可能骗你?只不过这件事有些复杂,三言两语讲不清楚,我给你安排好了饭局,咱们边吃边聊。”

白月虽然心急如焚,但也知道这事急不得一时,他微微叹了一口气,向岳冲道歉:“抱歉,我只是……”

“咱都是兄弟,我明白你的心情,别放在心上。”岳冲拍了拍白月的肩膀,随即指了指自己背后的奔驰,“咱们到饭店聊吧。”

白月:“嗯。”

两人寒暄两句后,岳冲便开车带着白月到了江竹饭店。

岳冲站在饭店门前,一脸自豪地对白月炫耀道:“阿月,这可是江城最顶级的饭店之一,人均五千,寻常人可来不了这里。”

白月微微挑眉,问道:“你发达了?”

十年前,自封记忆的他和岳冲一起创业的时候,顿顿泡面,可连馆子都不敢下。

岳冲却是有些支支吾吾,不愿回答这个问题,立刻转移话题道:“咱们进去吧,人家都等急了。”

白月问:“还有谁?”

岳冲推攘着白月:“进去就知道了。”

白月见岳冲搞得神神秘秘的,也不再追问,跟着岳冲走进饭店包间。

可当白月看到包间中穿了一身名贵西装,抽着雪茄的江胜时,整个人当场愣住,诧异地看向岳冲。

此时岳冲满怀歉意的白月低声道:“月,江胜现在是我老板,他有你女儿消息,你忍一下吧。”

听到岳冲的话,白月也不好翻脸,只能拉开椅子坐下。

江胜是江城有名的富二代,同时也是高中时期的校霸,以及白月的情敌,因此经常找白月的麻烦。

虽说觉醒记忆的白月已不在乎当年恩怨,但他对这一向仗势欺人的江胜,依旧没有半点好感。

江胜翘着二郎腿,以上位者姿态打量着白月,笑道:“白月啊,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这落魄样,你说当年小文要是跟了我多好,不然她也不会……”

白月打断道:“我女儿在哪儿?”

岳冲连忙对白月劝道:“月,好好和江总说话吧……大家都是同学,别一来就把气氛弄得这么尴尬。”

被白月打断说话,江胜也不恼,笑道:“你女儿的事不急,咱先吃饭!”

“这江竹饭店可是江城顶级餐厅,白月你一定没吃过吧?今天让你开开眼!对了小岳,去把我的酒拿来。”

岳冲连忙点头哈腰道:“好的江总,我这就去!”

说着,岳冲便立马从座位上起身,出包间取酒,半点不敢停顿。

白月看着曾经意气风发的少年被生活磨平了棱角,心中在感慨的同时,还带着些许愧疚。

当初若不是他中途退出,导致大家创业失败,岳冲今天也不必为了生活而向别人卑躬屈膝了。

‘这次回来,把欠他的,都还了吧。’

白月如是想着。

而江胜在指使岳冲出去后,继续对白月道:“白月,我可以告诉你有关你女儿的消息,但我要你帮我做一件事。”

白月回过神来,看向江胜,道:“说。”

“简单!”

江胜咧嘴一笑,露出满嘴烟熏黄牙:“我要你,帮我打一场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