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魂 9.0
完结 签约作品 历史 穿越历史
作者: 酒徒 主角: 韩青 窦蓉
140.82万字 0.3万次阅读 500.9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481章 长缨问天 2022-11-01 01:23:04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40.82
    累计字数
  • 392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481章
简介

私家侦探韩青救人牺牲,灵魂穿越到宋代热血少年韩青身上。 私家侦探身上的棱角早已被生活磨平,看破红尘。 大宋少年虽然被朝廷当做了弃子,心头却热血难凉。 不知道是因为心理作用,还是灵魂融合时出了问题,每当两种不同的人生理念发生冲突之时,韩青的心脏都难免发痛! 国难当头,是凭借前世智慧独善其身,坐视山河沦陷。 还是再做一回热血少年,韩青面临着一个艰难的选择。

第1章 前尘烟火

哼着一首过气的小曲,私家侦探韩青钻出汽车,走向通往湖心的回廊,笑容比“炸”了十年的地沟油还要肥腻。

湖心的茶亭,是他跟客户约好的碰头地点。

手中U盘里的女方出轨证据,足以让客户在离婚官司中,占据绝对主动,如愿获得孩子的抚养权,并且将夫妻两人的共同财产,分走三分之二以上。

至于,客户乃是“男同”,与女方结婚目的就是为了给其家族传宗接代的事实,韩青“专业”地选择了视而不见。

做私家侦探这行的“规矩”,他懂!

特别是提供“离婚咨询服务”的私家侦探,不该去关心的事情,他绝对不会去关心。

当然,在今晚证据交割结束,并且将尾款结算清楚之后。如果女方能及时找到他,付出男方双倍的价钱,他也不介意为女方提供一次拥有同样分量的“咨询服务”。

生意么,就是讲究个在商言商。

钱么,只要是合法赚来的,就不嫌多。

至于良心,自从韩某人八年前,做保卫干事之时,被领导的司机指着鼻子骂了个狗血喷头那会儿,就已经被冰封。

如今,韩某人是省城有口皆碑的金牌“离婚咨询服务师”,虽然没有律师执照,却人人见了都会尊称一声“韩律”,随便拍几张照片就能赚大几万乃是几十万,岂不是比拿着死工资守大门荣耀得多?

哪怕偶尔午夜梦回,又看到了在军营时那个年少热血的自己。韩青也只会摇摇头,冲着曾经的自己说一声,“土样土森破”!

“折戟沉沙秋水溟,繁花落尽君辞去,青灯怨语一枕清霜,冷如冰……”,有一位妙龄少女,伴着胶片电唱机练声,用的却是一首过气了二十年的老歌。

更远处,有几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在跳广场舞。

柳树下,有个少年,手持长枪,上下挥动,枪樱鲜红如血。少年的眼神,却不停地朝练声的少女身上飘。

一对年青的恋人,忽然停住脚步,相对流泪。

一个孩子,手持气球疯跑。年轻的妈妈追赶不及,指着孩子的背影大声威胁,却毫无威慑力。

……

油炸蚕豆和烤鱼的气味,顺风飘了过来,将气氛破坏殆尽。

这就是生活!

“长坂坡上草木腥,沧江一梦镜花影……”韩青摇摇头,笑着接了一句,快步跨上了通往湖心的廊桥。

歌声严重跑调,腹部脂肪太多,已经影响到了他的呼吸质量。

该做一些有氧运动了,低头看了一眼已经扣不上扣子的西服。韩青在心里提醒自己。随即,眼前又浮现了健身女教练那修长的大腿和凸凹不平的好身材。

然而,下一个瞬间,却有一声凄厉的叫喊,将他幻想出来的香艳画面搅了个粉碎,“救命,救命啊——”

“落水了,有人落水了!”

“自杀,有人自杀了!”

“别胡说,是三个小姑娘,失足掉下去了。这该死的栏杆,早就该修。市政那帮……”

“别抱怨了,快救人,快救人——”

……

呐喊声和议论声接踵而来,此起彼伏。

韩青的目光迅速向有些发暗的湖面扫去,果然看到水面上,有三个正在挣扎的身影。

没等他的大脑来得及权衡利害,身体已经做出了最习惯的反应。脱衣、踢鞋、纵跃、下扎,所有动作一气呵成。

他终究还是一名子弟兵,哪怕已经退伍多年,哪怕身上的棱角早已磨平,哪怕心中热血早已凉透!

身体破开水面,留下一道优雅的白线。

转眼功夫,韩青已经接近了第一名落水者,一只手托住对方腋窝,另外一只手抓住对方本能地朝自己抱过来的手臂,快速返回湖畔浅水区。

将其交给一名陌生的壮汉,韩青再度返回湖心,以同样敏捷的动作,救出了第二个落水者。随即,第三次掉头而回。

第三名落水者,已经濒临昏迷。韩青没费什么力气,就托住了她,将其鼻孔托出了水面。无数人手拉着手下湖,向韩青靠拢,韩青双腿发力,游向湖畔,与伸向自己的手臂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小腿处,忽然传来刀割般的剧痛。浑身的肌肉,瞬间失去了控制,不停地抽搐。

早春的湖水,比冰还凉,渗透皮肤,渗透肌肉,渗透韩青的骨髓。

“该锻炼了……”韩青拼着最后的力气,用肩膀将落水者朝岸边顶去。随即,身体不受控地沉向了湖底。

“谁将浮名牵系……”湖畔,跳广场舞的大妈,练声的少女,遛弯的大爷,耍长枪的少年,还有先前正在准备分手的恋人,全都围拢了过来,用衣服结成绳索,下水救人,忙得忘记了各自的年龄、心中的块垒和脸上的皱纹。

只有落伍了足足四十年的老式胶片机,还在孤独地吟唱,“折戟沉沙秋水溟,繁花落尽君辞去,青灯怨语一枕清霜,冷如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