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7章 落下帷幕(终章)

书名:
鬼手天师
作者:
浪鱼冲树
本章字数:
2068
更新时间:
2022-03-01 20:39:14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民间禁忌杂谈

自从爷爷抱回来一只纸扎童女后,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已完结,累计107万字 | 最近更新:第503章 终了

第1章 纸扎童女

书名:
民间禁忌杂谈
作者:
颜祯
本章字数:
2178

我爷爷是个老变态!

六十好几的人了,也不知道哪儿受了刺激,竟抱回来一个惨白的纸扎童女。

我爸嫌丢人现眼,就把爷爷撵到果棚里独个儿过活去了,并叮嘱我不要和爷爷往来。

我那时已经懂事,虽然没有叛逆情绪,但好奇心却很强。

每当看到爷爷熄灯后点起蜡烛,果棚内的画面让我心里直痒痒。

那晚我的好奇心彻底爆表,趁着爸妈去城里务工还没回来,便悄溜溜来到果棚外。

我秉着呼吸刚把脑袋探向窗户,就看到爷爷跪在地上,魔怔般一个劲儿的磕着头。

在他前面,那只纸扎童女就端端正正坐在土炕上。

纸扎童女被爷爷打扮的非常奇特,脑门上杵着两根冲天辫,一身碎花衣裳,屁股后面还粘着一条毛茸茸的白色尾巴。

我爷爷给纸扎童女磕头?

我倍感疑惑,也不知道爷爷在搞什么鬼,只能秉着呼吸聚精会神的看着。

爷爷磕了好几个响头才站起身,咬破手指踉跄走上前,把鲜血抹在纸扎童女的嘴巴上。

下一秒,也不知是不是我看花了眼,明明被爷爷涂抹上去的鲜血竟消失不见了。

纸扎童女在吸血?

我吃了一惊,见爷爷再次把鲜血抹了上去,我用力揉着眼睛打算看个清楚。

哪儿晓得爷爷刚把鲜血抹上去,硬邦邦的纸扎童女突然转动脖子朝我看来。

“我的妈呀!”

那惊悚的画面吓得我尖叫起来,也顾不得三七二十一,连滚带爬往家里跑。

回到家我连鞋都没脱就跳上炕,用被子把自己蒙的严严实实,精神紧绷地聆听着外面的动静。

许久过后,我爸妈回来的谈话声响起,我这才松了口气,稀里糊涂睡了过去。

第二天我本想把果棚看到的事情告诉我爸妈,可担心我爸知道我去找爷爷而胖揍我,便把这件事藏在心里。

可能是那晚的遭遇,我对本就没有太多亲情的爷爷更加疏远,甚至达到了见到他就绕着走的地步。

小孩子玩心重,不怎么记事,那晚的事情很快就被我忘了个七七八八。

本以为我不和爷爷接触,这种邪乎事儿就不会被我碰到,哪儿晓得在我六年级那年,邪乎事儿却一件接着一件找上门来。

那天放完暑假,我们五个玩的好的小伙伴扔下书包跑到村子附近的垃圾场翻找破烂。

等我们赶到垃圾场才发现已经被几个拾荒的捷足先登,值钱的破烂都被捡走,只剩下一些不值钱的玻璃瓶子塑料桶。

我们眼巴巴看着几个拾荒的满载而归,心里自然不开心,最后胖虎提议,去白杨沟淘宝。

一听那地儿,我们几个全都沉默了。

白杨沟以前是个长满杨树的土沟,最后成了运送城里生活垃圾的场所,里面有很多好东西,也有不少医院的医疗垃圾也会被倾倒在那里。

好多拾破烂的都在那里翻出过皮肤发青腐烂的婴儿尸体,加上那地方是枪毙死刑犯的固定场所,发生的怪事儿多了,敢去拾破烂的人也就少了。

最终我们一合计,本着舍不得媳妇抓不住色狼的精神理念,一致决定立刻前往白杨沟。

走主路需要绕行很长时间,我们为了尽快赶过去,沿着杂草丛生的小路足足走了半个钟头才来到了白杨沟底下。

夜幕即将降临,白杨沟安静的要命。

热风拂过,杵在垃圾上的杨树发出哗啦啦的声音,跟拍手声很像。

特别是一个个垃圾袋随风摇曳,就好像一个个小婴儿正在翻滚爬行,给人一种阴森恐怖的感觉。

实话实说,白杨沟并没有像传言中那么邪乎。

我们找到了不少值钱东西还没碰到一具死婴,最终还是因为天色太晚,加上东西太多,不得不暂时终止这条致富之路,相约明天再来这里发家致富。

来的时候我们轻装上阵,现在东西一箩筐,走小路自然行不通,只能拖拽着战利品爬上了垃圾堆顺着主路往回走。

月色下我们有说有笑,甚至还唱起了歌,就好像胜仗归来的将军一样。

“咦,好香的味儿啊!”

走在最前面的王健突然停了下来,我们也停止了歌声,使劲儿嗅了起来,一股肉香味从前面的分岔路飘来。

这荒郊野外,还是大半夜的,能飘荡出这么浓郁的肉香味儿,让我们都好奇起来,纷纷放下了战利品摸索过去,打算看个究竟。

很快,我们就看到几簇烛光摇曳,等走近后才看到两个穿着蓝色衣服的中年男人坐在一座凉亭里,在他们身前摆着腊牛肉、酱肘子、鸡腿和猪蹄。

这俩男人大口吃肉大口喝酒,馋得我们哈喇子都流了下来。

要知道那会儿乡里人只有等到逢年过节才能吃到肉,平日里肉瘾犯了,也只能唆唆手指感受下肉味。

今天一下子看到这么多肉食,让我们肚子里的馋虫全都兴奋起来。

“呦,哪儿来的几个小娃娃?”

“馋了吧?过来也吃点吧!”

两个男人非常好客,发现了垂涎三尺的我们热情地挥手招呼起来。

我们你看我我看你,即便口水横流,也全都摇头拒绝。

老师和家长一直都教导我们,陌生人的东西不能吃,更别说这里是荒郊野岭了。

可看着男人抓起的酱肘子,我们肚子也纷纷‘咕咕’叫唤起来。

王健可能是馋疯了,第一个就走上前抓起酱肘子啃了起来。

其他小伙伴也相继走过去,我准备拦住他们,可他们一个个目光呆滞,就像着魔了一样。

“吃吧,吃吧!”

“别客气,这些都是给你们准备的!”

在我不知如何是好时,男人举起鸡腿招呼起来。

这一瞬间,我的脑子嗡嗡作响,意识也变得模糊起来,就像是被催眠了,不受控制的朝前走去,迷迷瞪瞪接过男人递来的鸡腿就往嘴里塞。

“别吃!”

猛地,一缕稚嫩的制止声传入耳中。

我动作一滞,人也清醒不少。

下意识朝远处看去,就看到一个小姑娘站在草丛里,冲着我嘟着嘴巴,一个劲儿直摇头。

小姑娘扎着两根冲天辫,一身碎花衣裳,随着她身子的晃动,一根毛茸茸的白色尾巴在身后摆来摆去。

这一瞬间,死去的记忆开始疯狂的攻击起了我。

小姑娘的造型和我爷爷果棚里那个纸扎童女一模一样!

我猛地打了个哆嗦,即将惊呼出来时,小姑娘突然把手指放在嘴唇上,对我摇了摇头,示意我不要出声,又举起另一只手朝我身边指了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