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三章 扶闲番外

书名:
王妃日日想和离
作者:
热宫娘娘
本章字数:
2149
更新时间:
2020-12-16 12:56:45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孤凰

天才少女月宁安,纵横商界,敛财无数,从无败绩,唯独在陆藏锋身上栽了大跟头。她嫁给陆藏锋三年,独守空闺三年,好不容易守得陆大将军凯旋归来,没能夫荣妻贵,却被甩了一纸休书。 赔了财、失了心的月宁安,拿着休书及时止损,潇洒离去,却被人拦了路…… 什么?你是奉旨休妻,休书跟你没有关系? 还有你,堂堂暗皇,想要养成我? 清河崔氏的主母之位,永远为我留着? 可惜,我月家只缺一个赘婿……
已完结,累计301万字 | 最近更新:番外二十

楔子

书名:
孤凰
作者:
阿彩
本章字数:
7970

“陆藏锋!”在大军进城,走到跟前时,月宁安毫无预兆的冲了出来,张开双臂,挡在路中间:“陆大将军!”

男人策马前行,如同一道光,划破虚空的静寂,出现空无一人的大街上,他身后跟着雄兵万千,但此刻他出现在大街上,他就是唯一!

无论是两旁喧闹的百姓,还是他身后杀气腾腾的战士,在男人面前都化为虚影,化为背景。

男人抿着唇,目光坚定,策马前行,强大而自制。孤傲的与身后所有的人拉开距离,他冷漠而骄傲,周遭的一切都入不了男人的眼,也不配入他的眼。

但此时,他的眼中却突然出现一道人影,一道女子的身影……

陆藏锋眼眸微动,看着突然出现在他眼前的女人。

两旁围观的百姓,也睁大眼睛,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破坏了他们眼前美好画面的女人。

马,正要朝月宁安冲去,如无意外,她定会被马撞飞,但就在这时陆藏锋猛地一拉缰绳,生生止住了战马往前踏的马蹄。

“啊……”围观的百姓吓得闭上眼,不敢看。

要死人,要死人了!

这个女人,居然不怕死!

陆藏锋看着离他的马,只有半步距离的女人,眼中闪过一抹赞许,在马蹄即将踏上女人的刹那,陆藏锋拉住了缰绳。

“吁……”马蹄飞扬,半立了起来,月宁安吓得闭上眼,她能感觉到,有一道黑影朝她扑来,可她没有后退半步!

狭路相逢,

勇者胜。这个时候她要退了一步,气势就弱了大半,也先了先机。

她可以示弱,但要她坐在地上,哭天喊地的哀求,她月宁安做不到。

“吁……”陆藏锋身后的将士们反应也快,在陆藏锋扯缰绳,控制住前行的战马后,他们胯下的马也在同一时刻停了下来。

“唰”的一下,所有的战马都停了下来,所有的前行的士兵,都止住了脚步,如同画面定格,如同时间凝固。

这就是有着战神名号,国之利刃之称的陆藏锋,他带出来的兵和他一样,锋芒毕露,又锋芒尽敛!

“天啊!好厉害。”看热闹的百姓,本以为会看到一场血流事件,不想竟是轻易的被陆大将军化解了。

“不愧为是陆将军,太厉害了。”

“他带的兵也厉害,你看看,一个个都不慌不乱的,太强了,难怪能把辽人打得落花流水。”

“我哥这次总算没看走眼,陆藏锋有点意思。”茶楼上,有一个带着面具的男子坐在窗子边,饶有兴致的开口。

他手里拿着一个天青色的茶杯,手腕微动,茶水在杯子里来回打转,却没有洒出半滴。

他嘴里在说陆藏锋,眼神却落在月宁安身上……

月宁安似有所觉,正欲抬头,却听到陆藏锋开口了:“你是谁?”

男人的声音很好听,低沉厚重,让人耳尖不由得一怔,可男人嘴里吐出来的话,却让人打从心底发寒。

你是谁?

月宁安一怔,忘了去看那道视线,她错愕的看着陆藏锋,眼中的终是控制不住的落了下来……

“我是月宁安。”月宁安瞪大眼睛,被泪水洗涤过的双眼明亮异常。

她看着陆藏锋,眼中有震惊、有错愕,还有一丝无法言说的悲伤。

少年相识,夫妻三载,却是相见不相识。

真是可笑,又可悲。

“月宁安?三年前嫁入陆府的月宁安?”陆藏锋端坐在马背上,没有动。

这世间,极少有能让他动容的人与事。

月宁安,自然也不会例外。

“是。”月宁安抹掉脸上的泪,努力露出一抹笑。

她还记得,那个少年将军弯下腰,笨拙的替她抹眼泪,对她说:“月宁安别哭,坏人会笑。”

她,不哭。

“你有何事?”陆藏锋五观冷硬似刀削,与汴京男子的风流肆意、俊美温柔不同,陆藏锋刚硬冷傲,鬓若刀裁,身上有着汴京男儿没有沧桑与硬朗。

这是一个有故事的男人。

“你刚刚休了我。”月宁安举起手中的休书,坦然与之对视。

这个男人,冷硬俊美、强大自信、正气凛然,如同盖世英雄,带着赫赫之功凯旋而归,而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休了她,甚至进城与她见一面都等不及。

“啊?”看热闹的百姓,本以为是哪个女子痴迷陆大将军,冒死冲出来,不想竟是陆大将军的妻子,一个个顿时兴奋了。

“三年前,本将军也没有娶你。”陆藏锋冷硬而强势,并没有因月宁安是女子而心软。

在战场上,只有敌人与同僚,没有男女之分。

“但我嫁进了陆家,这一点你不能否认吧?”虽然早已知道,这个男人心中没有她,但听到他亲口说出来,月宁安的心,还是忍不住揪痛。

她等了十年,盼了十年,他在她心中完美的如同神邸,她将他的点点滴滴镌刻在心上,无数次幻想两人相见的画面,然而……

真正相见,他却亲手打破了她所有的幻想,将她从天堂打入地狱。

这个男人,真狠,偏偏她无法怪他。谁叫,这一切都是她月宁安一厢情愿的……

“所以,本将军给你了休书。”他是无法否认,但并不表示他要接受。

“一封休书,你就要抹杀我三年的付出吗?”她做的一切,就只值一封休书吗?

想用一封休书打发她,转头与苏含烟卿卿我我,陆藏锋是在做梦!

她月宁安从十岁开始,就没做过亏本的生意。

“你付出了什么?”陆藏锋嘲讽的道。

这三年,除了收她每月一封的无聊信件,这个女人做了什么?

“我……”月宁安张口就要说,可想到她与苏家的约定,只得生生将到嘴的话咽下来。

她最恨为人作嫁衣,为了陆藏锋,她连自己最厌恶的事都做了,却不能告诉她,真是可悲。

“我为你守了三年,我替你送走了老夫人,为她守了一年的孝,这些你能否认了吗?”她为陆藏锋跪下来求过人;她为陆藏锋累到吐过血,她为陆藏锋一针一针做衣衫,扎得满手是血,她为陆藏锋做了那么多,那么多,可她不能说……

苏家,苏含烟!

她想让她娘与她爹合葬,想他们一家人死后还能在一起,就不能说,死也不能说。

“不能。”陆藏锋看着月宁安通红的眸子,面露不解。

他觉得,这个女人对他隐瞒了很重要的事,而这些事很有可能,是皇上在他进城前,下暗旨让他休妻的原因。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

一个女人而已,他并不在意。

“我为你守了三年,你一回来就休我,我为你误了花期,毁了名声,你是不是要赔我三年?”月宁安的心一揪一揪的痛,但她还是冷静的与陆藏锋谈判。

她是月宁安,是商人,眼见这桩生意要亏本了,她除了及时止损,自然还要给对手一击。

“要本将军怎么赔?”陆藏锋的眼中闪着寒光,他一瞬不瞬地看着月宁安,如同盯着猎物的猛兽。

这个女人的胆子真不是一般大的,不仅敢直视他,还敢跟他讨价还价。

如若不是皇上要他休妻,陆家有这么一位夫人坐镇,倒也不是什么坏事。

可惜了……

“我因为你误了三年,你赔我三年。三年内,你不许娶妻,不许纳妾,不许订婚,不许与女子谈风月,除非必要,不许与无关的女子接触。”苏含烟已经二十一岁了,三年后就是二十四岁,便是她能等,苏家也不会让她等。

苏含烟想要嫁给陆藏锋?

做梦去吧!

她月宁安即将身陷地狱,所有人都别想干干净净的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