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命相师 9.0
完结 签约作品 奇闻异事 奇门秘术
作者: 蜂蜜柚子 主角: 钟锐 柳眉 叶舒儿
83.57万字 0.9万次阅读 21.6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403章 不算结束的结束 2022-10-08 09:26:03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5
    作品总数
  • 825.2
    累计字数
  • 1229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403章
简介

我是师父捡来的,襁褓里放着我的生辰八字,按照师父教我的《森罗相人经》来看,命犯劫煞、孤辰,命中注定婚姻难就,晚年凄惨,孤苦伶仃,六亲无缘,刑亲克友,孤独终老,并且,二十三岁还有一生死大劫。 幸好,我遇到了师父,师父待我视如己出,传了我师门秘传的山医命相卜五术,我十岁那年,师父用命为了换来了一个逆天改命的机会。 二十三岁之前,到樊城去和一个叫做柳眉的女人结婚,师父死了之后,我来到了樊城......

第1章 我叫钟锐

我叫钟锐,师父说他是在山下的乱葬岗把我捡回来的,那时候,脖子上还有一个银制的长命锁,襁褓中放着一张纸条。

上面只写了我的生辰八字,除此之外,几乎再无他物了。

长命锁上刻着钟锐两个字,师父于是便给我取了这个名字,从那以后,我就跟着师父生活在这座登仙观里。

原本,师父还有心帮我寻下父母,可是,看过了纸条上的生辰八字之后,师父便绝了那个心思。

我出生于壬申年、庚午月、癸亥日、壬子时。

这个八字,在师父传授给我《森罗相人经》中的说法,乃是命犯劫煞、孤辰,天生的天煞孤星命。

婚姻难就,刑亲克友,六亲无缘,兄弟少力,所以,我才会尚在襁褓之中,就被父母抛弃......

好在,师父本身就是出家人,所以这些年来,才能和我相安无事。

登仙观虽然说是一座道观,但是,这里地处深山。

除了偶尔有附近的山民进山采药,偶尔进来讨杯水喝,平时几乎只有我和师父二人。

师父待我视如己出,不但教我读书写字,而且,还将自己的一身本领悉数传给了我。

只是,出于孩童的天性,我对师父教授的医术、占卜、堪舆、符咒、武学实在是提不起兴趣,整日里能摸鱼绝对不肯用功。

一直到我八岁那年,山中来了一家三口。

我记得很清楚,那男人大概三四十岁,带着一副厚厚的金丝眼镜,穿着一身白衬衣,藏青色的西服裤子,脚上的皮鞋铮明瓦亮。

站在他身边的女人长得虽然普通,只是,在左眼的眼睛下方子女宫的位置,有一颗漆黑色的痣。

现在想想的话,这就是典型的克子女之相。

他们抱着一个奄奄一息的小女孩,跟着师父在后院里聊了很久,又是磕头,又是哀求的。

一直折腾了三天三夜,最后,我实在看他们可怜,就跟他们一起去求师父。

我只记得,师父当时的表情十分的复杂,摸着我的脑袋半天不说话,不过,师父最终还是答应了他们什么。

然后,他们就在道观里住了七天,一直到七天之后,他们这才千恩万谢的飘然远去。

那天他们走了之后,师父跟我说,我多了一个没过门的媳妇,名字叫做柳眉。

让我二十三岁之前,一定去樊城柳家提亲,千万不要忘了!

不过,那时候我实在年幼,又长在深山,对于什么是媳妇,实在是没有概念。

只是,从他们走了之后,一向身体很好的师父,居然开始吃药了。

每天早晚都要灌上三大碗的草药,可是,到底喝的什么药,师父却从来都不让我看。

甚至,就连药渣都不许我看,我偷偷的偷看了几次,可是,都被师父发现了,挨了一顿揍之后,就再也没有去多管过这件事了。

只是,想起被父母抱在怀里的柳眉,我第一次向师父问起了自己的父母。

我到现在还记得,师父当时那复杂的眼神,可是,师父终究还是没跟我细说。

只说我学会了师父所有的本领,就可以下山去找他们了。

从那天开始,我似乎找到了新的目标,为了能去找自己的爸爸妈妈,师父教授的那些东西,似乎也不是那么晦涩难懂了。

山中清净,时光冉冉。

等到我十八岁生日那天,我终于将最晦涩难懂的道家秘传导引术练到了小成境界。

我现在还记得,师父那天很高兴,特意把自己藏在门口大松树底下的两坛子酒挖了一坛子出来。

就在那天晚上,师父特意让我跪在大殿中间,朝着大殿之中的三清神像行了礼之后,又拉着我来到偏殿,朝着几十副画像行了三跪九叩的大礼。

然后,把手上的一个青玉扳指传给了我,并且,叮嘱我,从那天开始,我就是道门清微派第三十六代传人。

最后,又塞给了我半本用油纸包着的线装本的《清微玄枢真解》,并且,嘱咐我以后开始每天勤习上面的符咒。

在学会上面的三种符咒之前,绝对不许给人占卜,在导引术大成之前,绝对不许跟人动手,也不许将我持有此书的事情外泄......

说完之后,师父也跪在神像面前嚎啕大哭,哭的就像是个月子里的孩子一样,只说自己对不起师门,不能将师门光大云云。

然后,又拉着我又哭又笑,也不知道到底是为什么。

我虽然有些懵懂,但是,听师父说话的语气,却总觉得师父似乎是在交代后事一样。

那天,师父喝了很多酒,喝多了之后,就在那里跟我絮絮叨叨了很久。

师父跟我说,我的命格虽然极硬,但是,二十三岁的时候有一生死大劫,过则一生平安,不过,万事皆休。

想要度过此劫,要么需要贵人相助,要么就要靠我自己硬抗。

师父帮我算过了,我的贵人就是我那个没过门的媳妇,柳眉!

所以,师父让我二十岁的时候,一定要到柳家提亲,并且,还塞给了我一张他们父女当年签下的婚书。

我那时候只当是师父喝多了,倒是也没多想,把师父背回了房间之后,也就回去看书了。

可是,一直等到第二天日上三竿的时候,师父还是没有起身,我这才发现情况有些不对。

等我推开师父房门的时候,师父已经没有了呼吸......

平生第一次经历生离死别,懵懂无知的我哭了很久,这才发现,师父似乎早就为自己准备好了后事。

半夜里起身,特意给自己换上了一身半旧的道袍,还给我留下了一封信。

师父在心中再三叮嘱我,二十三岁之前,一定要和柳眉行夫妻之礼,如此,才能解我这天煞孤星的命格。

但是,化解之后,我跟师父学习的这一身本领也就烟消云散了,至于师门传承,师父一点都没提。

我这才明白,为什么师父昨夜哭的那么伤心,原来,师父这是准备用师门传承,换我一世平安。

师父说,师徒一场,那是他用自己三十年的寿命,给我换来的造化......

看到这里的时候,我再次泪如雨下,我这才明白,我当年替他们求的到底是什么!

那,是我师父三十年的寿命啊!

师父说,柳眉十年前就该死了,那是他用自己三十年的寿命,再加上柳眉他父亲十五年的寿命,最后才替她挡了那一劫。

也正是因为这样,柳眉的命格开始变得奇特,正好可以化解我这天煞孤星的命格。

并且特意嘱咐我,若是他们悔婚,便要回他当年下的聘礼,到时候,师父自然有手段制衡。

悔恨交加的我,跪在师父的面前,七天七夜水米未进,一直到进山采药的刚子叔发现,这才用一碗米汤救下了我。

等我清醒之后,在刚子叔的帮助下,年少的我才勉强帮师父办完了身后事。

埋葬了师父之后,我总觉得师父的魂灵还在这道观里,每天陪着我在深山里晨晨昏昏。

时间慢慢过去,我的心情也终于慢慢的平复,一边帮师父守灵,一边研习师父留给我的《清微玄枢真解》。

一直到那天,几个身穿黑色西服的年轻人找上门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