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1章 番外2

书名:
给星际大佬当吉祥物
作者:
来碗酸辣粉
本章字数:
2729
更新时间:
2022-04-03 16:24:37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带你去我的王国

看似霸总的年轻人,背后可能只是个为了父辈的担子兢兢业业,相对优秀的普通人。 看似平凡的女实习生,背后却可能有一个王国的秘密…… 这里有种田,有魔法,有幻兽,有惊才绝艳的传奇人物,有波澜起伏的过往,也有星辰大海的征途。 虽然是双穿,但总裁大概率不是男主,而是华生。 男主……还没定要不要。不过相信我,棒棒的帅哥们绝不会少的。
已完结,累计73万字 | 最近更新:第二九八章 结束

第一章 暴雨和女实习生

书名:
带你去我的王国
作者:
葡萄
本章字数:
3024

风卷起东边的白云,速度快得惊人,因而那些白生生的云,被扯得丝丝缕缕,从白马、苍狗、棉花糖迅速变成了漫天的棉絮,又被瞬间吹得无影无踪。

天色也暗沉下来。

西边天际的乌云,渐渐朝天空中央移动过来,很快便盘踞了偌大一片天空,乌沉沉的,只有在向着太阳的地方被镀了层金边,映着后面斜阳浓烈的玫瑰金色,看起来倒也有点别具一格的瑰丽。

然而不管是形象百变的白云,还是别具一格的乌云,在云彩下面匆匆来去的人们都没有几个愿意抬头欣赏的。

高楼大厦挡住了他们的视线。

最多也不过是抬头看看天空,忧虑地说一句:“快下雨了。”

往往就有同行者接话:“嗯,恐怕这雨还小不了……”

……

这个城市极其巨大,里面的芸芸众生整天都忙忙碌碌,确实相比起观赏随时可见的云,还是弄清楚到底会不会下一场大雨更重要……

毕竟在盛夏这个城市向来有一雨成海的传统……

许多人衣冠楚楚,却来去匆匆。

地铁口尤其人流密集,倘若有只眼睛从千米高空看,便宛如一窝搬家的蚂蚁……

雨前,本来蚂蚁也要搬家……

密密麻麻,挨挨蹭蹭,难以维持起码的体面……

黄昕鹤就是这窝蚂蚁大军中极不起眼的一只。

她个子不高不矮,大约在一米六二到一米六五之间,瘦得很,虽然当下以瘦为美,但是瘦得胸都平了,脸色苍白,其实也不是多好看……黄昕鹤长得普普通通,也就是五官端正,勉强可称为清秀。

她的打扮也非常普通,黑色的半长直发扎在脑后,没有任何花俏可言。

蓝白条纹的短袖和短裙正装,不管颜色还是花样都非常朴素内敛,很适合刚进入职场的女学生,自带“我是职场最底层实习生”气场。

绝对不会让同事前辈们看得不顺眼。

黄昕鹤的表情和她的发型衣着容貌一样朴实无华,平淡得没有一丝波澜。

即使地铁站限流,即使豆大的雨点开始噼噼啪啪地打在地上和人们的脸上,使得地铁站门口汹涌的人群不安地起了些动荡波折,即使身边突然冒出兜售雨伞的人都要把十五元一把的伞杵到她脸上来了……黄昕鹤的表情依然平淡得没有一丝波澜。

最终,一个半小时的路程黄昕鹤花了三个小时才回到了学校。

她的学校既不是985,也不是211,在名校云集的这个大都市,平常普通得没多少人会加以关注,也因此,毕业生们无论是考研,还是在找工作上,都没什么市场。

黄昕鹤已经大三了,这个暑假的实习对她非常重要。

如果运气好的话,就可以留下转正,那么大四一年,她就不需要在找工作的路上碰得头破血流,死去活来了。

对于不考研的毕业生来说,这是最舒坦的一条路了。

而考研……黄昕鹤有自知之明,要挤过比高考还竞争激烈的这条独木桥,她实在没有多大信心,也没有兴趣……

还不如早点找个工作算了。

反正她的专业也不是很有前途的,没什么读研的价值。

左右都是混口饭吃,那还是早点把饭吃到嘴里更划算。

黄昕鹤的家庭也是普普通通的小镇居民,经济并不宽裕,不可能一直让孩子读书或啃老。

……

时值暑假,黄昕鹤宿舍里只剩了她和另一个姑娘,那位姑娘也是找了暑期实习,但上班地点和她相距甚远,背道而驰。

她回来得比黄昕鹤还晚,浑身上下都淋成了落汤鸡。嘴里抱怨不停。

她缠着黄昕鹤一起去楼下浴室洗澡。

她们住的宿舍楼是老楼,条件不好,没有独立卫浴。楼道里两个厕所和水房,浴室则只有一楼才有。

素来平易近人的黄昕鹤欣然从之,收拾了洗浴用品就跟着室友去了一楼女浴室,时值暑假,本来宿舍楼里留的人就不多,这会儿外面下着倾盆大雨,在外面的一时也回不来……以至于一向人挤人的一楼浴室里除了她们俩竟然只有两三个女同学。

大四的师姐们都毕业了,剩下本科部也就是她们最年长了。

室友一边在陈旧的花洒下面冲着身体一边感慨:“一转眼竟然就要毕业了……真是不敢想啊!前两年还是青葱鲜嫩的小师妹,一下就成了人老珠黄的豆腐渣了……”

黄昕鹤一直都是淡淡的表情,听到这儿忍不住露出了些微笑意,好像看着一个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孩子一样含笑看着室友:“……这才哪到哪啊……你还小呢!在学校升为大师姐了,到了工作单位可是刚毕业的孩子,从头又开始一次青葱鲜嫩……”

室友奇怪地看了她一眼,感叹说:“昕鹤,你可真乐观啊……也是,你比我还小半岁呢!唉,年轻就是资本啊……岁月不饶人啊……”

黄昕鹤含着笑,继续认真洗澡,她端详着自己瘦削细弱的四肢,不满地皱皱眉:不行啊,还是得练出点肌肉来,这也太瘦弱了,最近忙着找实习,都没精力好好锻炼身体了……

室友的话传入耳朵,她有些好笑:

半岁?年轻?

呵。

但她已经没有兴趣再跟室友继续这个话题了。

……

第二天的日子平淡如昨,唯一就是某些地方水还没退,某些地铁站关闭……黄昕鹤比正常提前半小时起床,洗漱,吃了牛奶和麦片,然后出门。

路边有个煎饼小摊,老板娘三十多岁,年龄不大,手脚麻利,热气腾腾的煎饼一翻,淀粉和鸡蛋烘烤的香味,合着小葱和芝麻,扑鼻而来。

黄昕鹤立刻觉得自己的牛奶麦片早餐太不香了……

可是看到那里面裹的地沟油薄脆和选加的劣质淀粉火腿肠,黄昕鹤叹了口气,打消了买一个的念头。

正好公交车也来了,她转身去挤公交车。

虽然她不紧不慢,跟在奋勇挤公车的人们身后,但也并无悬念地挤了上去。

她常去的地铁站关闭,今天只能依靠公交车了。

公交车的拥挤不下于地铁,但颠簸犹有过之,绝大部分人都没有座位,牢牢抓住上方的扶手,随着车辆的启停转向如浪潮般颠来倒去……沙丁鱼罐头般的密度带来了各种异味:葱蒜、体臭、气体排泄物……时轻时重,而无论怎样都无法避免的摩肩擦踵也让所有人难以保持哪怕一点点起码的体面……

但黄昕鹤依然很淡定,大概是习惯了,她没有像任何讲究些的同龄女孩子一样露出难以忍受的嫌恶或屈辱神情。

平常一个半小时的车程,今天早上没有地铁加持,花了两个小时在路上。

她预估的提前半小时正正好,一点不多,一点不少。

到了公司的时候,还没几个人到。

毕竟,这可是一场造海的大雨啊!

前台的姑娘还一个都没来,行政部的主管梁女士倒是一如既往地一早就到了。

看到黄昕鹤,她满意地朝她点了点头,破天荒给她一个微笑,说:“很好,没有迟到。”

黄昕鹤估计她是不记得她姓什么了,才把称呼跳了过去。

她朝着梁主管笑了笑。

然后听对方接着低声嘟哝抱怨:“说是暴雨,不可抗力,这不也有人能准时到吗?……啧,还是看用不用心啊……”又问她:“你这一路来没有被水淹了的地方?”

“地铁没开。”黄昕鹤的笑容平易又谦逊,放在一个实习生身上很给人好感:“我查了路线,倒了四趟公交车来的……”

梁主管点头:“那你提前多久出门的?”

“半小时吧。”黄昕鹤继续谦逊地微笑着,“结果倒是算得差不多。”

她谦逊的笑容看似腼腆,实际上根本没有什么腼腆羞怯不安的成分在内,只是她微笑时总是习惯性垂下眼帘,用睫毛遮掉目光,看上去就显得羞涩无害了。

梁女士自然也没看出来,她欣慰地看着黄昕鹤:“做事有条理有准备,好,是个做事的人!”

黄昕鹤赧然道谢之后就保持了安静,像个实习生该有的老实本分模样。

接下来一个小时内,同事们也都纷纷陆续到了单位。大家展开了一场对大暴雨的生动描述调侃会,充分展示了他们优秀的语言组织能力:

“啧,我家隔壁小区地势低,真的是拿挖掘机送出来的人……”

“今天早上开车太险了……下桥那会儿幸好我及时刹车,我前面那辆车就冲进了水里,挣扎走了一段,熄火了……”

“没远见了吧,我今天是划的皮划艇……下班需要我开船送的妹子们排队啊……”

“陈老司机,你确定是开船不是开车?”

……

欢声笑语不绝于耳。

直到孟姐姗姗来迟。

孟姐三十多岁,身材微微丰腴,身上的衣服鞋包必须是有点牌子的,香水最喜欢反转巴黎,没事喜欢逛奥莱。

她脸色似惊惶又似兴奋,压低声音给大家转达了一个重大消息:

“听说,秦总夫妻俩出车祸了……车开进水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