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0章 幸福的一家五口(大结局)

书名:
摄政王的末世小农妃
作者:
小辫子
本章字数:
4134
更新时间:
2024-03-08 15:23:21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带崽暴富后,战死的相公回来了

21世纪天才神厨郭喜安因为一场车祸被撞到了古代,成了死了丈夫带着一对拖油瓶双胞胎儿子的小寡妇。 公婆欺辱、妯娌刻薄、缺衣短食......???不好意思,郭喜安表示,这样的剧本我不拿。 拳打恶婆婆,脚踢毒亲戚,我可不做那受气包。 转头对上便宜儿子那满眼崇拜的亮晶晶眼神,郭喜安豪情万丈大手一挥:“乖儿子,没能让你们含着金汤匙出生,定让你们余生都穿着金宝甲出门!” 经商种田发家致富,日子越过越红火,那早就死在战场的短命鬼丈夫却突然冒了出来......
连载中,累计115万字 | 最近更新:第569章 山贼?

第1章 新身份

书名:
带崽暴富后,战死的相公回来了
作者:
疯三癫
本章字数:
2246

怎么会?怎么会就变成这个样子了呢?

郭喜安躺在破草席子上,目光直愣地看着头顶满是破洞的烂瓦屋顶,心如死灰。

她本是21世纪新社会的大好青年,凭借自己的本事闯出了一番成就,眼见着自己的事业越来越顺风顺水,开的饭店也打出了名声,自己更是在最新一届的厨神争霸赛中一举夺冠。

正是功成名就,形势一片大好的时候,一场车祸,再一睁眼,她便穿到了这个史书上从未出现过的古代朝代,大盛王朝的一个偏远村庄和她同名同姓的一个小妇人身上。

“娘,喝点水吧!”

郭喜安眨了眨眼,从自己的思绪中抽身,转过头来。

一个胡乱扎着个小辫,穿着破烂衣裳的小豆丁,颤颤巍巍地捧着一个盛着半碗清水的粗瓷豁口大碗走了过来,正满眼担忧地看着自己。

这是原身的小儿子,双胞胎儿子中的弟弟,小向泽。

原身和她同名同姓,都叫郭喜安,她俩连相貌都一模一样,但原身的年纪却是比她还小上许多,如今才将将二十岁,可比她足足小了十多岁呢。

和她前世孤家寡人不一样的是,原身早早就嫁了人,生了一对双胞胎儿子,如今孩子都四岁了。

见娘亲呆呆地看着自己,也不说话,小向泽眼里担忧更甚,娘亲这一次伤到脑袋后,就一直这副奇奇怪怪的样子,听狗蛋说,隔壁村的一个大爷就是因为摔伤了脑袋,之后就变成了傻子,娘不会也变成傻子了吧?

这样一想,小向泽心里更加慌乱起来,不要!他不要娘亲变成傻子!

眼见着面前的小豆丁眼里蓄满了泪水,瘪着嘴巴要哭不哭的样子,郭喜安心里一慌,她前世本就是孤儿出身,没有家人,更没有和小孩子相处的经验,见这小娃娃就要哭鼻子的样子,难免慌了手脚。

她连忙接过小娃手中的大碗,二话不说灌了一大口清水,却因为喝得太急呛到了气管,连连咳嗽起来。

小向泽见此也顾不得哭了,忙扑上前来举着小手为她拍背顺气,“娘,你没事吧?”

“没,没事!”郭喜安咳顺了气,有气无力地回答。

见这小家伙还是一脸担忧的样子,郭喜安心头一软,或许是这身体和孩子的母子天性,自她醒来见到原身的两个孩子,心里就不由自主地产生一股亲切。

刚刚的那阵咳嗽又震到了头上的伤口,她现在除了头晕眼花,后脑勺处还传来一阵一阵的钝痛。

她努力做出一副没事的样子,放软了声音,柔和道:“娘真没事,只是身上还有些没力气,再歇歇就好了。”

小向泽这才放下心来,接过她手中的破碗,“娘一定是渴坏了,我再去给娘打碗水来。”

说完也不等郭喜安回话,扭过小身子噔噔噔的就朝外跑了出去。

郭喜安没来得及阻止,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小家伙跑了出去。

被人关心挂念的感觉不赖,郭喜安脸上露出些许笑意,因为莫名其妙穿来这陌生世界而带来的烦闷和无措感舒缓了许多。

只是转头又看到四周破败的墙壁和杂乱的摆置,才扬起来的嘴角又耷拉了下去。

这是程家柴房,房屋破败不堪,屋顶的瓦片没几片全的,阳光如同穿过筛子一样透过屋顶星星点点地洒下来,是以整个小屋虽然只在东南角的墙壁上开了一个小破纸窗,里面也不会因为缺少光线而昏暗。

不足十平米的小屋里除了半屋子堆积的柴禾,还有其他乱七八糟的杂物,即使原身已经努力地想收拾得干净,还是灰尘扑鼻,空间也端是逼囧不堪,而这个世界的郭喜安就带着两个孩子住在这种地方。

说起原身,也是个倒霉又可怜的,五年前被娘家以一两银子的价格卖给程家二儿子程家博作媳妇,新婚第二天丈夫就应征入伍前去边关打仗,留她一人独自在程家这个陌生的新家庭生活。

而婆婆刘大花却不是个良善的,原身的丈夫在程家本就不得喜欢和重视,她这个外嫁进来的媳妇就更不会得到程家人的善待了。

原身在程家那是当牛做马,动辄还要受到婆婆的打骂,连自己生下的两个孩子也没有得到程家人的善待。

娘三个在程家过得十分艰辛,但好在原身在边关打仗的丈夫每个月都会寄津贴回来,虽然没有一个子儿是落到原身手里的,但程家那时还会给他们娘三个一顿饱饭吃。

不幸的是,两年前边关传来原身丈夫牺牲的消息,而自那之后,原身和孩子们的日子就更难过了,除了每天干不完的活和受不完的骂,三天两头地不给饭吃也成了常事。

刘大花更把母子三人赶到了柴房居住。

而原身向来是个逆来顺受的性子,受此虐待除了哭便没有了其他办法。

三天前她为了给饿了两日的孩子们找东西吃,到厨房偷拿了一个红薯,却被刘大花当场抓到,当时便被刘大花一个窝心脚踹到胸口,人狠狠摔倒在地上的时候后脑勺撞到灶台,当时人就昏死了过去。

刘大花当然不会给她找大夫,骂骂咧咧地将人拖到柴房由她自生自灭。当然,原身最终没有挺过去,醒来的人变成了自己。

郭喜安魂穿到原身身上是接收了原身的所有记忆的,原身遭遇的那一切就仿佛是自己也亲生经历了一番。

她心里窝着一团火,对原身是既怜又气,可怜她悲苦一生的遭遇,又气她薄志弱行,竟从未想过抗争。

郭喜安原本忿忿了许久,最后终究是化成了一声叹息,原身生在这样封建社会的时代背景下,受整体社会大环境潜移默化的教化,再加上从小便在打击和压迫下生活,又怎么能苛求她拥有不一样的眼界和勇气呢。

郭喜安心内各种思绪繁杂,扰得脑袋更疼了起来。

她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吐出,为自己打起气来,乐观一点想,前世那场车祸惨烈,她本该死去,如今穿越到这个地方,无异于重生,获得了第二次生命,何其珍贵!

即使条件艰难,前途未卜,但人活着总是要好好活不是。

想开了这些,郭喜安总算心情朗阔了许多,也有心思静下心来仔细盘算以后的打算。

也在这时外面传来一声妇人尖厉的叫骂:“好你个小杂种,不去干活跑这偷懒来了,我看你是皮又痒了是不是?”

伴随着瓷器摔碎的刺耳声,小向泽恐惧又带着哭腔的声音也随之传来:“大婶婶,我娘伤着起不来,我给我娘打碗水喝,马上就去干活。”

郭喜安心下一沉,勉强支起身子起来朝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