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肥妻有点辣 9.1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种田经商
作者: 竹枝欢 主角: 安竹 陆寒
131.91万字 0.4万次阅读 0.8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641章 大结局(下) 2022-06-30 07:11:05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4
    作品总数
  • 634.74
    累计字数
  • 1460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641章
简介

28变18,年轻十岁的安竹还没来得高兴,就被她的体重吓到了! 胖就算了,她还是一个冲喜新娘。 冲喜新娘也忍了,还是一家连狗都不敢靠近的瘸腿猎户。 不慌不慌,本姑娘带着随身……农家乐。 咦,瘸腿猎户站起来了,还成了大名鼎鼎的战神将军。 安竹哭唧唧:现在退货还来得及吗? 将军:不退不换。

第1章 恶毒的老妖婆

“陆寒才是你的救命恩人。”

安竹坠楼前,耳边只回荡着这一句话。

泥土的腥味,不断的钻到鼻子里。

安竹猛的睁开眼,漆黑的天空下,一个中年男子拿着一把铁啾,穿着一身灰不溜啾的衣服,像是古代的衣服。

她在哪?

“夫人,我们这么把人活埋了,怎么给安家交待啊?”那个中年男子开口。

“哼,不过是一个庄户人家,拿几十两银子,不就打发了?”妇人不耐的说道,她捶着胸口,泣声道:“只要我儿能醒过来,别说活埋一个人,就是把人杀了,我也不在乎。”

活埋?

安竹这才反应过来,像雨点一样洒落在身上,带着泥土腥味的,真的是土!

他们要把她给活埋了?

安竹努力睁大眼睛,她在心底大骂:恶毒的老妖婆。

“胖丫啊,你也别怪我,只要你能让我儿醒来,我一定给你多多烧纸钱。”老妖婆双手合十,一面催促道:“古春,快点,错过了时辰就不好了。”

“是。”

中年男子加快的动作,安竹明显感觉到压在身上的泥土越来越重。

胖丫是谁?

不行,她不能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死了,安竹迸发出全身的力量,整个人都坐了起来,她来不及奇怪为什么身体重的不像话,她伸手抓着老妖婆的衣服,直接将她往坑里带!

想把她活埋了,先把自已埋了吧。

安竹用尽吃奶的力气,直接就将老妖婆推进坑里了,她仍不解气,抬脚狠狠的踹了她一脚才解气!

下一刻,她看着震惊的中年男子,转身就往屋里跑,身体比脑子反应还快的跑进了一个房间,将门拴住,靠着门,安竹呼哧呼哧的喘大气。

头磕在门上,就像是要炸了,她捂着脑袋,陌生的记忆争先恐后进了她的脑子。

她穿越了,一个同名同姓的可怜丫头,被家里人送来冲喜不说,还冲喜不成功,那新郎在新婚夜直接就没气了,这下可完了,新郎的娘,也就是原主的婆婆,想要活埋她的老妖婆直接就对她动手了。

老妖婆不知道从哪听说,新婚夜,活埋了冲喜的新娘,可以换命!

房间里还贴着喜字,床头的喜烛还没灭呢,可怜的原主,挣扎间撞伤了脑袋,一命呜呼了。

安竹在心底替原主惋惜,下一刻,就为自已的处境担忧了起来,外头,响起了老妖婆的声音。

“胖丫,你给我滚出来!”

“……”

“反了天了,居然连婆婆都敢打!”

“……”

“你赶紧出来,我就不跟你计较了,只要我儿醒来,我给你家五十两银子。”

“……”

“你一条贱命,换五十两银子,你就知足了吧,开门!”

老妖婆命令的说着,门没有动静,她不耐烦的道:“古春,踹门。”

安竹只觉得背靠着的门,岌岌可危不说,中年男子脚踹门的力量,也让她的后背生疼。

不行。

安竹的视线落在了躺在床上,穿着喜服的男子身上!

在门被踹开的一瞬间,她直接跳上床,直接将人当马骑在他身上,双手挣着他的脖子,厉声道:“谁敢过来,我就把他掐死!”

安竹死死的掐着男子的脖子,忘记男子已经死了,否则,老妖婆也不是疯了一样想要她的命了!

“你不许侮辱我儿子!”

老妖婆看着这一幕,赤红着眼睛,她的儿子,连死了还要被女人骑在身上,这是造了多大的孽啊!

老妖婆冲上前,想要将安竹扯下来,可惜,安竹为了好不容易得来的第二次小命,哪肯就这样不明不白的又被活埋了,手上的力度可是掐得死死的,她牢牢的抓住最后这一根救命稻草。

“你下来。”老妖婆撕扯着她的衣服。

“我不。”

安竹目光狠厉的看着老妖婆,厉声道:“你儿子死了跟我没半点关系,只要你放我离开,我就放了你儿子,否则的话,我就让你儿子死不暝目!”

老妖婆双目赤红,厉声诘问:“你敢!”

如果是原主,早就怕的不敢吱声了,可安竹不,她迎着老妖婆的目光,幽冷的眼神,似从地狱里出来一般:“你看我敢不敢。”

安竹就这么掐着男子,与老妖婆对视,在这生死的时候,气势不能输!

“你……”老妖婆气的吐血,可是她拉不动,一旁的古春又碍着身份,不敢上前,她只能退让。

老妖婆深吸了一口气,退了一步:“人死为大,你先下来。”

“你们二对一,我又不傻?”安竹的目光微闪,她目光死死的盯着古春道:“你出去。”

对付老妖婆,她还是有把握的!

“古春,出去。”老妖婆连看都没看,她的声音缓了几分:“你下来,好歹我儿子也是你的夫君,我是你婆婆。”

“呵。”

安竹冷笑着:“刚刚你还想把我活埋了呢!”硬的不行就打算来软的?可惜,她不吃这一套!

想摆婆婆的架子,也得看她认不认!

老妖婆心中一凛,看着安竹那又胖又丑的身子,坐在儿子的身体上,她懊悔的吐血,找谁冲喜,也不找这个死胖子,把她儿子害死了不说,现在连她儿子的‘尸体’也不放过!

“说吧,你要怎么样,才肯从我儿子身上下来。”老妖婆淬毒似的眼睛盯着安竹,恨不得将从她身上剜下肉来。

安竹原本打算要马匹逃走的,可转念一想,原主的记忆里,想要出门可是非常不方便的,要路引,要户籍文书,她人生地不熟的,别一出门,就被官府的人抓了,进了牢房,她一个女子,不死也得脱一层皮。

她眼珠子一转,瞬间就有了主意:“等过了子时,我自然就下来了。”

子时一过,活埋换命的说法可就没有了。

“你……”老妖婆颤抖着手指着她。

“他是我夫君,我坐他身上怎么了,我还没嫌弃他死了呢。”安竹瞪了回去,心里在给这位短命的新郎道歉,她也是为了活命,大不了以后多给她烧点纸钱。

忽然,她心有所感,低下头,她惊的差点摔下床。

那张脸,那双睁开的眼睛如古井一般深邃,四目相对,安竹的双手还紧紧掐着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