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宠小狂妃 9.4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作者: 沙子 主角: 楚北柠 玄鹤
192.56万字 1.4万次阅读 85.3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862章 吃饱就不难过了 2022-11-29 19:25:07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4
    作品总数
  • 442.08
    累计字数
  • 865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862章
简介

现代急诊科医生,网络大V,跆拳道黑带选手楚北柠一朝穿越,就被家暴了。 理由是她有个奸夫。 梁王:奸夫是谁,本王宰了他。 梁王妃:奸夫是谁?妾身也不知道,抓到的话请帮妾身补一刀。 小世子揉着眉心:奸夫不就是父王吗? 梁王…… 梁王卒……

作品荣誉
第1章 奸夫是谁?

好痛!像是被火灼烧一样。

楚北柠硬生生疼醒了。

眼前晃出一张男人的脸,长的极美,凤眸高鼻,五官宛若刀刻棱角分明。

他身穿一袭大红喜袍,却晕染出萧杀之意。手中攥着一根长鞭,鞭梢都浸了血,“无耻贱妇!说!那奸夫是谁?”

这莫名其妙的斥责,让楚北柠有些混乱,头疼得厉害。

楚北柠抱着头闷哼了出来,原来她这是穿越了。

她是一名急诊科医生,下夜班回家忽然被一团神秘光晕卷入。

醒来,就是现在这个陌生的地方。

刚恢复神智,铺天盖地的鞭子却甩了过来。

男人潋滟的凤眸含着怒意正冷冷盯着她,“没有落红也胆敢嫁进我梁王府,你当真是不怕死,说!你这身子给了谁?”

那人挥动着鞭子朝着楚北柠的身上又抽了下来。

我……次奥……

楚北柠登时懵了,抬起手想挡着,可身上已经被鞭子抽得血肉横飞。

她忙躲开,又是被一记鞭子抽在了身上。

一瞬间,楚北柠的脑子像是开了窍,原主铺天盖地的记忆涌了进来。

原主也叫楚北柠,是靖北侯嫡长女,半边脸都布满了丑陋的黑印,是大晋贵族圈里的第一丑女。

靖北侯爷的妻妾们一连生了九个女儿,他死后都没有人继承爵位,候府日渐衰落,连寻常人家都不如。

偏生这位原主喜欢上了大晋朝风华绝代的少年将军王玄鹤。

皇上曾经为了拉拢靖北候,给二人赐婚。

梁王不愿娶这么一个丑蠢不堪的女子,奈何皇命难为,本想新婚走个过场算了,不想她竟然给自己下药?

玄鹤被彻底激怒了。

“如此丑怪也肖想做本王的王妃,不看看你自己配不配?”

“你这残花败柳,当真是让本王恶心!”

“竟敢给本王下药圆房,哼,也得看看你自己有没有命在圆房之后活下去?”

男人一鞭子甩了下去,楚北柠顿时皮开肉绽,吐出一口血来。

铺天盖地的疼痛席卷而来,她抬起头死死盯着眼前已经出离愤怒的清贵男人。

也不晓得原主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刚才男人拷打的时候她没有说出真相。

记忆中只记得去年皇家举行狩猎大会,各家贵族都得参加,她身为靖北侯嫡长女也去了。

她痴迷梁王,大着胆子想找个单独见梁王的机会,不想看到梁王遭人陷害毒发。

她那个时候什么也不顾了,用自己的身子帮了他。

那一夜,男人当真是粗暴至极,加上毒药的药劲儿,她竟是疼晕了过去。

等她醒来后,却被丢在了林子里,衣衫散乱,不成个样子。

而梁王却以为是另一个女人救了他,护着那女子匆匆离开。

她痛苦至极,这事儿不能声张,也只能吃了哑巴亏。

如今原主救了的人,却眼珠子瞎了,认不出自己的救命恩人,倒是将她鞭打而死。

楚北柠忍着锐痛,抬头盯着梁王,大声笑了出来。

当真是笑死,梁王刚刚误杀了自己的救命恩人。

楚北柠不禁替那个傻子不值,就爱了这么个玩意儿?

她现在倒是不想告诉他真相了,这种人还是远离的好。

梁王定定看着瘫坐在面前的女子。

对上楚北柠那双冷冽的眼眸,他不禁倒吸了一口气。

她本来五官长的很好看,只是左脸长了巴掌大的胎记,大半张脸都被毁了。

可唯独这双眼睛,璀璨的像是天边的星辰,让人移不开眼睛。

那一瞬间,梁王竟是看的有些恍惚。

他心头一阵烦闷冷冷道:“死到临头,你倒是还能笑得出来?”

楚北柠扶着桌角咬着牙缓缓站了起来,她冷笑着看着面前眉眼清俊的梁王。

“王爷,你最好放我一条生路。”

“虽然我父亲死了,可是楚家门头挂着靖北侯府的牌子还没摘下来呢!”

“当年皇上和我父亲给咱们定的娃娃亲,被百姓喜闻乐见。”

她清亮的眼眸看着面前的梁王道:“你若是今晚杀了我,你可就落人把柄,父皇也会生气轻看你一些!”

梁王心思一顿,多了几分考量,眼眸缓缓眯了起来,抬高了声音道:“来人!王妃德行有失,将她关到柴房里去!”

楚北柠磨了磨后槽牙,堂堂王妃第一晚就被赶到柴房,这便是羞辱她吧?不过好得今晚不用被打死了。

她身上一点儿力气也没有,被两个应声而来的婆子粗暴的拖了出去。

拖到门口的时候,不想梁王一字一顿道:“且先让你活几天,等过些日子人们淡忘了此事,本王一定要你付出代价!”

已经走到门边的楚北柠听了梁王的话不禁脚下一软,转身冲梁王比了个中指。

梁王眼眸变得深邃了起来,总觉得刚才他的王妃比划那一下,有些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