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辅家的农门小娇妻 9.1
作者: 云末 主角: 顾圆 沈墨
108.24万字 0.6万次阅读 45.9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523章 番外兰蕊 2022-08-05 12:14:40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08.24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523章
简介

顾圆醒来后就穿成了书中炮灰女配,开局就和书中男女主撕逼。 由于知晓自己以后悲惨的命运,一心只想活到大结局的顾圆以雷霆速度和原男主退婚,指了个瘸子要嫁。 结果这瘸子……颜值惊艳,作为颜狗的顾圆乐意至极。 逼着顾圆嫁了个半身不遂的“瘸子丈夫”,重生女宋蔷薇总算是如愿,以为能看到她生活凄惨,开心地顶替她的位置,嫁给将来会成大官的江鸿文。 没想到,没文化的农户女顾圆不但没有成为黄脸婆,还把日子过的红红火火,“瘸子丈夫”居然不瘸了,一飞冲天大展宏图,官位竟比渣男未婚夫还高!一不小心混成首辅。 怎么回事?难道她拿了假剧本?

第1章 拿了恶毒女配剧本

“顾圆,你简直厚颜无耻!”

伴随着一道尖锐的怒骂声,一个巴掌狠狠地打下来,一瞬间,顾圆一阵头晕目眩,险些站不稳。

那道声音还在指责。

“顾家怎么出了你这么个丢人现眼的东西,我若是你,早撞墙自尽了……”

听着耳边的嘈杂的声声音,顾圆懵了好一会儿,才逐渐清醒过来,看着周围全是古代农户打扮的村民,以及脑中源源不断接收的记忆,满眼的不可置信。

她穿书了,穿进了昨晚熬夜看完的那本重生种田文《重生之农门商女是锦鲤》里。

但没穿成女主,而是穿成了和她同名同姓的恶毒无脑小炮灰,顾圆。

卧槽。

她心如死灰。

想到原著里的顾圆不仅被日后功成名就的丈夫江鸿文休弃,成了没脸见人的弃妇,还因为屡次陷害原女主不成,反被女主设计摔进粪坑溺死的结局,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顾圆,你哑巴了?还不快给宋姑娘磕头道歉!”

就在顾圆回顾书里剧情的时候,一个面容清俊、身穿青色长衫,模样颇为斯文的男子开口道。

顾圆看着他,眯了眯眼,把他的形象和角色对上了号。

这人正是原著里,顾圆的丈夫,现在的未婚夫,江鸿文。

江鸿文正愤怒且嫌恶地指着她:“你到处败坏宋姑娘的名声,还如此……不知耻,跪下道歉吧,不然村长也不饶你!”

听着这段熟悉的台词,她知道她这是刚好穿到了女主重生后的时间。

她依稀记得,剧情前景是顾圆因为看见自己的未婚夫和女主宋蔷薇在镇上说话,两人有说有笑,姿态亲密,便妒火烧心,于是一气之下在村子里散播宋蔷薇出入烟花之地,身子不清白的流言。

宋蔷薇便带着村长找上门来要公道,被忍无可忍的江鸿文逼着下跪道歉。

顾圆死不认错,各种污言秽语大骂宋蔷薇勾引江鸿文,彻底惹怒江鸿文,惨遭退婚。

要知道,在极其看中女子名节的古代,一个女子若是被退了婚,有损名声不说,说不定以后都嫁不出去了。

而看过原著的顾圆却知道,这一切都是宋蔷薇设的一个计,为的就是让江鸿文退婚,然后自己堂而皇之的嫁给以后会当大官的江鸿文,跟他去京城享福。

没错,这本书的女主并不是个好人,重生之后甚至算得上心机歹毒,是个披着柔弱外皮的黑莲花。

偏偏因为不走寻常路而大火,在满是柔弱小白花女主的时代里大受追捧,

顾圆也是慕名去拜读。

结果就是被雷了一脸,匆匆扫完,没想到竟穿了进来。

真是造孽!

“江大哥,要不就算了。”

顾圆心中正感慨,忽然听见一道清冷又带着几分柔弱的女声从旁边响起:“顾圆的家人已经受到老天爷惩罚了,一伤一病……更何况清者自清,不必为了我和她纠缠。”

如此身子孱弱却言语冷傲的女子,除了女主宋蔷薇还能有谁。

“宋姑娘,这关乎到你的清白,不能就这么算了。”江鸿文义愤填膺。

“可,江大哥,她可是你的未婚妻……”宋蔷薇欲言又止。

提到这个,江鸿文脸上一阵青一阵白,追悔莫及:“别说了,是我眼瞎,才会与这么一个女人订下婚约!”

说个没完,在这唱双簧呢?

顾圆看着这一唱一和的两人,不慌不忙的将额前的乱发捋到耳后,站直了身子,看了眼身弱柳扶风的宋蔷薇,嗤笑一声:“什么叫受到老天爷惩罚,宋姑娘还真是好大的脸,还能替老天爷做主了!”

顾圆的亲娘赵氏体弱多病,患了肺痨,常年缠绵病榻,却因为太穷请不起大夫,买不起药吃。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赵氏正病重,她爹前两日又因为上山采药结果不小心摔断折了腿。还有个哥哥,在镇上做工,也因为被得罪了人,被主家赶出来了,让原本贫困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顾圆得罪了重生归来的宋蔷薇。

“你……”宋蔷薇一愣,暗暗观察着顾圆的神情,似是疑惑。

当然疑惑,宋蔷薇以为只有自己是重生的,手握剧本,自信得不得了,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顾圆只是个小炮灰,肯定不费吹灰之力就解决了。

然而她万万没想到,还有个穿书的!

顾圆看着她一脸怀疑的表情,面无波澜。

你有金手指,我也有金手指,看谁的金手指最牛逼就完事儿了!

宋蔷薇看了一会儿,实在不出她有什么端倪,无法确定她是不是也和自己一样是重生的,便叹了一声,委屈道:“罢了,我不跟你吵,还是那句话,清者自清,只是顾姑娘三番两次败坏我的名声未免太过分了些,我只是让你道个歉你都这么为难。”

宋蔷薇说着就红了眼眶,这幅柔弱黑心莲的做派将顾圆恶心的不轻。

江鸿文却非常吃这一套。

“顾圆,宋姑娘大度不与你计较,你连道歉都不会吗?”

来看热闹的村民也都纷纷指责起顾圆来,好像巴不得拖顾圆去浸猪笼。

“是,她大度,我小气,眼睁睁看着别的女人明目张胆的勾搭我的未婚夫,亲亲我我,还要给她道歉。”顾圆拔高了声量,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得一清二楚:“那是不是以后我还得给你俩铺好床好让你们舒服办事?”

江鸿文和宋蔷薇二人脸色皆是一变。

“顾圆,你在胡说什么,我和江大哥是清白的!”宋蔷薇又气又羞:“你一个女儿家,怎能、怎能说得出这种话来?”

江鸿文更是直接大手一挥,怒道:“我要退婚,我江家要不起如此不知廉耻的女子!”

“退婚?求之不得!”

顾圆巴不得这个渣男赶紧退婚,一清二白时若不是她和她娘家帮衬,给他凑上京赶考用的盘缠,就他那穷酸样儿,别说进京,就是这破村子都走不出去。

结果他考取功名后,转头就把她休了,在京城里娶了个千金小姐,吃香喝辣。

江鸿文没想到她答应得这么爽快,一时间愣了,竟接不下去话。

顾圆冷笑一声,又一字一句道:“你身为我的未婚夫,不守男德,光天化日之下与宋蔷薇私相授受,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是为不忠。身为晚辈,你言语恶毒论长辈是非,是为不孝!”

“如此不忠不孝之人,不配做我顾家的姑爷,要退婚也是我来退。”

她可不想和这两人纠缠,以免最后落得惨死的下场,趁现在退婚正好。

见事情闹的不可开交,之前看热闹的村民也忍不住窃窃私语了起来,不敢置信的看着顾圆。

青山村谁不知道她对江鸿文情根深种,死乞白赖追着江鸿文,现在居然要主动退婚,简直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顾圆,你简直!简直强词夺理!”江鸿文脸色十分难看。

他被一个女人主动退婚,还被骂不忠不孝,传出去他还怎么考取功名。再说,他家境贫寒,好不容易有个不要彩礼倒贴上来的老婆,就这么不要了,以后想再找,就要花不少银子了。

想到此,江鸿文深吸一口气,压制心中的怒气,想给自己找一个台阶下:“你现在给宋姑娘道个歉,之前的事情可以一笔勾销,我既往不咎。”

“你既往不咎?”顾圆好笑道:“你既往不咎,好啊,但我可不会既往不咎!”

“你好好问问你的宋姑娘,她是不是醉香楼的头牌?那儿是不是烟花之地,我有没有说错?”

“……”江鸿文说不出话来。

宋蔷薇确实是醉香楼的头牌。

顾圆继续道:“倒是你巴巴的跑来逼着我下跪道歉,还把我推倒差点撞死,请问你是他的什么人?

“姘头?!”

她的话让江鸿文顿时有些心虚,因为她所言非虚,他咬牙切齿道:“你、你别血口喷人!退婚,我和你立马退婚!”

眼看着这事儿没法善了,村长终于忍不住开口劝道:“圆丫头,你就道个歉吧,长辈又不在,女儿家退婚不好听,以后你还能嫁人吗。更何况江秀才是村里唯一的读书人,以后会有大出息的。”

“村长,你别劝了,这种不忠不孝之人,我不退婚,留着过年吗?!”顾圆态度强硬。

说罢,她又举起四根手指,决然道:“我顾圆今日在此发誓,此生绝不嫁江鸿文!”

“胡闹!不嫁江秀才那你要嫁谁?总不能当老姑娘吧?!”顾家大伯气的手中的拐杖抖了抖,他们顾家怎么就出了如此不着调的闺女。

顾圆正要答话,眼角余光无意间瞥见人群中,一个衣衫褴褛,拄着拐杖,面容却十分清隽的男人。

男子虽然穿着一身粗布衣裳,却掩盖不住他非凡的气质。

她的心思倏地一转,勾唇道:“我嫁他!”

被顾圆指到的男子,有些错愕的抬起来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