姝谋 9.1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权谋天下
作者: 安绵绵 主角: 苏绾宁 君逸
162.98万字 5.8万次阅读 141.8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546章 番外九:春日融融 2022-07-13 15:36:04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3
    作品总数
  • 292.66
    累计字数
  • 671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546章
简介

一朝重生,醒来在敌人府上,苏绾宁没有逃,将计就计反手就坑了他们一把。   京城哗然:原来策王还有这种爱好。    嫡亲的妹妹三番两次害她,装小白花,谁又不会?   既然你想入恒王府,姐姐帮你一把,不过,走侍妾专用的小门吧。   这一世,绾宁冷眼看着那些伤害过她的人蹦跶,打脸绝不过夜,反击绝不手软。   但是,老跟着一个又直又奶的逸王殿下是怎么回事。   动不动就撒娇,这谁受得了。   “绾绾,我不管,你亲我了,要负责。”

作品荣誉
第1章 重生

“滴……滴……滴……”

苏绾宁听到滴滴哒哒的水声,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金丝楠木雕花床,青纱帐,琉璃瓦,还有那面记忆里无比熟悉的春江白雁屏风。

一旁摆着一个养鱼的小缸,滴滴哒哒的水声就是那里传出来的。

待看清楚这里是哪里的时候,苏绾宁腾的一下,从床上坐起来。

头一阵阵的发晕。

她怎么会在这里?

策王府的怡音别院。

是当今二皇子君策私人的院子,隔壁就是他的书房。

平时,他不歇息在各位侍妾处的时候,都是在这里落榻。

这个地方,平时就连君策的侧妃,也不会留宿。

苏绾宁脑子里乱糟糟的。

她定了定神,抬起手看自己身上,穿的是年少时最喜欢的云锦纱,这种料子,出嫁之后她再没有穿过。

苏绾宁愣了一下,从床上下来。

脚上还穿着鞋,很明显上床没有脱。

她循着记忆,走到屋子里的镜子前,看着镜子里十五六岁的自己,脑袋里嗡嗡作响。

她重生了。

重生到了十六岁这一年。

这一天,是她这十六年来第一次参加宴会:策王府的赏花宴。

上一世的这天,她被人打晕送到了怡音别院,遇到了醉酒归来的策王。

策王以为是府中的姬妾,稀里糊涂两人便发生了关系。

京城多少女子说她为了攀龙附凤,堂堂嫡女,居然干出爬床的事,不知廉耻。

只有她知道,她是被陷害的,莫名其妙就被推到了这一步。

流言如洪水猛兽,将她吞噬,她有口难辩,万念俱灰。

但是,这个时候,这件事的另一个主人君策站了出来。

当着全京城的百姓说:这件事,他也有责任,而且他对她一见钟情,希望以正妃之礼迎娶她。

全城哗然,无不夸赞策王殿下是有责任有担当的十全好夫婿。

欣赏策王的同时,爬床的她更为人不齿,但是君策处处护着她。

她还记得,自己感动的不得了,从那之后,一心一意全都为了他。

为了他学习和各府的小姐夫人打交道,为了他学会了尔虞我诈,帮他做事,助他登上皇位。

但是最后,君策在登上皇位之后,国公府被满门抄斩,而她和肚子里六个月的孩子,被活生生的烧死在未央宫,一尸两命。

那把火放下来之前,她问君策:

“我们之间,只有利用吗?可有过……哪怕一丝一毫的情谊?”

他冷冷的回答:“没有,你不配。若不是你背后有国公府。你连朕一个最低贱的侍妾都不如……”

想到这里,苏绾宁捂住胸口,她的心口一阵钝痛。

这就是自己一心一意爱着的人,这就是自己全心全意辅佐的人。

搭上了自己的命,搭上了孩子的命,搭上了整个国公府的命。

他都不曾有半分皱眉。

也对,本来从一开始,就是算计。

从一开始,就是阴谋。

只怪她识人不清,但是,想起来心依旧痛啊。

苏绾宁闭眼,一行清泪从她眼角落下来,抬手擦掉。

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一切都还未发生,这一次,她绝不要再重蹈覆辙。

苏绾宁冷静下来,把自己的现状,在脑子里过了一遍。

她现在十六岁,待字闺中。

之前十六年,她都被作为苏家的嫡大小姐,一直被苏夫人吴氏关在府里,从不允许她出门社交。

这一回出席宴会,是因为半月前,四皇子恒王殿下亲口向陛下求旨,要求娶她为侧妃,吴氏这才不得不带她出来露脸。

恒王对外的理由,是见过她一面,一见钟情,对她念念不忘,愿请为侧妃。

但是现在苏绾宁知道,恒王不过是知道那个她不是苏家女儿的秘密。

而因为恒王做得太急切,被二皇子策王发现了端倪,细查之下也查到了她的身份,所以策王费尽心机要抢她。

准确来说,今日这场赏花宴,就是为她而设。

要她误闯这怡音别院,设计和他有肌肤之亲,非嫁他不可。

有了这一层关系,再加上后面深情款款的表白,她被感动,一心要嫁给策王,那恒王就算再有通天的本事,也不能在这种情况下抢回她。

捋清了现状,苏绾宁第一时间就想逃。

只是,心中熊熊火焰燃烧。

她不愿意放过任何让他们付出代价的机会。

苏绾宁忍痛在心中回想了一遍前世这一日,这件事情发生的细节。

确认自己有时间可以做点什么,有机会让她准备点别的。

她停下了脚步。

那么完美的局,失去实在太可惜了。

苏绾宁看向香炉,从一起床她就闻到香炉里的香不对。

前世,在王府多年,替策王做了这么多的事,这些后宅的腌臜,她也了解了个遍,这会,只一闻就知道,这香有多恐怖。

君策为了得到她,也真是煞费苦心。

连他自己都能算计进去,这样的人够狠也够卑鄙。

苏绾宁在屋子的柜子里小心翻找着。

她记得,苏雨澜说到这件事的时候提到过,在找人把她送过来之后,其实证据全都在这间屋子里。

但是因为这是策王的别院,没有一个人敢翻。

用一个眼见为实,坐实了她不要脸的罪名。

“在这。”

苏绾宁喜极,她找到了一包特制的香囊,闻了闻,一下清醒了过来。

只有这两样,足够。

依照记忆中发生的事情,君策没有这么快回来,足够她准备。

今天,她不仅不要重蹈覆辙,还要狠狠的反击回去。

苏绾宁悄悄打开门,今日晴空万里,此时还没到午时,阳光落满院子,有清风吹来,让她再清醒了几分。

别院周围被清场过,根本没有人。

策王和苏雨澜合谋害她,原本守卫森严的别院,此时一个人都没有。

她走到院子外,在不远处的假山后面耐心的等着。

果然没多久,就看到了一个眼熟的婆子过来。

是苏雨澜的奶娘,苏雨澜派过来确认,且要点燃炉子里另外一道香的人。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他们每一个环节都不能出错。

苏绾宁看到她,慢悠悠地从假山后面走出来。

那奶娘看到她出来,整个人都傻了。

大小姐此时不是应该在院中房内吗?

怎么会在假山外?

发生了什么?

这是什么情况?

此时她走又走不得,留也留不得,支支吾吾的叫了一声:“大小姐。”

苏绾宁笑意盈盈:“嗯,是四妹妹叫你来的对吧?

她让我在这里等你,让你带我去一个地方,不知道是去哪里?”

奶娘想当然的就想到了院内,直接指着院子内道:

“哦,对对对,是。大小姐请跟我来。”

奶娘生怕坏了苏雨澜的事,也不敢多话。

原本带苏绾宁进院子这件事,不是安排她做的,她只是来点香的。

但是现在换成她做,大小姐已经看见她,后面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有麻烦。

只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她这个时候也只得硬着头皮上了。

从前,这位大小姐不出门话也少,她都看不上眼,但是今天,她总觉得大小姐有点怪怪的。

不过奶娘自己心里有鬼,怕得很,心里疑惑也不敢问,只想着等回去后一定要告诉苏雨澜。

她不知道,苏绾宁知道她会来,就等着她呢。

走到院子门口,奶娘停了下来,向后看了一眼,见绾宁乖乖跟着,心下稍安。

又领着绾宁进了屋子。

在绾宁进屋的时候,自己默默的来到香炉旁点香:

“大小姐且等一等,四小姐马上就来。”

“好的。”

“哎哟,我怎么这么晕……”

奶娘好好的应着,突然捂住额头,身体站不稳,看绾宁也眼睛发花。

“大小姐你……”

绾宁蹲下来,手中握着她刚刚找到的香囊,那是给君策准备的,所以她可以在这炉子的香里保持清明。

“奶娘,闭上眼睛,好好睡吧,妹妹说,你来了,就不要回去了。”

“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