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瞳术师 9.7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作者: 喵喵大人 主角: 云筝 容烁
187.3万字 68.2万次阅读 1262.2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899章 编排你爹 2022-10-06 22:36:07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87.3
    累计字数
  • 438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899章
简介

《王牌对王牌》推荐! 云筝,是华国隐世族地的天才瞳术师以及玄术师! 一朝穿越,成了世人唾弃的废材! 废材?翻手覆云间算尽天下事,一双妖异赤红色异瞳驭万兽! 可偏偏算不了,看不穿那个尊贵雅致,风光月霁般的帝尊。 云筝不解地问:“你图什么?” 傲娇帝尊别扭地转过头,喃喃自语道:“不过只图你一个罢了……”

作品荣誉
第1章 异世重生

天下三千,我为主宰!

——云筝

云樉大陆,如焰之森。

“啊——”

漆黑的夜中,突然一道尖细凄厉的女声划破寂静,惊醒了林中的灵兽,百鸟扑翅惊飞。

“云筝,要怪就怪你的命不好!”

“来人,将她扔下悬崖,让她试一下无助坠落的滋味!”

借着昏昏暗光,隐隐可见一个白衣女子手持荆棘利鞭,沿着鞭子的纹路,一滴一滴的鲜血滑落,掉进泥土中。

而白衣女子的身后站了数十个暗卫,衬得她犹如众星拱月般的存在。

方才那一惨叫声便是趴在地上苦苦挣扎的少女发出,少女一身血衣,血污与泥土沾染了她的脸部。

血衣被荆棘利鞭抽打得不成样,裸露的肌肤无一不血肉外翻,格外的触目惊心。

这时,有两个暗卫听从吩咐,将她一脚踹落悬崖——

“苏……”少女没说完的话被罡风淹没。

白衣女子见此,脸上的狰狞笑意掩饰不住,云筝这废物终于在她眼皮底下死了!

这碍眼的贱人一除,她心头就舒畅了许多。

“哈哈哈……”

女子疯狂的笑声在悬崖边经久不散。

翌日_

云筝努力地睁开疲惫的眼皮子,一丝微光落入她的眼中,她勉强将眼前的景象看清。

这似乎是在悬崖底的一条溪水,而她此刻的下半身被浸泡在水中,上半身趴在岸边。

怪不得方才昏迷时隐隐约约听到了‘淅沥淅沥’的水声!

还没等她疑惑,头就一阵剧烈震痛,她痛得嘤咛了一声,突然,大量的画面片段在她的脑海一一闪过。

云樉大陆,大楚国,云王府废物嫡女云筝,前几日遭受未婚夫退婚而闷闷不乐,好闺蜜苏容以‘让原主散散心’为由,将原主约来这荒芜之森中……

这一赴约,却是送了命!

背后偷袭,残忍凌虐,恶言嘲讽,踹下悬崖!

这一桩桩一件件,犹如血海深仇。

这个世界,强者为尊,整个大陆的人都能修炼灵力,唯有原主比较‘清奇’,是个不能修炼的废物。

偏偏原主拥有一副倾国倾城之姿,据说与她失踪的娘亲有七分相似。

云王府,是大楚国的异姓王府,十多年前,辉煌极盛,如今却落得个凋零式微的状态。

若不是还有云老王爷苦苦支撑,恐怕云王府在大楚国都毫无一席之地,任人践踏。

现在云王府的子孙辈,唯有原主与她姑姑云妙。

云妙因为中毒昏睡不起已经七年了,原本云妙的一桩婚事也被退了!

姑侄两人连续被退婚,云王府的脸面都抬不起来了。

“苏容!”

云筝双眼微眯,身上的伤口辣痛,让她似乎经历了昨夜一幕幕惨烈凌虐,苏容那副得意狠毒的表情刻在了她脑海中,挥之不去。

原主的悲痛与啼血仇恨,让她感同身受!

“既然我接替了你的身体,我就会好好帮你照顾家人,以及——将那些负你之人,一一收拾干净!”

正当她准备站起来时,突然身后传来一道细微的‘滴答’声,她警惕地回首看去。

远处隐隐约约有个人影,还没看清人,就被一团浓郁的紫微星光笼罩了。

“紫微大气运命盘!”云筝颇有些惊讶。

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古书中描绘的紫微大气运命盘。

在前世,她拥有一双能看透别人命盘的玄瞳,没想到重生在这个也叫云筝的身上也有。

不过按照这原主的记忆中,她的玄瞳并没有觉醒。

云筝对此还是有点好奇的,自然想凑近研究一下拥有这命盘的人到底如何厉害,她艰难地站了起来,溪水过膝,她一步步坚定且缓慢地走过去。

这位前古未有的紫微大气运命盘之人,拥有此命盘的人无一不是各领域的顶尖人物,深受天道的爱戴。

还是挺让她好奇的。

不一会儿,她就走到了距离那散发着紫微光芒还有十米的位置,浓郁的紫微光让她差点睁不开双眼。

突然,一股强大的力量将她吸了过去。

她的手腕就被一只冰冷的大手钳住,力量之大差点碾碎她的骨头。

“你是谁?”一道裹挟着凉薄的低沉嗓音响起,让人毛骨悚然。

云筝:!

浓郁的紫微光将他笼罩着,她完全看不清他的容貌,但是仅凭声音就可以脑补出一个美男的模样了。

前世的她,可以随意关闭玄瞳,可是如今任由她怎么眨巴眼都没用!

感受到男人越来越浓重的杀意,她才发现自己大意了,现如今唯有——装!

她以一副瞎子的模样抬头张望,言语带了点欣喜:“二蛋夫君,是你吗?”

“现在是黑夜吗?为什么我看不见你?”

“二蛋你都不知道,那些散修土匪简直不是人,他们欺负我一个毫无灵力的弱女子,还将我推下悬崖!”

云筝一口气说了好多话,最后开始抽泣着,肩膀一抽一抽的。

可是眼泪却怎么挤不出来,她只好低着头委屈巴巴地抽噎着。

男子听到‘二蛋’两字时,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下,再听到她接下来的话,他满头黑线。

若不是此女子毫无灵力,又浑身是伤,估计他睁开眼的第一瞬就将她的头给扭断了。

“你当真看不见?”言语之中的危险气息乍泄。

云筝闻言,脏污的小脸瞬间花容失色,双眼目光呆滞,她猛地想挣扎容烁握着她的手。

“你…你不是二蛋!你是谁?”

云筝说完后,突然眼睛一刺,紫微光散去,她隐隐约约看到了一个人影。

逐渐能看清了……

男子墨发三千披在肩上,姿容清冷,身姿挺拔,如芝兰玉树,光风霁月,说不出来的尊贵雅致,泛红的薄唇微抿着,一双深邃眸子神秘又带着惊人的危险。

清冷又禁欲,说不出来的诱人。

他未露半分春色,却使周围一切黯淡无光。

云筝凤眸飞快地闪过一丝惊艳之色,却被男子捕捉到了。

容烁微怒,竟敢戏弄于他,他一把掐住云筝的脖子,用力。

云筝:“……”玄瞳早不恢复晚不恢复,偏偏在他戒备心最低的时候恢复,这不妥妥地拉仇恨值吗?

云筝拼命挣扎,可是以她毫无灵力的身子如何能挣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