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家的农医宠妃 8.8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种田经商
作者: 凤鎏香 主角: 容紫陌 倾无隅 倾无涯
130.33万字 0.2万次阅读 51.9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244章 大结局(二) 2022-04-03 10:11:13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3
    作品总数
  • 581.7
    累计字数
  • 1023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244章
简介

容紫陌是在男人的婚床上醒来的。 嫁的男人是个猎户,带两个拖油瓶,家贫落魄克妻,一连死四个老婆。 “这个姿势不对,换个姿势……” “轻一点,轻一点,不要停……” “姿势终于对了,我家小宁儿终于睡了!” “按了一夜,阿郎的头终于不疼了。” 容紫陌终于要喘口气的时候,某男扑上来,“娘子,还有我……” 替夫养娃三年,见不得光的毒舌男人变成了权震天下的摄政王。 得容家嫡女得天下,谣言还是命数? 男人回来是为了天下还是为了她?

第1章 洞房花烛

无倾王朝,城郊城外,天,碧水的蓝,却也无比寒冷。

城郊寒冰湖上,一个蓝色的影子缓缓地向下沉去,明明是快要溺毙的人,可他的姿态,却如於九天云上翩跹闲渡一般,美好得让人不忍心下手。

湖水之上,一名带着斗笠的黑衣人望着河中的男人,一双眼睛森冷贪婪。

“传闻逍遥王是无倾王朝最美丽的男子,今日一瞧果真是名不宣传,可惜了可惜了!”那黑衣人沉声说道,“要不然咱们哥几个先享受一下,反正都要死了!”

“你疯了吗?这可是太后要处死的人!”另外一人沉声喊道,“一个男人美成这样,只能是祸患!”

“听说皇上都被他迷惑……”第三个黑衣人低声说道,“不顾伦常……”

“都想死是不是?”第四个黑人冰冷地开口,“赶紧的,把石头丢下去!”

第一个黑衣人无奈,只能将绑在男人身上的石头丢下去。

噗通一声,蓝色的身影慢慢地下沉不见。

湖边不远处驶来几匹快马,从马背上跃下一人来,金色龙袍,身为威严,正是刚刚杀兄夺位成功,登基为帝的永安皇帝倾无涯。

倾无涯上前,一脚将其中一位黑衣人踹了下去。

“皇上,这是太后的吩咐!”其他黑衣人跪在了地上。

倾无涯眸色一暗,拔出剑来,丝毫没有留情面,剁了这三人的脑袋。

眼看着那蓝色的身影消失不见,倾无涯就要跳进那寒冰湖中,立刻被身边一位大人拦住,“皇上,您千金贵体,使不得啊……”

侍卫的话还没有说完,新皇已经跳进了寒冰湖中。

一个时辰之后,上千名侍卫将海冰湖摸了个遍,但是都没有寻到要找的人。

“皇上,连尸体都没有!”侍卫前来禀报。

浑身湿透,披着棉被的倾无涯望着那湖面,眸色说不出的幽暗。

“皇上,前太子与公主被人从宫里劫走了!”突然,岸边驶来几匹快马,有侍卫从马背之上跳落下来禀报。

“不见了?普天之下有这个胆子的人……”那大人一惊,赶紧问道。

倾无涯回眸望了一眼那平静的湖水。

有这个胆子的人,只有他!

也是,倾无隅,他的小十七,谋略与武功都在他之上,怎么会这么轻易死了呢!

很显然,在倾无邪与他之间,倾无隅已经做出了选择。

“传朕的旨意,前太子与公主暴毙!”永安帝沉声说道。

“皇上,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啊!”那大人一愣,赶紧说道。

永安帝转眸看了一眼那位大人。

这大人是他母妃娘家的人。

“你们就这么盼望着小十七死吗?”永安帝眸色一暗,拔出剑来,一剑刺穿了那位大人的心脏,眸色冷暗,“你可知道如果没有小十七就不可能有朕?”

永安帝提着剑,望着那平静的湖水,幽幽地开口:“小十七,希望你不要后悔!”

两年之后,无倾国,距离都城很远的一个乡下小山村中,在村尾半山腰有两间破败的茅草屋。

茅草屋依山而居,门前挂着一盏残破的灯笼,门前摞着四张喜字,最后一张喜字是新贴上去的,墨水都没有干。

房间还算是干净的床榻上,躺着一位浑身是伤的女人,十个指甲都被拔掉了,血淋淋地,十分的恐怖。

床边站着一位身穿暗红色喜服的男人,喜服虽然有些旧,也盖不住男人挺拔的身姿,只是面上却带着一副有些吓人的木雕面具,看不清脸上的模样。

男人似乎对床上的女人十分不满意,一双眸子幽暗而冰冷,抬起桌上的一碗水来,就朝着女人泼了下去。

“啊!”容紫陌惊叫了一声张开眼睛,一下子看到那张黑乎乎的面具紧紧地贴在她脸前,十分的狰狞,她不禁吓了一跳。

容紫陌直觉地起身,后退,身体一阵疼痛传来,她疼得弯了腰,也瞧见了被拔了指甲的手指。

这么回事?她明明前一刻还在去抗险救灾的车上,她只记得山体滑坡,山上有石头砸下来,她亲眼看到旁边战友被埋在了石头下,她当时想要扑上去救战友,却眼睁睁地看着石头砸在了她的身上。

就算是被石头砸到,怎么会这么整齐砸掉十个手指甲?而且这身上的伤很明显是鞭打与虐待,明显与事故伤势不符合。

容紫陌军医毕业,一直在部队医院工作,不会连这点伤势都会认错的。

而且这个男人……

容紫陌迅速地抬眸张望,发现四周的环境也不像是医院。

四周的环境更像一座简陋的民宅,有些粗糙的桌椅板凳,窗户门上挂着一些兽皮,桌上一截红烛摇晃,烛光晕黄。

冰冷的月色透过窗户透进来,映着面前那个黑衣男人一双眸子冰冷而阴鸷。

全身都在疼,容紫陌深切地感受到疼痛与血腥,看来她不是做梦。

也就在此时,一些不属于她的记忆涌进了她的脑袋。

这不是她的时代,这是个叫做无倾王朝的国家,这具也不是她的身体,这身体的主人也叫做容紫陌,与她同名同姓,是一名乡下姑娘,她的母亲福妈对她很好,十分地纵容她,有活儿都让她的大哥容大川做。

容紫陌平日里也不做活,性格还有些娇纵,养成了好吃懒做的性子,但是因为从小就长得细皮嫩肉的,是方圆十里最好看的姑娘。

原主容紫陌长到十六岁,乡下来提亲的人踏破了门槛,福妈都没有答应,说她以后会嫁给高门大户过上好日子的,却没有想到没有等来高门大户的提亲,却等来了一个衣着富贵的女人,趁着她大哥容大川外出收账没有回来,竟然将福妈关起来,带着婆子丫鬟将原主打了一顿,逼原主嫁给隔壁村子山上的一个猎户。

据说这猎户奇丑无比、命硬克妻死了四个老婆、还带着两个拖油瓶,虽然有些打猎的本事,可是因为克死一个老婆就交一份彩礼,家里的钱都用来娶老婆了,住的破屋烂衫,是十里八村的不祥人,没有人愿意嫁女儿给他。

这样的人家,原主容紫陌自然不愿意,那女人就让人打原主,没有想到那女人下手太狠,原主身子本来就娇弱,哪里经得起这么折腾,很快就香消玉殒。

现代的容紫陌就这么穿越了过来,还被送到了这猎户的家中。

看着男人身上的暗红喜服,今晚应该是她与这个男人的洞房花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