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之摊牌了朕真不是你爹 9.2
完结 签约作品 历史 穿越历史
作者: 三喜丸子 主角: 李易欢 李世民
151.42万字 0.4万次阅读 44.8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636章 大结局 2022-04-30 22:47:04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51.42
    累计字数
  • 485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636章
简介

李二陛下出宫遇刺被救,救命恩人李易欢张口就叫:“爹?” 见识了“仙器”、红薯以后,李二陛下决定将错就错。 魏征、房谋杜断、长孙无忌以及程咬金等人,都以为陛下多了一个私生子,这皇位继承人,以后到底是谁? 终于,李二陛下忍不住了,找到儿子摊牌:“朕真不是你爹!” 李易欢:“我还不是你儿子呢!”

第1章 见面就叫爹

今日休沐。

李二难得偷得浮生半日闲,偷偷溜了出来。

据影卫的消息得知,万年县出了一个奇怪的少年,发明了许多奇奇怪怪的东西。

若不是影卫暗中清除掉窥视的人,只怕这少年之名早就在传遍大唐之前……不是被五姓七望招揽,就是被五姓七望杀了。

多亏了影卫的保护,少年生活安逸的人,基本上没人知道他的存在。

李二决定一探究竟。

五姓七望是敢于和朝廷硬刚的存在,更是掌控了半个朝堂。

如何破局,是李二心中的一根刺。

他要做千古一帝,就必须摧毁五姓七望。

但,又绝不能草率。

君不见,前朝的教训还历历在目。

杨广不是死在天下百姓的手里,是死在了门阀的手中。

五姓七望“功劳”甚重。

打蛇,必须打七寸。

否则,就会被毒蛇一口咬死。

谁想,迎面就撞上刚正不阿的魏征。

他心里一抖。

魏征上前就毫不客气地问:“陛下,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

李二摸摸鼻子,怕怕地道:“今日休沐……”

魏征眼睛放光,喷子模式即将开启。

李二忙改口道:“朕来体察民情。”

魏征呵呵:“陛下,我陪你。”

李二劝道:“玄成,你不忙吗?”

魏征淡然一笑:“臣今日也休沐啊。”

可你去你玛德!

拾人牙慧!

李二恨得牙痒痒,心里怕极了魏喷子,忍气吞声的同意了。

为了成为千古一帝,朕一定要忍!

李二不停地自我催眠。

朕是明君,朕是明君……

……

李易欢心里有点方,随即就释然了。

十几年未见的……肉身的亲爹马上就要回来了。

李易欢在肉身十岁的时候魂穿,只有一个老娘把他拉扯大,在他来到大唐的第一天就离世了。

后来,他自己全靠毅力活了下来。

哦,还有一个弱鸡签到系统。

他继承了原肉身主人的记忆,晓得自己有一个外出闯荡的爹——也不晓得死在外面了没,突然又托人捎了一封书信回来,不日即将归来。

这个便宜老爹反正也十几年没有见过自己,不怕穿帮了。

得了前身的肉身,就认了这个爹吧。

好歹,当初便宜老爹隔三岔五寄回来一点钱财,要不然他来到大唐,都活不过三天。

只是,怎么才能叫得出口呢?

纠结了大白天,眼见天都快黑了,传说中的便宜老爹至今还没到家。

“不会迷路了吧?”

不怪李易欢这么质疑。

毕竟,十几年没回家了,兴许便宜老爹还真就找不到家门了。

又或许,不敢回来了?

所谓近乡情怯,大抵如此。

李易欢想起肉身的记忆中,老娘离世前,是如何的牵挂老爹。

唉!

尼玛!

不管为什么十几年没回家,既然前身都答应老娘一定不要记恨这个便宜老爹,李易欢也就无所谓了。

李易欢思前想后,决定出去找一找。

见了面,必须先给这个爹颜色瞧瞧。

出了家门,来到一条河流边。

河水潺潺。

突然,李易欢的眼皮子一跳。

水里有东西。

他一个箭步冲过去,就看到里面好像有个人。

我去!

有人落水了。

李易欢二话不说,直接就跳了进去。

几个呼吸间,就把人从水里拖了出来。

接着,就是一套拯救溺水之人的急救措施。

“噗——”

一道水柱从这人嘴里喷了出来。

“咳咳咳……”

眨眼间,这人就醒了。

这人睁开眼,用最短的时间观察清楚周围的一切,还有眼前的李易欢。

随即,他就想起了为什么落水了。

刺客!

堂堂李二陛下,遇刺了。

这人就是李二陛下。

他和魏征微服私访中,行至万年县,坐上了一艘船。

谁想,船上的艄公竟然是一个刺客。

李二戎马一生,武力值不低。

不过,刺客太卑鄙,撒了一把白灰。

李二陛下中招了。

卑鄙!

下流!

无耻也!

魏征一个激灵,抱住刺客的腰,同时一脚飞踹。

李二陛下的屁股就挨了一脚。

扑通——

落水了。

当时,水流湍急。

李二陛下喝了几口水,差点没淹死。

幸亏,遇见了李易欢。

李二陛下谨慎地盯着李易欢,问:“是你救了我?”

李易欢点点头,大方地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不必太过感激我。”

李二一听,这是一个救人不图回报的人,心怀甚慰。

朕登基以来,教化万民,成果斐然。

李易欢瞥了一眼李二陛下华丽的衣服,嘿嘿一笑。

“一看你就是有钱人,要不这样吧,随便给我三五万贯,略微表示一下就行了。”

卧槽!

李二不小心就被闪了一下腰。

尼玛!

亏朕刚才还以为你施恩不图报。

是朕眼瞎了。

还三五万贯,你当钱是王八蛋,一点不值钱?

“额儿——”

李二忽然打了一个嗝儿。

刚才落水,喝得太饱了。

绕是李易欢努力的一番施救,吐出来不少水,但是胃里也鼓囊囊的。

李易欢听了眉头一皱。

“额儿——”

又一个嗝儿。

李易欢的眉头皱得更厉害了。

他叫……儿子?

李二想问问这里那里,刚一张嘴。

李易欢毫不犹豫地白了他一眼。

“爹?”

“哼!”

“你是怎么认出我来的?”

李二迷茫地道:“啥?”

李易欢冷笑:“你还知道我是你儿子啊。”

李二眼珠子都瞪圆了。

尼玛个大鸡腿!

搞什么?

李易欢又道:“你怎么掉河里了?”

李二懵逼了,问道:“不是……你刚才叫我……”

李易欢叹息:“我说怎么一直没等到你,原来你掉河里了,是不是遇见土匪了?”

“这大唐,太不太平了。”

这小子说大唐不太平!

李二怒极。

浑身发抖。

当着大唐皇帝的面,说这种话,怕不是活腻了。

李易欢又一脸嫌弃的道:“行了,反正你也回来了,你这个爹我也不会不认。”

“不过,十几年没见了,我估计暂时也叫不出口,你别介意啊。咱俩都需要适应适应。”

李二无语了。

这小子,怕不是个傻子吧。

见面就叫爹。

朕这个爹,怕你高攀不起。

李二正想解释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