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逆九千界 8.9
连载中 签约作品 玄幻奇幻 东方玄幻
作者: 虚尘 主角: 叶寒 莫轻柔 楚幼诗
485.95万字 30.1万次阅读 460.1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2245章 离开仙界 2022-10-07 21:02:17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485.95
    累计字数
  • 460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245章
简介

镇龙塔降世,少年炼化九大龙帝,修万古不败龙体,斩诸天神魔帝尊,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无敌九千界!

作品荣誉
第1章 叶家地狱

神武大陆,太虚古域,炎阳城!

叶寒衣衫褴褛,浑身浴血,进入城内直奔叶家。

“芷萱,你看这是什么?”叶家后院,叶寒掌心摊开,看向眼前的女子。

“什么?”

女子低头看去,刹那间露出惊喜之色:“天级丹药,沧澜丹?”

“不错,我在寒渊矿区苦寻半年,终于为你寻来这枚丹药,这样你就可以很快突破成功,晋升内门弟子。”叶寒将丹药递过去。

“真是没想到,寒渊矿区真有这种宝物。”叫芷萱的女子接过丹药,欣喜若狂:“叶寒哥,给了我这枚沧澜丹,那你呢?”

“我倒是无所谓。”叶寒自信回应。

他右臂探出,元力稍一运转,只见道道金色纹路出现:“芷萱,我得到沧澜丹时,误吞一种金色的果实,诞生了一种特殊体质,即便无需沧澜丹,届时我也能够晋升为内门弟子。”

女子双目绽放神光:“这种纹路,好奇特,你居然拥有了特殊体质?”

叶寒用力点了点头:“是的,芷萱,等我真正成为内门弟子之后,便请求义父赐婚,定下你我婚期。”

“好,太好了,我叶芷萱也有今天,叶寒,我也有一份大礼送给你,在后院等我。”叶芷萱说完,直接带着沧澜丹离开。

“大礼?我叶寒为你付出,无需回报……。”叶寒笑着摇摇头。

换洗衣物,叶寒从怀中拿出一个小木盒,看着其中两枚拇指大小的丹药:“沧澜丹还有两枚,一枚一定要留给义父,另一枚留给老师。”

这半年时间,在寒渊矿区苦修,不知受尽多少疾苦,差点命葬其中,所幸最终收获惊人,也算是苦尽甘来,一切值得。

这神武大陆,丹药、功法、武技、神通等等,都是人级、玄级、地级、天级以及那不可思议的神级等五种划分。

在这炎城,别说天级丹药,就算是地级丹药都是珍贵难求,此次能在寒渊矿区得到三枚沧澜丹和一种特殊体质,堪称是惊天动地的大机缘。

“以后一定好好修炼,努力振兴叶家,回报义父这些年对我的栽培。”叶寒一边洗漱,一边暗暗想到。

砰!!!

房门突然被撞开,刚离去的芷萱和一名中年男子到来。

“义父、芷萱,你们来了?”叶寒诧异地看着突然闯入的两人,哑然失笑:“我是得到了机缘,义父你不用这么急,准备等下去拜访您……。”

中年男子一把抓起叶寒的胳膊:“让我看看你的特殊体质。”

叶寒皱了皱眉,元力运转,右臂金色的纹路立刻浮现,耀眼而醒目。

“没错吧父亲,金色纹路。”叶芷萱在一侧道。

“没错,蛟纹显化,金纹为最,天蛟战体,这是天蛟战体!”中年人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咔嚓!!!

一道惨叫声刹那响彻此间,叶寒的身躯一颤,只听到自己骨骼碎裂。

“义父你……。”叶寒震惊嘶吼。

未等他说完,中年人扣住叶寒右臂,五指攒入血肉之间,一块鲜血淋漓的金色骨头被抓了出来。

“你废了我的战骨?”叶寒歇斯底里,狂怒开口。

中年人面容平静而冷漠:“叶家养你十多年,区区一块战骨不足为报,用来成就萱儿,你应当感到荣幸。”

这时,一侧的叶芷萱开始翻看叶寒的衣物,很快找到那个盒子:“叶寒,你真是不懂感恩,得了三枚沧澜丹,居然还私藏两枚,不全部奉献出来。”

“义……叶阳甫,为什么?”

“我叶寒这些年忠心耿耿,从无二心,此次得到回归,率先想到你和叶芷萱,何至于此,你居然要废掉我的战骨?”叶寒目眦欲裂。

“野种而已,终究是外人,何谈忠心?”那叶阳甫一脚踢开叶寒,用元力包裹着那一块金骨:“走吧芷萱,你成年还有数月有余,根骨未曾定型,这天蛟战骨的确可为你所用。”

叶芷萱点点头:“劳烦父亲了,不过……。”

一柄匕首显化于叶芷萱手中,目光凝聚在叶寒身上:“斩草除根,这野种,不该留着。”

叶阳甫扫了叶寒一眼:“先让活些时日吧,死了对炎阳书院不好交待。”

“既不能杀,也该废掉。”叶芷萱冷笑,毫不犹豫匕首刺向叶寒。

叶寒急忙退避,面色苍白:“叶芷萱,战骨你已得到,又何必如此做绝?还要将我废掉?”

“叶寒,你区区一个野种,我叶家赐你饱腹,已是莫大的荣耀,居然还妄图父亲赐婚?简直该死。”

“我叶芷萱,堂堂叶家公主,未来注定一飞冲天,岂是你能染指?”

“赐婚?”

“你也配?”

叶芷萱冷笑着一掌轰出,将叶寒手臂震开。

快准狠,未有半点犹豫,匕首瞬间刺入叶寒腹部。

嗤然之间,鲜血溅落,浸染了大片衣衫。

叶寒只感觉一股撕心裂肺的痛楚再度蔓延,一身元力如同泄了气一般滚滚流失。

“我的气海……你废了我的气海?!”叶寒身躯发颤,如坠地狱。

战骨被夺,尚且还能修炼,如今气海被废,多年苦修一朝化作流水,从此以后自己便是废人一个。

他做梦都没想到,叫了十多年义父叶阳甫亲手挖走了自己的骨头。

从小青梅竹马的叶芷萱如此恶毒无情,会亲手废掉自己,若非他们忌惮自己炎阳书院的普通弟子身份,恐怕此刻已是一具尸体。

“我叶寒,终究还是炎阳书院弟子,你们废我气海,夺我战骨,就不怕炎阳书院追究?我老师,他不会善罢甘休。”叶寒死盯着眼前两人。

叶芷萱讥讽地看着叶寒:“你外出寒渊矿区历练,身涉险境,侥幸逃回一条命,境界已经废去,关我叶家何事?”

“至于你那老师,不过是炎阳书院的笑话罢了,等我炼化沧澜丹,再融合天蛟战骨,便是书院顶级天才,你那老师能奈我何?”

“父亲既然说话了,暂且留你一条贱命,以后乖乖做我叶家奴仆。”说完,叶芷萱厌恶地转过视线,与叶阳甫一起离开。

看着两人消失的背影,叶寒身躯发颤,满是绝望。

“多年苦修毁于一旦,沦为叶芷萱的垫脚石,我叶寒,不甘心!”

“九界镇龙塔,给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