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医傻妃萌萌哒 9.0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作者: 青衣笔墨 主角: 苏寒 萧沐庭
213.99万字 0.9万次阅读 0.7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955章 大结局(二) 2022-10-17 10:16:08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233.9
    累计字数
  • 557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955章
简介

相传冷面战神小皇叔病入膏肓命不久矣。 苏寒托着下巴看着正在院中武着战刀的男人,撇了下嘴。 相传苏太医的傻子冲喜成了宸王妃。 苏寒对着面前夫君萌萌的眨眼:我傻吗? 宸王:你精着呢。 特种兵军医穿越成了太医府最不受待见的傻女,还被赐婚冲喜。 有人来挑衅,包证半个月离不开茅房; 有人来找茬,狂笑让你根本停不下来; 有人要犯上,自制的手术刀可以让他绝望; 小皇婶的招牌就是:专治各种不服!

第1章 冲喜

圣秦帝国,当今圣上最小的王弟,手握重兵权的宸王殿下,今日大婚了。

迎亲的队伍浩浩荡荡,喜乐欢庆,可宸王府接亲的人,却没有一个欢快的,个个阴沉着脸,目光冷冽的注视着看热闹的围观路人。

这也引来了围观人的议论。

“听说了吗,宸王府这就是在冲喜!”

“早就听说了,不然,就这苏太医家的傻女,能有这个福气……”

“宸王殿下不是战无不胜嘛,怎么说病就病了,而且听说病情很是棘手,众多太医都看不好,眼看着,可能就不行了。”

“谁说不是呢,说来也真是蹊跷……”

“如果不蹊跷,也不会轮到这一个苏太医府中的女儿嫁入王府了,只是看着样子,过门就得成寡妇,这喜事呀,转眼就得成丧事喽……”

“铮!”的一声齐响,迎亲队伍的护卫抽出佩剑来,吓的这些人全都闭上了嘴,更有甚者,脚下一软,直接坐在了地上,面如土色。

待到队伍走过去,方有人拭了下额头上的冷汗,嘟囔了一句:“谁家接亲,还持刀的,多不吉利。”

花轿在宸王府的门前落地,轿门却迟迟没人来踹,两个喜娘只能上前,揭起花轿的门帘,将新娘子架了出来。

新娘子完全就是瘫软的,整个身体都靠在喜娘身上,细看下,双脚还拖在地上。

在迈门坎时,新娘子的脚绊住了,喜娘也没防范的被扯动的踉跄着,三人同时都倒了下去。

新娘子的一只鞋都甩飞了出去。

苏寒就是这样,被那两个微胖的喜娘压在身上,给压醒的。

她的咳嗽声也从大红的喜帕下传了出来。

那两个喜娘在听到这声音后,原本还有些尴尬的表情,立即转成了惊喜,快速的从新娘子身上起来,再合力的将她拉了起来。

“醒了,醒了……这回好了……”两人相视的惊喜的欢呼着。

宸王府的管家萧航,也只是冷冷的看了她们一眼,沉声的指挥着:“快扶进前厅,拜堂!”

“是,好!”喜娘欢快的回答。

扶着一身喜服的苏寒就往府里走。

而此时的苏寒却已经懵了。

拜堂!

她苏寒活了二十一年,至今还是个单身狗,长这么大,连个男朋友都没有,专注研究医术,咋就要拜堂了……

等等,不是应该结婚典礼吗,这拜堂是哪个时期的通用词?

内心狂吼着:这怎么和做梦一样……什么个情况……

她现在是声音发不出来,双手也被绑着,独是那双脚还能行动,但双膝处,也被绑住了,根本走不快,另外她丢了一只鞋,走起路来一高一低的,很不舒服。

刚站定,就感觉身边又来了一个人。

而且她还听到了类似于鸡的“咕咕”声,这让她更是不解了。

再听有人道:“请陈尚书主持宸王殿下的大婚之礼。”

一声假咳后,一道沉闷的声音传来:“既然是宸王殿下的大婚,自然是不能缺席,只因殿下现在病重,无法到场,这也不合礼制不是。”

站在苏寒身边的那个男人,声音微冷的开口:“陈尚书,您既已知道殿下病重,根本无法出现在这里,又何必为难,只管直接唱礼就好。”

陈尚书立即反驳:“林将军这样不妥,再怎么样,也不能失了礼制,你们也不想宸王殿下被世人诟病吧,而且本官是奉了皇上的旨意,定要依礼行事的。”

林皓轩还要说话,却被管家萧航阻止了,对着前厅门伸了下手:“那就请陈尚书移步至殿下寝殿,就在那里拜堂!”

“这样甚好!”陈尚书有些许小得意的扬了下嘴角。

他今日来主持这场大婚,也是带着任务的,现在看来,完成有望了。

苏寒再次被两边的人架了起来,这回的力量大了些,她的双脚离了地面。

可她还是没明白呢,怎么回事。

她发出了“唔唔”的声音来,同时用力的在摇晃着头,想将盖在她脸上的喜帕甩下来。

就听到林皓轩温和的声音:“苏……王妃,再忍一下,马上就好了,很快的……”

“唔……唔唔……”苏寒再发出声音来。

可头却不再甩了,只因刚刚甩了那几下,让她现在觉得天旋地转的,就在闭上眼睛缓解这种眩晕时,脑中也闪过了不少的片段信息,这让她更难受了。

而她发出的这种不寻常的声音,也让林皓轩警觉了起来,可他却不能揭开这红盖头。

他扭头看向一边的两位喜娘,这两人也被他此时的冷俊样子吓的后退了一大步。

其中一个年长的喜娘讨好的笑着摇头:“这不是我们弄的,是苏府的人……给绑上的,说是怕苏小姐闹事,打晕了给放到花轿里的……”

“胡闹!”林皓轩轻喝一声:“还不快给王妃解绑,你们是不想活了吗。”

两位喜娘快速为苏寒解开了绳索,而堵嘴布,却是她自己拿下来的。

在继续前行时,苏寒还轻揉着被绑过的手腕。

林皓轩也看到了,她手腕上那道勒红的印迹,对于苏太医府,就更没有好印象了。

在喜娘扶着苏寒迈过了又一道门坎,进了一间药味很浓的屋子。

这也让她明白,这房间里住着一个病人,想必就是被这些人说的,病重的无药可医,只能靠冲喜这么不科学的方法来治病的宸王了。

礼部陈尚书喝着礼:“一拜天地!”

她被两个喜娘猛然的转了个身,再被强按着脖子的行礼。

这么不友善的举动,苏寒自然是不情愿的,在起身时,微一甩身,手臂上就传来了疼痛。

她被掐了。

在喜帕下咧了下嘴,心中暗骂:这两娘们儿下手可真够重的,真掐呀。

再是二拜高堂,再被按头行礼,这回她学乖了,没敢再动。

“夫妻对拜!”

她还没准备好呢,腿窝处就被踢中了,她整个人就向前冲了出去,跪倒的同时,也扑到了什么上面。

眼前随之一亮,头上的喜帕掉落了下来,而她此时正扑倒在,一个躺在床上的男人身上。

同时听到了“礼成!”之声。

而她的手指也正巧按在了那人的手腕脉搏上。

她猛然的站了起来,惊慌的指着床上的人大声道:“他身上全都是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