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格游戏 9.6
完结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现实生活
作者: 金笑 主角: 米岚 叶北生
86.78万字 0.1万次阅读 30.6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362章 零世界在你心里 2021-12-28 13:44:02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6
    作品总数
  • 380.09
    累计字数
  • 721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362章
简介

2005年的北方小城,六岁的米岚躲在衣柜里,目睹了一场灭门惨案,令人痛心的是,凶手逃匿,悬案未结。此后的十几年里,米岚为了追查真凶,不仅成为犯罪心理学专家,还协助警方破获连环大案。在破获连环大案的过程中,她发现了与当年案件有关的蛛丝马迹,然后,她以自己为饵,拨开层层迷雾,还原悬案真实的一面,抓住真凶!

第1章 受害人

2005年,禹城。

四十瓦的灯泡光亮从衣柜缝隙透过来,小男孩一脸紧张冲衣柜里的人比着嘘,“对不起啊,不知道爸妈怎么突然回来了,我爸爸一向不喜欢外人来家里,不过我一定说服妈妈让她领养你,以后你就不用在街上讨吃的了,你在这里等等我。”

衣柜里樟脑球的味道浓郁,小姑娘反而有一种安全感,她从小就喜欢衣柜,躲在里面无论外面刮风下雨还是雷霆震怒,都与她无关,她本是不屑,只那个傻子以为他们是好朋友。

小女孩习惯性的在衣柜里摸索,果然大人们的习惯都一样,在一件大衣里摸到了金链子的触感,她揣进口袋,刚想溜出来,就听到外面一阵争吵,接着是玻璃砸碎的巨大声响。

她本能的一抽,晶亮的眼睛从衣柜缝隙看出去,地上大片在蔓延的血迹,下一秒她捂住嘴,看着女人被压在桌子上哭求,男人头上血肉模糊,那个小男孩,在一点一点朝这边爬来,伸出手像在求救,可还没等喊出来,就被一只手拽了出去。

小女孩咬破了舌头没有叫,她知道一旦发出声音,外面的人就是下场。

2021年,已入夏的安城,清晨透着丝丝凉意,尤其是昨晚刚下了一场雨。

刑警队一组接到电话出动,重新勘察现场,陆啸搓着凌乱头发从车上下来,西面背街泥泞,四处都是腐烂味道。

小警员过来,“据二组说,捡垃圾的老太太报的警,人竟然还有气送医院去了,因为发现的早,老羊他们很快就抓到了那小子,真狠啊,竟然是学校里的保安,监守自盗,现在安城大学那边也乱成一团,可受害人还是学生,可别让媒体毁了孩子。”

陆啸叼着烟没点,不耐烦的打断,“都抓到嫌疑人了,让咱们过来干嘛?”

“二组说,差那么一点点就到动脉了。”小警员比着脖子,“全身上下十六个血窟窿。”

“和前几年的西街屠夫案有相似之处?”

“对,老羊也觉得像,才给咱们打电话,陈年旧案,当初参与这案子调查的现在局里就您一个,所以上面这两天想把案子归到咱们这边。”

“叶北生呢?”陆啸四处看着。

小警员指着巷子,走过去,只见一个面容清朗的年轻警员,虽着便衣,却难掩身上正义凌然之气,陆啸曾说叶北生这个徒弟什么都好,就是为人太伟光正,这样的人当不了卧底,断不了案,只能给警队拍宣传片,树立正面形象,为此叶北生很不服,在警校他就科科第一,进刑警队也是凭自己本事,现在更是什么事都往前冲。

此时他正在现场拿镊子夹垃圾桶旁的碎玻璃。

“有什么发现?”

陆啸也蹲下来,叶北生夹起一块指甲盖大小的玻璃,“现场发现很多这种东西,虽垃圾桶里就有酒瓶,可陆队您看,这片和其他的都不一样。”

“够细心,可惜没什么用。嫌疑人已经被抓了。”

叶北生皱眉,就看陆啸用脚踢垃圾桶掉出一个碎了的万花筒,里面都是叶北生手里的玻璃,后者脸一下红了。

陆啸不想打击这个徒弟,“都装回去吧。”

说完往外走,叶北生跟着,“陆队,这案子会不会是之前西街屠夫案的嫌疑人又一次犯罪。手法地点几乎都一样。如果是,审问嫌疑人的时候我可以参加吗?”

“说说西街屠夫案。”

“两千年出现的第一个案件在附近县城,之后按北斗七星的走向周边其他县城都有作案,受害人一律是二十出头的年轻女性,先虐待后杀,死者都受过非人折磨,尤其是标志性的血洞,记得卷宗里法医说血洞不是随机的,走向是完整的星图,判断凶手可能是精神变态,一直没有破案,但在2005年后就没有再犯案,这次又出现了类似的案件,可能是突破呢。”

陆啸停下脚步此时才把烟点上,“你卷宗挺熟的啊。”

叶北生皱皱眉,“师父你让我多看以前案子的。”

“你觉得是同一个凶手?”

“很大可能性,但不排除模仿犯罪,毕竟当时都上了新闻。”

“以前的西街屠夫,可从没让受害人活着过。走吧去医院。”

“受害人叫米岚,安城大学大三的学生,新闻系,双修心理系,据她说那天在图书馆呆的晚了一些,回校外的出租房,路上听到胡同里有猫叫以为流浪猫受伤了,结果就出事了。”

到医院,警员小赵就过来汇报。

“受害人醒了?”

“醒了,虽然身上被捅了十六刀,但都不致命,前天晚上三点多送过来抢救,刚才醒了做了笔录。”

小赵咽着口水,脸有点红,“大夫说虽中数刀,因她挣扎都伤在四肢,没有被侵犯。但估计心里留下挺大阴影,陆队你问话的时候顾及一下受害人心理吧,别又像上次。”

小赵没说下去,陆啸皱眉刚要推门进病房的手迟疑了,看了一眼叶北生,“你和小赵去吧,我在门口看着。”

叶北生很惊讶赶紧点头,小赵朝他眨眼,意思是,陆队终于给你机会了。

谁都知道陆啸顶看不上这个徒弟,一直让他在局里看卷宗,不给去现场的机会,叶北生也几次找陆啸谈,可陆啸就说他太嫩。

趴在门边窗口,叶北生愣了一下,整个病房不大,就一张床,算是单间,大概医院也照顾这个被几次询问的受害人,此时窗户开着阳光和凉风吹过来,那姑娘正坐在床上,身上包着纱布脸上淤青红肿,可还是难掩光线垂在她睫毛上的丝丝暗影,她瘦极了,看过检验报告的叶北生,很难想象这姑娘是如何活下来的。

不过更让人惊讶的是她的态度,一般遇到这种事的受害人多是恐慌或者后怕大哭不止,可这姑娘未免也太平静了。

而她身边此时坐着一个年轻男孩,背对着门看不清面容,床上的米岚也并未看他。

叶北生没想到里面还有别人,“家属?”

小赵唏嘘的,“我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男人,这姑娘也是可怜,父母都去世了,有个弟弟,现在还没找到人。手机里来来回回的除了导员电话就是这个男的,好像是男朋友吧,别说安慰照顾了,听说出了这档子事,还在医院闹了一场,说咱们警察都是吃干饭的。

这姑娘没被侵犯,医生给他解释了,他也不听,知道他说什么吗?说他知道没有又如何,外面的人,学校的人,肯定以后会指指点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