杯具女王 9.1
完结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总裁豪门
作者: 暖宝 主角: 童颜 秦然 卓正扬
19.81万字 0.1万次阅读 34.9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61章 喜颜(五) 2021-07-09 09:26:55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6
    作品总数
  • 128.33
    累计字数
  • 18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61章
简介

她想,她怎么就没有机会在他的面前扬眉吐气一回呢,一个越活越悲摧,一个越发春意盎然,明明是个女配的命,却扮演女主的角色。 一句话简介:讲述一个带着孩子的悲摧女主走向幸福的HE都市童话故事。

第1章 执子之手,将子拖走

童颜打开门,看了眼立在门口的人,扯起一个笑容,“你回来了?”

她身上还穿着没有脱掉的围裙,围裙上面画着一个变形金刚卡通图,这围裙是上次秦然陪她逛超市的时候送来的赠品,她很喜欢。但是因为厨艺不精,加上秦然不喜欢她下厨,所以能派上用场的机会很少。

秦然淡淡地看了她一眼,一刹微愕,一双黑瞳却如那清冷夜空闪光的星,不过他很快便收回视线,然后直接越过她进了大厅,走到一半的时候,背影稍微停顿了下,“已经很晚了,去休息吧……”

他从她身边经过的时候,一阵淡淡的香水味从他身上传来,很甜美的一个牌子香水,她脑中浮现出了那个女子巧笑嫣然的模样。

童颜脸上的笑容一直还在,仿佛听不到他刚刚说的话,她转过身来问他,“吃饭了吗?”

“我在外面已经吃过了。”秦然转过身来对她说道,他的口吻不咸不淡,可能他自己也觉得语气清冷了,所以朝她笑了笑,他笑起来很好看,一双凤眼微微上挑,墨色的眼眸很亮很深邃,即使现在眼里根本没有笑意,只是个敷衍的笑。

童颜低下头,右手紧紧握成拳,指甲都快陷进手心的嫩肉里面去,“那就陪我吃点吧。”顿了下,她抬起头笑笑,“秦然,这次可能是我们最后在一起吃饭了呢。”

秦然挂在脸上的笑顿时消失了,良久,又重新扯起一个笑容,“好……”

-

她给自己盛了一碗饭,在给他去盛饭的时候,手突然抖得厉害,连饭勺都握不稳,突然有一双手接过她手中的碗和饭勺,身后响起他淡淡的声音,“我自己来吧。”

她转过头朝他一笑,“也行。”然后走到餐桌旁,坐了下来,拿起碗筷,开始吃晚饭。

对着这一桌的饭菜,她的眼角有些发酸,笑容也酸涩地差点挂不出了,胸腔里泛起一阵一阵的酸楚,然后齐齐地向她的心脏那处地方涌过去,溃不成军。

餐桌上的菜一般都是秦然喜欢吃的菜,所以也是她做的最拿手的菜。

她夹了一块番茄炒蛋,咬了一口,酸溜溜的感觉立马溢满口腔。

因为这些饭菜她很早就做好了,但是秦然很晚才回来,所以她对这些菜加热了不下3遍,味道和色感都有些变质了,碗中的米饭也有些发硬了。

“今天是我们结婚97天的吧。”她开口说道。

“我没有算过。”秦然不咸不淡地回答他,他没有拿起碗筷,只是坐在她的对面陪着她。

“你是大忙人,当然不会记得这些琐事了。”

秦然沉默。

“我只是没有想到,你会那么早跟我摊牌,连结婚百日都还没有过。”她抬头,笑得善解人意,“不过你肯定也等得心急了,我理解你,跟一个自己不爱的女人同床共枕了那么多日子,大学那会还假装很爱我的样子,真是辛苦你了。”

秦然扯动嘴角,本来想说出什么的,但是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脸上的笑容笑得很淡很淡。

-

这顿饭吃了很久,她虽然胃口怏怏,但是还是把一碗足足的饭吃完了,她一口一口地吃着,细嚼慢咽,慢条斯理。

因为饭很硬,本是很难以下咽,加上每吃下一口的时候,体内就像有翻江倒海的酸味涌上来,所以这顿饭,算是她这辈子吃的最难吃的一顿饭了。而秦然真的一口饭也没有吃下,她给他做的最后一顿饭,他连尝都没有尝。中间他筷子拿了又放下,放下又拿起,足足有3次。

吃完饭后,童颜要去收拾碗盘的时候,秦然在她身后看着她,“等下要张阿姨来收拾吧。”

她迟疑了一下,然后停下手中的动作,抬头说道,“也是,等明天过后,就不用在讨婆婆开心了,所以我也不需要继续扮乖装巧了。”

秦然蠕动了下嘴唇,却半个字也没有吐出来,然后倒是扯起一个笑容,“……这倒是一件好事……”

童颜看了他一眼,然后从围裙里面的大衣袋子里掏出一份协议书,递给秦然,“我已经签好字了,现在轮到你了。”

秦然脸上的笑也慢慢褪了下去,接过她递给他的离婚协议书,淡淡看了一眼,“让我再想想。”

童颜笑出了声,“秦总还需要想什么呢,你计划了那么久,等得不就是今天吗?”她笑着看着她,笑得眼泪都快要出来了,“呵呵……是不是还要说一声恭喜你呢?”

秦然紧抿着唇,然后低声唤了她一声,“小颜……”

她笑着,眼睛弯成月牙,褐色的眼瞳里面有水光在里面忽闪忽闪,“叫我童颜吧,现在咱们也算是不熟了,没有必要叫得那么亲昵,你这样一叫,倒是怪恶心我的。”

秦然脸上表情稍微白了那么几分,他本来就显白的肤色在霓黄的灯光照耀下,就显得死白一片了。

她本来还想再笑一个的,但是真的已经笑不出来了。在他还没有回来的时候,她就告诉自己,她已经丢了里子了,不能在丢了面子了,即使她童颜已经没剩下多少颜面了。

她洗了下手,然后越过秦然上楼。

-

她走进他们的卧室,入眼的第一样东西就是他和她的结婚照。这张结婚照是他们一起挂上去的,那天她很想亲手把这张婚照挂上去,但是因为她个子够不着,所以是秦然抱着她一起把这结婚照挂上去的。

她还记得那个场景,秦然高高得把她抱起,她高高在上地审视着自己的结婚照,感觉幸福到了极致,就像是站在高高的云朵上。不过云端上的幸福是危险的,一个不小心就会掉下来,然后就会摔个粉碎。

秦然抱着她,她的手轻轻一碰就可以碰到框架,她矫正好框架位置的后,笑容明媚地对他说,“等以后我们老了,你有空的时候也抱着我上来摸一摸这副结婚照吧。”

秦然朝她笑,“那时候我会骨质疏松的。”

她笑得眉目飞扬,“不怕,到时候我们儿孙满堂,他们会给我们买新盖中盖的。”

不过才几个月前的“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现在已经变成了“执子之手,将子拖走”。

-

童颜坐在床沿边,低着头,陷入沉默。A市的冬天有些冷,而且今天天气预报说会有冷空气来,所以就更加冷了。

她没有打开暖气,整个人缩在了一块。

她站起身子,然后走到窗户旁边,她身子微微在发抖,但还是打开了窗户,夜晚的冷风在窗户打开的时候就立马卷了进来,冷风像是咆哮的野兽,猛烈而快速。

大片大片的窗帘布被吹得飞了起来,然后在空中卷了起来,像是一只很大的蝴蝶,欲迎风而去。

她打了个冷颤,夜晚的冷风吹来有股刺骨地疼痛,打在脸上,像是刀割一样。

她觉得现在自己在自虐,嘲讽自己实在是太矫情了,即使现在她纵身往窗外跳了下去,秦然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她突然想起以前她和他在恋爱的时候,哪怕稍微感冒一下,他也会连夜给她上药房买药去。

吹冷风虽然挺傻的,但是确实可以让她稍微清醒一点,而她现在需要的也是清醒。

她活生生地被自己最信赖的人骗了4年,4年了,她被傻傻蒙在鼓里,粉饰太平地给自己编织了一个梦,遇上秦然的时候还以为自己遇到自己的真命天子。

可搞笑的是,她遇到不是她的真命天子,而是个来要她命的侩子手。

-

“童颜……”秦然在她身后叫了她一声。

她转过身子,看向他。

“对了,这个还给你。”她从袋中掏出一枚戒指。铂金戒指中间的那颗的钻石发出灼灼光华,美得不可思议。

“你留着吧。”秦然走到她的身边,面无表情,“我的已经扔了,所以这戒指就算失去意义了,你留着也没事。”

她笑出了声,指尖磨搓着钻戒表面,“好的啊,还给你的时候,我也觉得挺心疼的,这个钻戒值很多钱呢,如果以后我混得不好的时候,还可以把它给甩卖了。”

秦然脸色一僵,然后扯动一下嘴角,淡淡道,“这是你的东西,随便你怎么处置。”

她脸上的笑容还维持着,顿了下,然后看向他,“秦然,在这四年里,你有没有喜欢过我……”

多傻的问题啊!童颜以后每次想到这件事的时候,就觉得自己当年真是天真,这个问题还需要问吗?简直是自找羞辱。

秦然撇过脸去,没有回答。

童颜嗤笑一声,“呵呵,我明白了。”顿了顿,看向他“只是没想到我居然活生生地被你骗了那么多年,从大学到现在,一共四年了吧,我被你骗了4年,在这4年里,我一直以为你爱着我的,不过秦大总裁的演技也是在是高超,小女子佩服……佩服……”

秦然撇过头来看向她,沉默了一下,然后他说,“这是你们家欠秦家的……”

她冷笑,“这回童家也玩完了,是不是还清了呢。”

秦然沉默。

童颜看着脚下,良久,抬起头来,“好了,我也应该走了,如果协议书签好之后就寄给程梅梅吧,我会联系她的。”

“童颜……”秦然突然抓住了她的手,黑色的眼瞳定定地看向她,他抓在她手上的力道很足,她感到有些疼痛。

她笑着把划开秦然的手,吸了一口气说,加重语气,“人都快走了,你能不能不要再恶心我了,成不?”

半晌,秦然勾勾嘴角,突然笑出了声,“看样子,你想的也挺开的,我放心了。”

“拜你所赐……”说完,她拉上早就准备好的行李箱,行李箱的轮子在豪华的木质地板上划出沙沙的声音。

等她快走出房间门的时候,秦然清冷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童颜,在我签字之前,把肚子里的孩子打掉吧。”

她心里升起一种凉飕飕的恶心感,抓在行李箱上的手指骨节处泛青,泛白地指甲死死地扣在铁质手把上,她转过头嫣然一笑,“你秦然害得我变得一无所有,你觉得我还会给你生孩子么?我不会无聊着想要带上一个拖油瓶……”

秦然抿抿唇,“这样最好。”

对,这样最好,两个人再也没有牵连了。

她提着行李箱噔噔地下楼了,然后一口气出了秦家大门。

外面的大风吹得她发丝飞扬,她裹了裹围在脖子上的围巾,抬头看了看天,真难得,在起风的冬日夜晚居然有星星。

她低笑一声,然后把手伸进口袋里掏出那枚钻戒,然后狠狠地摔在地下,接着用脚用力一踩,最后把它踢到了秦家道路旁的花园里。

够了!真的够了,今晚算是她活得最矫情的一次了,这种矫情,一次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