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野诡闻笔记 9.1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奇闻异事 奇门秘术
作者: 吴大胆 主角: 吴重
245.14万字 6.8万次阅读 214.5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978章 道友,你怎么看? 2024-02-24 00:50:09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245.14
    累计字数
  • 974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978章
简介

山村乡野,诡事异闻。 捞尸、上身、喝符水、扎纸人、五仙庙、问米过阴、阴山走蛟…… 我行走在人群和俗世之外,经历一件件常人难以窥见的隐秘诡异之事! 现在,讲给你听。

作品荣誉
第1章 只有二两一钱的八字

你相信这个世上,有科学无法解释的怪事吗?

如果相信,那你可以往下看……

我不敢赌咒说我写的都是真的,但都是我这三十多年走遍各地,遇到的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事。很多现在回想起来,还是让我头皮发麻,毛骨悚然!

……

我叫吴重。

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我八字太轻了。

1986年冬天的一个夜晚,我出生在西南一个闭塞的村子里。

后来我妈说,那年冷得遭不住!

连猪圈和鸡圈里面,都铺了一层稻草保温,不然怕是要遭冷死不少。

所以天一黑,乡亲们就都关起门来,缩在屋子里、烤着火。

我妈要生我的那天,是晚上10点。

我爸顶着寒风和大雨,走了十几里地从邻村请了接生婆来……据说整个人嘴唇都冻紫了。

也是因为我爸果断,所以我才能顺利出生。

由于是早产,接生婆把我抱出来的时候,她自己都不敢相信,居然有这么轻的胎儿!

只有三斤!

接生婆摇头叹气,按照她的看法时,可能活不下来。毕竟那年冬天又是罕见的冷。

但我爸妈坚持照顾,才让我顺利地活下来了,而且还渐渐长大……

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咋回事,我爸跟我讲,说我出生的第二天中午,恰好有个游方道士从村子路过,来我家里讨口热水喝,驱驱寒。

我爸看他绑腿上都是泥巴,身上衣服也湿了,看起来有点儿可怜。就说让他在家休息一会儿,刚好马上吃午饭,就是多添一副碗筷的事情。

游方道士听了,看着我爸嘿嘿一笑。

“这年头,这么热心的人不多了哦。”

“也别这么说,世上还是好人多嘛。先生你先等等哈,我婆娘昨天刚生了娃儿,我去把她的饭弄好,再出来和你吃。”

我爸喊他先生,不是现在那个“先生”的意思。

是因为西南一带的乡下,习惯将那些能够看风水、懂相术、通玄学的人,尊称为“道士先生”——有时候也简称先生。

这些人虽然都来自民间,没有名门大派的背景,但也颇受老百姓尊敬。

毕竟不管是乔迁、嫁娶、丧葬……都需要这些“先生”帮忙看看风水,弄弄良辰吉日等等。

那游方道士一听,有些惊奇:“你昨天刚生娃了啊?能不能抱出来让我看一哈嘛。”

我爸觉得奇怪,但看对方不像是坏人,也就同意了。让我妈抱着我从里屋出来。

刚一看到我,那道士就“咦”了一声,好像显得很奇怪。然后表情变得有些凝重起来,还用右手掐算了几下。

我爸一看他这样子,心里顿时咯噔一下,赶忙问他咋个回事?

“你娃娃是不是昨天晚上十二点出生的?具体生辰八字能不能跟我说一下?”

我爸回答之后,这道士就叹了口气:“是啊,这个年份、这个时间、这个地方出生的,八字和体重,都轻得要命,按理说生不出来才对。但看你这娃虽然瘦弱,但中气十足,很健康。怪事,怪事。”

我爸被搞得云里雾里,但也听出来这道士的意思是说,我原本是生不下来的,或者生下来是个死胎。但事实上,我顺利出生了。

“可能是你平时行善积德,庇护了自己的娃儿。看你请我留下吃饭,就晓得你是个善人。既然如此,我送你一个礼物。”

游方道士说着,从道袍口袋里掏出来一块黑色的小木牌。当场用手指头在上面刻了一个古怪的符号。

我爸一看,就晓得遇到高人了!

毕竟普通人咋可能用手指头在木板上刻字?

那道士把木牌递给我爸:“也不是啥好东西,但能保你娃儿度过一劫。”

见我爸一脸疑惑,他就继续解释一番。

原来,我不但体重只有三斤,连生辰八字也只有2两1钱——这是八字理论上能达到的最轻值!

这样的人,在1986年这个特殊的丙寅年基本都是死胎。

虽然我得护佑顺利出生,但在十五岁之前,会一直比同龄人瘦弱,而且还会经历三次劫!

有一次没度过,就会死。

如果三次“劫”都过了,我就可以和正常人一样生活,身体也能恢复健康。

游方道士给我爸这个小木牌,只要一直挂在脖子上,就能帮我挡一次劫!

他还给我取名叫“吴重”——说人的名字都带有玄机,以“重”为名可以帮忙压一压我轻到极点的八字。

算是报答我爸的“一饭之恩”了。

他说的玄乎,我爸妈也将信将疑,但还是接过木牌。也接受了“吴重”这个名字,好生感谢。

吃饭之后,这游方道士就走了……

也没留下姓名之类的,只是说如果我能顺利活过十五岁,或许能有缘再见。

等长大之后,我确实再次见到了他。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

日子就这么过,我也一天天的长大了。

那个年代的偏僻乡村,虽然落后穷困,但人和人之前的感情质朴、纯粹。再加上父母感情极好,所以我过的很快乐。

并没有因为身体瘦弱受欺负或者变得自卑。

而第一次让我发现这个世上有科学无法解释的诡异事情,也是我真正面临第一次“劫”的时候。是我九岁那年的水打棒事件……

啥叫水打棒?

河里淹死了的人,大概三四天后尸体被泡胀了,浮起来,肢体僵直,就像是一根木棒一样飘在水面!

大多数时候,都是从河上游冲下来,土话就说是“水打起来的”——因此方言就叫“水打棒”。也有一些地方喊“水打胖”,意思是尸体被泡胀了。

我清楚地记得,小时候每到夏天,大人都要恐吓自家的小孩:“莫下河去洗澡哟,谨防水打棒把你拖去了!”

我姑妈更是说得有鼻子有眼:“这几天吹的河风里,我都闻到一股血腥味儿。”

但就算这样,炎热的夏天,村里的小娃儿们还是忍不住清凉的河水诱惑。

那是一个暑假的下午,天阴沉沉的,非常闷热。

我和村子里面几个同龄的小娃儿偷偷去河里面游泳。

虽然长辈们天天揪着我们的耳朵说,不准去河里头游泳。但小娃儿咋可能这么听话?

我,王飞,刘二娃,悄悄咪咪到了村子外面,然后脱得光溜溜,嘻嘻哈哈地下了水。

好清凉哦!

夏天的闷热,顿时消散。

我们玩的很高兴,再加上河边长大的娃儿水性都好,也就渐渐放松了警惕,开始往河中间游去……

我们三个里,王飞的水性最好,我们按照听长辈讲的梁山好汉故事,给他取了个外号叫“浪里白条”。

他胆子大,一个猛子扎下去,再钻出来已经离我们有七八米远了。

下午的阳光照在河面上,细碎细碎的,像铺了一层金子。晃眼睛。

不晓得为啥,看他在河中心的水里起起伏伏,我突然有点慌。

我大声喊:“王飞,还是莫游太远了哦,回来嘛。”

王飞一朝我们挥手一边哈哈大笑:“怕啥子嘛?我比鱼还会……”

他话没说完,突然表情一变,脸刷的一下就白了!

白得吓人。

然后双手猛地用力划水,像是想往我们这个方向游过来。

但他的身体却根本一动不动,只是不停在河中心打转转!就好像是水里面有东西,把他用力拉住了。

我一看情况不对,赶忙大喊:“王飞,你咋个了嘛?你快点!”

他拼命游,但根本动不了。他想喊,但不知道为啥发不出声音来!

只是那个绝望和恐惧的眼神,我很多年后都忘不了。

也就两三秒钟,好像是水下面有一股力在把他使劲儿往下拉……

扑通一声!

一团水花。

王飞整个人沉到河里,看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