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鉴 8.8
作者: 晓云 主角: 温宛
441.72万字 0.8万次阅读 105.2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二千一百五十九章 终章 2023-10-17 00:23:41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3
    作品总数
  • 884.44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159章
简介

【第五届咪咕杯金奖作品】 上一世温宛活得糊涂,萧臣守她半辈子,她也只知道那个男人叫萧臣,这辈子她想活得明白些,可萧臣糊涂了。 温宛,“没事,没事的萧臣,有我在。” 萧臣,“烦请姑娘让一让。” 萧臣这辈子最不想见到的人就是温宛,他娶谁都可以,就是不能娶那个叫温宛的女人,上辈子的恩他上辈子还干净了。 这辈子,他们谁也不要成为谁的负担。 萧臣,“魏王府不缺魏王妃。” 温宛:“可我缺你……”

第一章 六月飞雪天

宣化十年,六月飞雪。

温宛穿着单薄衣裳坐在桌边,缓缓把手伸向窗外。

昨晚她做了一个梦,梦见大周朝自开国以来地位最为显赫,没有之一的御南侯府办喜事,权臣苏玄璟前来道贺。

贺礼,是满门抄斩的圣旨。

一时间喜事变丧事,御南侯府老侯爷温御及府中嫡系三十七口遭闭门诛杀,亲朋无一幸免。

整个御南侯府,血流成河……

雪花团团簇簇落在掌心,融化成水掬在温宛手里,入骨的凉。

梦境重现,她四肢皆断,满身是血趴在地上,有一绝色女子狠狠扯拽她长发,头皮撕裂一样的疼。

‘姐姐恨我?’

她怒!

‘太子弑君夺权,苏玄璟助纣为虐想要对御南侯府不利,你为何不去传信!’

未及女子开口,房门骤启。

已入六月的大周皇城竟然下起了雪,她艰难抬头看到苏玄璟提剑站在面前,眉目冷冽中透着厌弃的愠凉。

女子跪趴过去,泪落如雨,‘姐姐一向待弦儿不薄,玄璟你纵是不能保姐姐万全,可否留下姐姐一样东西好让弦儿时时系念?’

‘何物?’

‘一双眼睛……’

水滴顺着掌纹坠落,与紫檀窗棂撞击发出滴水的声音。

温宛回神时隐隐听到远处院门有人争吵,片刻后丫鬟银蝶从外面兴高采烈跑进来,边跑还边嚷着。

“大姑娘,天大的喜事!”

银蝶重在名字里的‘蝶’字,肌肤嫩白,长相娇俏,头上虽是惯常梳的双髻,绑在发髻上的绸子却十分新鲜,衣着也比寻常丫鬟招摇。

墨园是整个御南侯府最奢华的地方,花园锦簇,水榭游廊,哪怕老侯爷居住的锦堂都不似这般无一不备。

此时温宛已抽回玉腕,低首垂眸,用帕子拭过掌间清水。

“大姑娘!”

银蝶气喘吁吁绕过蜀绣孔雀蓝羽的富贵屏风跑进屋里,眼角眉梢皆是欢喜,“大姑娘可知这会儿谁在前庭?”

温宛停下手里动作,一双生得极美的眼睛望向银蝶。

那双眼当真极美,仿佛是银河里闪烁不息的碎裂星辰,好看的让人想一直盯着。

“是苏公子!苏公子当真来提亲了!眼下正在前庭跟老侯爷求娶大姑娘!”银蝶欢喜道,声音里还带着些喜不自持的哭腔。

窗外风雪渐急,雪花打着旋儿的从窗棂飘进来,落在桌上。

“银蝶。”

温宛眼睛生的美,五官亦毫不逊色,此刻面色却是冷淡,“你刚刚那么大声,惊到本姑娘了。”

银蝶茫然,惊诧,未及生出别的情绪时温宛忽然笑出声,那笑容如新月生辉,又似春风拂面般让人眼前一亮,“不过没关系,谁让本姑娘宠你呢。”

银蝶狠狠吁出一口气,双手直拍胸脯,“大姑娘你可吓坏奴婢了!”

“你看清了,真是苏玄璟?”温宛起身,脚踩莲步绕过蓝羽屏风,缓步而行。

墨园虽大,可自正厅到院门也不过百步距离。

这一百步,温宛却走完了她的一生。

苏玄璟,你还是来了……

温宛知道,那不是梦。

是真实发生过的事,发生在十二年后也就是宣化二十二年的大周皇城,御南侯府满门抄斩那日也是六月,天上也飘着雪。

重生到十二年前的温宛一直在想,倘若当初苏玄璟那一剑直接杀了她。

那她的恨,也会干脆些。

然而没有,苏玄璟将她关在一个地窖里,又将割断舌头的紫玉扔进来照顾她。

那时她已经瞎了,眼前是无边无际的黑暗。

那个她曾经一哭二闹三上吊追着赶着要嫁的少年郎,终究剜掉了她一双眼睛。

紫玉跟银蝶一样,都是墨园的丫鬟,只是平日里她更喜欢银蝶,以致于后来出嫁她只将银蝶带到夫家,而将紫玉留在御南侯府。

知道是紫玉的时候,她发疯一样扭动身躯,哪怕断肢扭曲,痛入骨髓她都不理,她想要答案,想要知道御南侯府的消息,哪怕一点点!

掌心传来触感,她忽然停下来。

紫玉用手指告诉她一切……

整整三个月的时间,她让紫玉一遍一遍在掌心划过一场场鲜血淋漓的画面,喜宴酒水有毒,面对锋利刀剑御南侯阖府上下无一人有还击之力。

祖父与弟弟被乱刀砍死,二叔一家抱团被利箭戳成刺猬,还有她的侄女温朵,刚刚满月的孩子被苏玄璟活活扔进水缸……

紫玉每划一次,那恨便深入骨髓一般在温宛身体如奔腾的岩浆,灼烧过她每一根神经,终成恨海,绵延不绝。

后来苏玄璟当着她的面,把紫玉的手指一根一根砸成烂泥。

紫玉被拖走了,再也没有回来。

又过了些时日,苏玄璟来到她面前,丢下一句话。

‘他终究,还是因你而死……’

那一年,皇城西市靖坊突生大火,火势凶猛连烧几座旧宅。

大火过后,人们在废墟里寻出七副被烧焦的枯骨。

其中有一副枯骨,四肢皆断……

砰-

温宛撞到院门,额头吃痛。

银蝶忙不迭跑过来将她扶稳,着急又心疼,“大姑娘小心!”

温宛蹙眉以手抚额时,院门忽的被人从外面拉开。

一张干净稚气的小脸儿赫然映入眼帘,表情十分紧张。

“好啊,又是你!净天毛毛躁躁这回还伤了大姑娘,你是不是不想干了?”银蝶看向站在院门外面的丫鬟,翻过去两个白眼,“还不站到一边儿去!”

被银蝶训斥的丫鬟眼中惶恐,忙后退时却被垮过门槛的温宛拉住。

干瘦粗糙的小手,手背上清晰可见冻疮留下的暗红痕迹。

就是这双手,在她掌心划了一遍又一遍,陪她度过最绝望又悔恨的三个月,“紫玉,一起过来。”

银蝶以为自己听错了,“大姑娘,她还有衣裳没洗……”

温宛没有理会银蝶,转身行向前庭。

飞雪漫天淹没前尘往事,却将恨留在温宛骨血里。

永世,挥之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