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午门当缝尸匠那些年 9.3
完结 签约作品 奇闻异事 神秘怪谈
作者: 万里清桂 主角: 李长生 山阴公主
105.55万字 0.1万次阅读 0.6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523章 新的王朝(完结) 2021-12-31 22:01:03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282.22
    累计字数
  • 487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523章
简介

李长生重生缝尸匠,觉醒通天箓系统,破奇案、泡公主、打丞相、烧画皮、炼五鬼、扎阴兵,骑五色神牛,拐上古神鹿、斩龙王、踢神仙,天下第一牛人是呀。 镇国大将军:“还请长生老弟再次施展撒豆成兵术,击退敌军!” 丞相:“老弟,我家里有十几绝色女儿,许配给您可好!随便挑,都娶进门也可以!” 皇帝道:“丞相无能,你来当如何?” “不想,我只当缝尸匠。”

第1章 不当驸马当缝尸匠

“什么,给山阴公主当驸马!”

刘金王朝大殿,新科状元李长生心里极为震惊。

今日殿试,本应加官进爵,不想竟是让他迎娶传闻中浪荡不羁的山阴公主。

要让他当史上第一绿帽王。

李长生硬着头皮道:“微臣愿意留在陛下身边鞠躬尽瘁。”

小皇帝震怒,起身吼道:“不识好歹,既然不肯,就滚去午门当个缝尸匠吧。”

山阴公主见状不舍,挽着二个面首走出。

扭着腰肢,媚眼带笑道:“日日和尸体作伴多可惜,不如留在本宫身边。”

“臣不喜欢头顶一片草原。”

说完便大步流星地走出了大殿。

再看李家府邸是张灯结彩,左右邻居也连连称赞李老爷教子有方。

一顿毒打,让败家子改邪归正,考了一个状元郎。

李老爷逢人炫耀道:“小树不修不直溜,想要成才就得打。”

周边的孩子听了各个恨得目露凶光。

却是不想,李长生回来道:“爹,别高兴了,无官无禄,差点给山阴公主当驸马,儿没答应,被贬缝尸匠。”

此话一出口,众人皆惊。

谁人不知传说此女极其好色,谣传乃九尾妖狐转世,要败掉刘金王朝的气运。

更是当街撸人做面首。

李老爷为了防止连累全家,当天就在门口贴上告示,与此子断绝关系,是生是死,再无往来。

次日卷着全部家产离开京城。

李长生想不明白,他可是穿越人士。

金手指呢?系统呢?

自己好不容易从败家子逆袭成状元郎,结果前世当法医,今世又做缝尸匠。

难道离不开尸体了?

但皇命难为,故而第二天李长生吊儿郎当地朝着城南菜市场的缝尸铺走去。

却是不知,缝尸铺的长官许三多,看着面前的两张纸条比他更愁。

一张是山阴公主管家送来,劝李长生当驸马。

一张是丞相送来的,写着归西。

一生,一死,左右为难。

无论是哪家贵人,他一个小小九品官吏,都得罪不起。

师爷见状说道:“不如看看李长生的态度?若从了,就给公主做个顺水人情,若他执意留下,那就送他归西。”

许三生顿时笑道:“好办法。”

故而李长生一进入缝尸铺,上司许三多便满脸讥笑。

“啊呀,这不是新科状元郎呀?只可惜,十年寒窗苦,不如当面首,若是让我去,定要去公主府上日日颠鸾倒凤。”

身旁衙役也肆无忌惮地附和道:“是呀,新科状元不如从了公主,何苦来这肮脏地方。”

李长生听这话语,便猜到用意。

若是不怼回去,定会日日挨他们的欺负。

“皇上赐我当的乃是驸马,你们这般歪曲圣意,可是诛九族的大罪。”

许三多没想到好心拍错地方,吓得改口道:“误会,误会,这是上头吩咐的,还请见谅,那就只能委屈您在14号缝尸铺了。”

说完忙拿出一个牌子,递给将李长生,让一个小吏给李长生讲解了一番缝尸铺的规矩。

14号铺面还算工整,正中停尸台上,用白布盖着上一具有些腐臭的尸体。

那小吏似是胆怯,不肯进门,站在门外介绍道:“此乃是城外抓来一个盗匪,被斩之后,又将头颅悬挂在城门七日,今日新科状元赶上,就辛苦你一番,好坏无所谓,缝上即可。”

说完急匆匆地走了。

幸亏李长生前世是个法医,很快适应了这里的环境。

那小吏一走,正巧独眼刘老六提着酒壶路过。

见李长生在14好缝尸铺内,忙进门拱手问道:“可是有缘,那日醉红楼你还赏给老汉一壶花酒,不知道贵人今日是来吊唁,还是寻人。”

李长生顿时想起醉红楼的那一幕,便说道:“从今日起,我便是这14号缝尸铺的缝尸匠。”

刘老六听完愕然。

随即看了看牌,拉着李长生道:“糟糕,这帮人恐怕是要害贵人的性命,今早这14号缝尸匠刚刚暴毙,就因这尸体。”

李长生也十分诧异不解。

“一具尸体怎么伤人性命?”

刘老六见无人监视,忙关门小声道:“这尸体走僵了,碰不得。”

说完小心撩开白布,只给李长生看。

“你看那尸体的手脚,俱已发黑,指甲变长,牙齿暴长、此乃尸变迹象,若是你今晚缝尸,必见血光。”

李长生看后,更是惊愕。

就见断开的头颅,挂着一抹邪魅的阴笑。

一对獠牙赫然显露嘴边,嘴角还挂着些许红色的液体。

手上的指甲,也好似野兽一般锋利,周身到处都是未干的新鲜血液。

顿时颠覆了他的三观,吓得差点趔趄摔倒。

幸好刘老六从旁扶住。

李长生忙追问:“可有救命之法。”

刘老六寻思了一下道:“莫慌,我在这缝尸铺混了三年,也有些手段,这就给贵人弄一根捆尸绳子来,你只需将尸体牢牢捆绑在板子上,不管发生什么,入夜之后,只管赶紧缝合。”

“待他最后一口秧气发散,便不会飞起伤人。”

“切记,躲开那最后一口秧气,否则活人吸了,不死也要半条命。”

“还有,切莫让那些官差衙役看见绳子,只能偷偷用。”

李长生连忙拿出五十两银子,塞给刘老六买酒喝。

刘老六这才悄悄溜出14号缝尸铺。

没过一会,从怀里掏出一根黑红色绳子递给李长生说道:“贵人别看这绳子赃,乃是用头发丝编制而成,再加以朱砂、黑狗血浸泡,专克僵尸。”

之后在刘老六的帮助下,将这尸体牢牢捆绑起来。

随即刘老六这才溜回他的十号缝尸铺。

但李长生思前想后,还是不安,之后回家备了一堆武器带在身上。

入夜,更夫敲梆喊道:“送魂了。”

李长生才按照规矩,在尸体前点上三支香,拜了三拜,

同时就听身后传来轻微声响。

回去看去,就见那被捆绑的尸体,竟然过电一般抖动起来,似是想挣脱绳索爬起来。

就连那黑色的指甲,也微微弯曲,骨节发出咔咔的声响。

开始不停的抓挠板子。

吓得李长生顿时不知所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