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7章 完结

书名:
六零辣妻有空间
作者:
锦渔
本章字数:
4800
更新时间:
2022-06-27 23:43:06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辣妻重返1980

顾宁当了双胞胎妹妹一辈子的替身,一遭重生,强势归来。 珍贵的金手指?对不起,她抢了。 宝贵的读书机会?对不起,她抢了。 亲生父母的喜爱?对不起,她抢了。 还有那个前夫——对不起,她不要了。 只是—— 她都那么辣了,怎么父母爱她?哥哥宠她?连带着前夫的小叔都对她虎视眈眈? *** 某大佬默默守护:予她万般宠爱,护她一世无忧。 禁欲古板老男人×撩了就跑小妖精
连载中,累计192万字 | 最近更新:第633章 你的下场我终于看到了

第1章 重生【修】

书名:
辣妻重返1980
作者:
明中月
本章字数:
2986

1999年12月31号,世纪之交。

大街小巷烟花爆竹噼里啪啦,在这寒冷的冬日,平添几分跨年的热闹。

唯独,医院仍然冷清得可怕。

“顾宁,我们离婚吧——”

十八楼重症病房,文质彬彬的知名画家周文宴。

看着病入膏肓的妻子,冷酷地宣告十多年婚姻的最终结果。

病床上是一位面容枯槁的女人,她一脸意外和震惊,“什么?我、不同意——”

她试图从对方脸上,找出几分玩笑的意思。

但是没有!

顾宁捂着腹部无法愈合的伤口,她百般委曲求全为留住丈夫。

同意捐给双胞胎妹妹一颗肾,捐肾引发了严重的器官衰竭。

而丈夫却要和她离婚!

“周文宴,你忘记了,当年结婚对我承诺过什么了吗?”

“你还好意思提当年的事情?”

周文宴的神色突然就冷淡了下来,“要不是你当年冒名顶替了,瑶瑶的救命恩人身份,我会娶你?”

顾宁整个人都懵住了,明明是她当年泼上命救下的周文宴啊!

她怎么冒名顶替了?

顾宁下意识地看向病房里面,靠在大大玻璃窗旁边的年轻女人。

那是她捐肾对象——顾瑶。

顾宁希望她能帮自己。

毕竟,她疼爱她照顾她不说,连文宴也最疼爱这个双胞胎妹妹了。

顾瑶作证的话,文宴肯定会听的。

才做完手术不过一周的顾瑶,脸色并不苍白,

反而面色红润。

在透明玻璃窗的映照下,越发纤细柔弱。

顾瑶声音带着几分委屈,怯怯地问,“姐姐,事到如今你还要瞒着姐夫吗?”

“当年明明是我救下的姐夫,可是转眼你却成了姐夫的救命恩人。

我为了姐姐让出姐夫十年。到如今我实在是让不下去了。”

“毕竟,我也爱上了姐夫啊!”

这话如同一声惊雷,炸得顾宁无所适从。

“可你爱的不是周致远吗?你不是等了他十多年吗?”

顾宁不太相信,她声声质问。

她之所以对顾瑶这么放心。

正是因为顾瑶有心上人,她的心上人是周致远。

也是周文宴那个铁血冷峻,位高权重的小叔。

她把顾瑶接到身边,也是在为顾瑶创造机会。

但是唯独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个结果。

小姨子爱上姐夫!

她成了那个破坏两人相爱的恶毒女人。

顾瑶低头,声音越发怯怯,“人是会变的,姐夫也喜欢我。”

周致远像月亮一样高不可攀,不如抓住眼前的一莹灯光。

顾宁脑子的那一根弦一下子断掉了。

她眼前一黑,质问,“周文宴,她说的是真的吗?你也喜欢她吗?”

她眼珠子黑漆漆的,看得人有些发渗。

周文宴不敢和她对视。

低声快速说了一句,“是!我错把你当成瑶瑶,你是假货,瑶瑶才是真的。”

顿了顿,又斩钉截铁地说道,“我爱的自始至终都是瑶瑶,从来都不是你!”

到底是心虚,他强词夺理。

“你也不看看自己的样子,又恶毒又没文化,让人难以下咽,怎么能和瑶瑶这个善良又漂亮的大学生相比。”

他为了自己忠贞的爱情,守身十年,终究得到了女神的垂怜。

至于糟糠妻还是下堂得好。

十年婚姻,到头来却是百般嫌恶。

顾宁有些悲哀,是她没救人吗?

是她不读大学的吗?

是她救了人,又把上高中的机会让给了顾瑶啊!

顾宁的心痛得无以复加,她声声泣血:

“周文宴你是我丈夫,结婚十来年你不碰我,我千方百计为你周旋,背负恶名,却没想到你是为了顾瑶守身如玉,到头来却怪恶毒怪我配不上你的身份?”

“顾瑶你是我双胞胎妹妹,我怜你自小被过继,怜你身体不好,把你带到身边悉心照料,更是为了救你更是捐出一颗肾,到头来却喂出一头白眼狼!”

顾瑶被骂得泫然若泣。

周文宴立马站了出来。

他护情人,深情款款道,“不要骂瑶瑶,这一切和她没关系,是我情不自禁。”

顾宁一口唾沫吐到了周文宴脸上,冷笑,“恶心——狗男女。”

周文宴脸顿时黑了,却被顾瑶柔弱地劝了下来,“宴哥,姐姐一时半会接受不了,我来劝她。”

周文宴松了口气,越发觉得自己选择是对的,“还是瑶瑶懂事。”

回答她的是,顾宁又一口吐沫。

病房内。

只留下了顾宁和顾瑶两人。

三十多岁的顾瑶,却如十七八岁的少女一样年轻貌美。

她捂着实际并没有伤口的肚子,意味深长,“姐姐,谢谢你的肾,我很快就可以拥有宴哥的孩子了。”

用她的肾,怀她丈夫的孩子。

再也没有比这更无耻的事情。

顾宁气得浑身发抖,她咬着舌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顾瑶?你是捡破烂的吗?”

“我不要的男人,你就这么稀罕?”

顾瑶炫耀的神色一僵,楚楚可怜,“你怎么能这么说宴哥?”

她不能接受,已经输得一败涂地的姐姐,还这么镇定地嘲讽她。

故意刀子专往软肉上扎。

“姐姐,你知道三叔三婶为了留下你的肾,跪下来求我放弃的路上出了车祸吗?”

顿了顿,她冷笑一声,“他们爱的到底是你。”

突然得知这个真相,宛若晴天霹雳。

顾宁突然挣扎起来,她目眦尽裂,心尖淌血,“顾瑶、他们也是你亲生爸妈!”

顾瑶的神色突然冷了下来,“他们是你的爸妈,不是我的——”

“还有阳阳弟弟,他为了救你越狱了,被判了死刑。”

“顾宁,你就是灾星,谁对你好,谁就没有好下场!”

“不可能、阳阳……”那么年轻。

顾宁痛到麻木,绝望地诅咒,“顾瑶,你不得好死!”

顾瑶畅快地欣赏着姐姐的表情,她贴近顾宁的耳边,“再告诉你最后一个秘密,当年你让给我的是——”

顾宁倏然瞪大眼睛,她像是疯了一般,狠狠地朝着顾瑶扑过去。

两人撞击在玻璃上。

只听见咔嚓一声。

大大的玻璃窗上爬上了蜘蛛网。

被压在身下的顾瑶脸上闪过害怕。

她回头看一眼,身后就是万丈高楼,她大叫,“顾宁,你不要命了!”

顾宁恍若未闻,只听见碎裂的玻璃咔嚓一声。

两人齐齐的意外掉落下去。

那一瞬间。

病房的门被骤然撞开,一阵撕心裂肺的声音,从窗户传来:

“顾宁……”

是周文宴后悔了吗?

顾宁抱着最后一丝念想,回头看了一眼。

却意外见到那个向来铁血冷峻,满身威严,位高权重的男人。

此时,脸色剧变,一脸惊恐和痛苦。

甚至,差点也跟着纵身一跃,却被后面的人给死死抓着了探出的身子。

顾宁极为意外,怎么会是他?

耳边冰冷的破空声和热闹烟花爆竹声,让顾宁没有心思在分在其他地方。

她低头看了一眼身下,害怕绝望的顾瑶。

顾宁她露出一个心满意足的微笑。

终于报仇了!

只是——切都太晚了!!!

……

盛夏蝉声鸣,酷热难耐。

顾宁的脖子有些痛,她纳闷,她不是跳楼和顾瑶同归于尽了吗?

顾宁疑惑地睁开眼睛,身下铺着竹篾编制的凉席,早已被汗水打湿。

炕柜上放着白色镶红边的搪瓷缸,上面写着“为人民服务”

顾宁耳边的声音却越来越清楚。

“宁宁都上吊了。”

“孩子她叔,宁宁是个灾星,瑶摇却是福星,上学的名额更应该给瑶摇啊!”

“不行!说好的读高中的名额一房一个,这是宁宁出人头地的唯一机会。”

“可是宁宁已经和大学生周文宴订婚了啊,总不能什么好事都被她占着。”

女人冷笑了一声,指责中年男人。

“你们当亲生父母的,难道还不如我这个养母疼瑶瑶?

连宁宁这个姐姐都知道让着妹妹,你们呢?”

男人叫顾建设,是宁宁和瑶摇的亲生父亲。

也是顾家老三,是个货车司机向来木讷。

女人的话无疑是在男人心上剜肉。

他痛苦得说不出话,蹲在地上场面僵持了下来。

而被点名叫瑶摇的小姑娘,一双杏眼惹人怜爱,内疚,“妈,三叔,你们别为我吵了,我去看看姐。”

她忍不住地兴奋,上学名额终于属于她了!

熟悉的声音和房间,让顾宁的记忆浮上心头。

她重生了,重生到1980年。

十八岁那年夏天,还在大队顾家的时候。

她拿命威胁父母,要让出唯一的读书机会给顾瑶。

这辈子她不会了,欠了她得要还回来,吃了她得要吐出来!

那就先从抢回读书名额开始。

察觉到顾瑶的上前。

顾宁敛住眼中的恨意,在虚空中胡乱地抓了一把。

准确无误地抓住了顾瑶的手腕,用尽力气,狠狠地咬下去。

她的动作有多狠,她的声音就有多软。

“瑶瑶,别打我,我听话,我上吊,我死了读书的机会就是你的!”

——她要亲手撕开顾瑶的虚伪皮!

屋内的吵闹声顿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震惊地看着顾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