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极品县令 8.8
完结 签约作品 历史 穿越历史
作者: 霜寒十四州 主角: 杜雷
104.99万字 0.3万次阅读 0.4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517章 大结局 2021-10-31 19:37:03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211.36
    累计字数
  • 413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517章
简介

杜雷穿越到了唐朝,成为了一名名不见经传的县令,凭借前世的知识储备,开始了风起云涌,波澜壮阔的人生旅程

第1章 悲催的重生

“老爷,老爷,快醒醒。”杜雷被一阵阵低低的喊声惊醒。

伴随着喊声,似乎还有人在摇晃自己。

不对啊,自己刚才明明是跳崖自杀了。

几百米的悬崖,落下来肯定是要粉身碎骨了,脑浆迸裂,怎么还能听到有人讲话?

杜雷缓缓睁开双眼。

眼前的情景让他感到震惊不已。

自己躺在河边一块大青石上,身旁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单膝跪地双手不断晃动自己的身体,泪眼婆娑的双眼里,满含希冀。

“老爷,老爷,你醒了。”见他睁开眼,少年激动地叫了起来。

眼前的少年,穿了一件土黄色的缺胯衫,头顶两个缵。这不就是电视中常见的书童打扮嘛。

杜雷很快意识到,自己这是穿越了。毕竟上学的时候,可没少看穿越的小说。

这种可遇不可求的事情,今日竟然真的落在了自己身上。一时间,前世的悲伤暂时抛到了脑后。

太棒了,自己竟然还是一个老爷,这说明身世非富即贵啊。

一想到这些,竟然激动地坐了起来。

一阵眩晕的感觉,这一世的记忆,潮水一般的冲进了脑海。

巧得很,这个躯体的前世,竟然也叫杜雷。前面这个少年,名叫狗娃,是自己的书童。

这个杜雷中了举人,本来是去长海县赴任做县令的。

乘船到半路,喝了几杯酒竟然睡着了,迷迷糊糊中,被人推下了水,等再醒来就这样了。

“狗娃,我们这是在哪?其他人呢?”他半闭着眼,轻声问道。

按照记忆,除了书童狗娃应该还有几个随从才是。

“老爷,廖英那狗贼,竟然趁您酒醉小睡之际,把您推进河里。抢了您的告身,说要让他的儿子廖不凡去做县令。”

哦,对,记起来了。

廖英,在杜家干了多年的护院,这次远赴长海上任,老爹杜博怕路上不安稳,特意派了他跟随保护。这个廖不凡,也是廖英极力推荐带上的,看来这厮,早就居心不良。

杜雷忽然是悲从中来。

前世我身患绝症,为了不拖累家人,不得已跳崖。这一世混了个一官半职,还他妈的被人冒名顶替了。

果然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啊,穿越了我都这么悲催。

“老爷,我们,我们该怎么办啊。”

怎么办?

我刚刚穿越过来,人生地不熟的,也很懵啊!

可是自己终究是有身份的人,总不能指望一个书童去想办法吧。

杜雷坐起身来,理了一下思绪。

现在的时间是武德八年。也就是唐高祖李渊当政时期。

很快,自己最崇拜的那个唐太宗李世民,就要玄武门兵变了。

想到这些,他不由得有些激动,自己如果能结识李世民,那凭自己的才干,一定能够干出点名堂。

哎,扯远了,思绪拉回来。先过了眼下再说。

这个杜雷,家里还算殷实,此番上任,一共带了五名随从,除了书童狗娃,还有护院廖英,廖英的儿子廖不凡和他的侄子廖不群。

对,还有他们老杜家忠实的老家仆吴达。

妈的,他们老杜家,不,我们老杜家待你们不薄,你们这帮狼心狗肺的东西,竟然如此忘恩负义,我咽不下这口气。

杜雷一咬牙,狠狠一拳垂在大青石上。

去长海,干他娘的。

拿了我的,给我送回来,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

休息了片刻,一主一仆,朝着长海县艰难前进。

说艰难,是因为杜雷选择了徒步前往长海。而这条路崎岖不平,并不好走。

让他想不到的是,这一世的杜雷,虽然看起来细皮嫩肉的样子,居然体力惊人。

按照记忆,这都是小时候干活打下的基础。

那时候他的爹爹杜博还未发迹,杜雷每天读书回来,便要帮助家中干农活,上山砍柴是每日必修课。

唉,这个杜雷出身贫寒,我又何尝不是呢。

家中父母也是地里刨食的农民,含辛茹苦的抚养自己长大,考了警察学校。可是谁曾想,就在毕业之际,他被查出了骨癌,还是超晚期,医生预言自己活不过三个月。

为了不拖累父母,他只好选择了跳崖自杀。

孰料世事无常,居然穿越来到了这风起云涌的时代。

第二天,日上三竿,杜雷主仆二人终于赶到了长海县城下。

守城的一名军卒见两人满身尘灰,蓬头垢面,立刻上前拦住了。

“站住。”

杜雷抬眼看了看,见这军卒三十多岁,一双小眼睛滴溜溜乱转,作为警察学校的优秀毕业生,他很快判断出来,此人是个雁过拔毛的老油子。

“军爷,有何吩咐?”

“今日新上任的县太爷要巡街,衣衫不整者,不可入城。”

巡街,哎哟,好大的阵仗,廖家的几位爷们,你们真是不心虚啊,冒牌货也敢如此招摇过市。

杜雷把这军卒拉到一旁,陪着笑小声说道:“这位军爷,行个方便吧,我是河南人氏,家里遭了难,就剩我们兄弟二人,赶这里投亲来了。”

说着话,还努力的挤了几滴眼泪出来。

这军卒斜着眼看了看他,伸出右手,举到胸前位置,手心朝上,轻轻晃了两下,“投亲可有投亲的说法。”

杜雷心里骂着娘,脸上却挤出一丝微笑,把拇指上的白玉扳指褪下来,轻轻塞进了这军卒的手心,然后两人相视一笑。

“进去吧,别走大路啊,拣小胡同走。”军卒装模作样的叮嘱了两句。

长海县,离北方边境不远,不说是个兔子不拉屎的地方,那也绝对不是什么富庶之地。

这个杜雷倒是有心理准备。毕竟自己无权无势的,谁会把肥差给自己啊。

可是当他真的进入到了县城,还是吃了一惊。

整个县城,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一种萧条和压抑。街上三三两两的聚集了一些百姓,穿的衣服大多数都是补丁摞补丁那种,看得出来,百姓们的日子过的并不宽裕。

前面街角处,有几个百姓,聚在那里,正在闲聊。

“听说新来的县令很年轻啊。”

“唉,太年轻,怕是斗不过那四大家族啊。”

“我可是听说,今日县太爷巡街,四大家族的家主都陪着,这面子可够大的。”

“哎,什么面子不面子,你还不懂,想要在这长海县安稳做官,不还得看这四大家族的脸色吗?

“说的是啊,上一任梁猛就是例子,到最后还不是被四大家族给.....”说着话,做了一个砍的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