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地宠妻甜如蜜 9.6
作者: 十月微凉 主角: 江酒 陆夜白
268.05万字 1.2万次阅读 31.2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359章 番外篇——随意洛汐(5) 2021-12-30 09:41:30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268.05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359章
简介

七年前,渣妹用外婆的命逼她妥协,一夜荒唐,她身败名裂被父亲逐出家门,十月怀胎长子夭折,心伤之下她远走异国。 七年后,她携一双萌宝强势回归,斗渣妹踩继母,称霸整个名流圈,嗨翻了天际,浪出了新高度。 可,嗨着嗨着,她突然发现身边多出了个小包子,连带着还引来了头大豺狼,一个整天追着她喊‘妈’,一个将她堵在墙角说要娶她。 好刺激! “陆先生,你账户里那凭空消失的三十亿是我偷的,像我这种见钱眼开的女人,实非良配。” “乖,咱不提钱,你先跟我解释一下这三个一母同胞的玩意儿是怎么回事?” “......” 【虐渣打脸,狗粮管饱,女主是个隐形大佬,有多层身份】

第1章 太子爷丢了!

热……

浑身像火在烧一般……

蚀骨的难耐似要从身体每个毛孔里渗出来似的,不断吞噬着江酒的理智。

片刻,入骨的疼痛蔓延,疼得五脏六腑都在轻轻颤抖。

她‘啊’的尖叫了一声,下意识想要反抗。

可,身体却动弹不得。

撕心透彻,似冰如火,两重天。

她什么都看不到,室内很黑,很暗,只依稀感觉那个男人的存在,自己灵魂都不属于自己了一般。

不知过了多久,室内的温度才渐渐降了下去。

精疲力尽的江酒跌跌撞撞的滚到了地上,在黑暗里摸索着自己的衣物胡乱套在了身上。

从房间冲出来的时候,一道娇媚的女声打破了她所有的故作镇定。

“姐姐出来啦,啧啧啧,整整三个小时呢,看来李总虽然年过五旬,但,依旧宝刀未老嘛。”

说话的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江柔,就是这个看似清纯实则阴毒的少女,用外婆的性命逼她应酬一个年过五旬的老男人。

她去找父亲,父亲却以妈妈死了十几年,他早就不用管那老太太的死活为由,狠心拒绝了她。

她为了救外婆,不得不妥协。

如今,她的清白与尊严全部都毁在了这个晚上,要不是还有外婆需要她照顾,她真想就这么一头撞死。

江柔讪讪一笑,她就喜欢看江酒这幅狼狈不堪的模样。

江酒抿了抿唇,踉踉跄跄的朝电梯口冲去。

室内,江柔‘啪啪’两下摁开了床头的灯。

正当她准备躺在李总身边装装样子的时候,目光突然扫向了沉睡中男人的脸,当她看清对方的长相后,差点儿惊掉了下巴。

这这这……

是是是……

他!

好一个江酒,居然将第一家族的掌权者给睡了。

一瞬间,愤怒与嫉妒扭曲了她的俏脸。

原本是她的,是她的,凭什么让那贱人得了这天大的便宜?

江酒,你真该死!

该死!

七个半月后……

‘哇’的一声婴儿啼哭响彻在了产房内。

“第一个出来的是儿子,都别停下,继续继续,孕妇肚子里还有两个呢。”

产房外,女医生将怀里的婴儿递给了候在门口的江柔,压低声音对她道:“江二小姐,如您所愿,她生的第一个是儿子。”

江柔抚了抚自己凸起的小腹,唇角勾起一抹诡异的弧度,“你刚才说这是谁生的?”

女医生浑身打了个寒颤,想到那套价值数百万的高级公寓,连忙改口道:“恭喜江二小姐喜得贵子。”

江柔哈哈一笑,脸上尽是得意之色。

女医生又问:“那,江大小姐腹中另外两个胎儿怎么……”

“处理掉吧。”江柔伸手捏了捏怀里婴儿的小脸蛋,眸中划过一抹狠厉,“给她养一个,还是看在这孩子能让我飞上枝头的份上,这已经是格外开恩了,难道还要我给她养三个不成?”

说完,她转身朝外面走去,“如果这事办好了,我会给你双倍的报酬。”

七年后,海城国际机场。

出站口,人潮人海,几个带着耳麦的黑衣保镖正穿梭在拥挤的人群中。

“陆总,A1出口并未发现可疑人员。”

“陆总,A2出口并未发现可疑人员。”

“陆总,B1出口并未发现可疑人员。”

“陆总,B2出口并未发现可疑人员。”

候机大厅二楼VIP贵宾室,一抹修长挺拔的身影靠坐在黑色真皮沙发内。

男人戴着一副墨镜,定制的镜片很宽,几乎遮挡住了他半张脸,只露出了高挺的鼻梁,寡薄的唇,侧脸极其刚硬,棱角分明。

这是个很危险的男人,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冰冷淡漠的气息,似千年寒潭。

生人勿近!

室内的温度,随着耳麦里传来的几道回禀声降至了冰点。

死一般的沉寂。

良久过后,静立在一旁的贴身保镖阿坤试着开口道,“陆总,您的情报是不是有误,第一黑客‘鬼煞’并没有乘客机来海城。”

他们追查鬼煞的下落都大半年了,如今好不容易有点线索,没想到又中断了。

“不可能。”沙发上的男人轻启薄唇,冷冷吐出了三个字。

被墨镜遮挡住的眸子直直落在面前的笔记本电脑上。

屏幕里,一条条错综复杂的红线缠绕在一块儿。

那是卫星定位器投射出来的信号路径,可,这线路却像滚雪球一般滚得满屏都是。

原本锁定的一个目标,现在满屏都是。

也就是说……

他被耍了!

下一秒,电脑屏幕开始剧烈闪烁起来。

眨眼间。

黑屏了!

阿坤摸了摸鼻子,怯生生的提醒道:“陆总,您的电脑被黑了。”

陆夜白:“……”

他瞎了么?用得着他提醒?

休息室的门被踹开,一个黑衣保镖急匆匆的撞了进来,抖着声音对陆夜白道:“陆,陆总,太子爷跟着您一块儿来了机场,可,可他将属下们给甩了,现在不知去向。”

冰冷的目光直直朝门口射去,陆夜白轻启薄唇,从牙缝里挤出了五个字,“还,不,快,去,找。”

机场东侧的绿色通道内,江酒正背着一个小挎包在昏暗的灯光下快速穿行着。

“怎么样,后面跟着的尾巴都替我甩了么?”

“酒姐放心,小爷出马一招必中,直接将那丫的电脑给整爆了。”

江酒刚想开口,似察觉到了什么,脚步倏然一顿,犀利的眸子直直朝身侧拐角射去,“谁?滚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