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强太子 8.5
作者: 血雨 主角: 楚墨
246.82万字 0.6万次阅读 118.7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212章 刑天?天刑! 2022-09-18 09:05:23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246.82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212章
简介

【本书又名《楚国闲皇》】 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 楚墨重生成傻太子,抓小人、斗奸臣、造大炮、抗侵略、扩疆土、富天下、致太平! 穿越十年,登上帝王之巅!

第1章 从棺材里爬出的太子

大楚初建,烽烟弥漫,百废待兴。

皇城东宫。

“太子已经气绝,老臣尽力了,望殿下节哀啊。”

一个年近百岁的老太医,满头细汗,准备承受当朝真龙的怒火。

一众东宫侍从和太医,围着一个床榻,上面有躺着的青年男子嘴唇紫青,面色发白。

他就是当朝傻太子楚墨,因为皇帝偏爱,所以一直稳居东宫。

楚皇眼眶微红,挥了挥手,叹了口气说道:“罢了,天道如此,选个黄道吉日,给我儿风光厚葬,择日另立储君。”

“臣,遵旨。”

老太医看着楚皇渐渐走远,才敢抬起头来,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和几个太监开始处理。

说是太子, 其实就是个傻子,满朝文武都怨声载道,心底里都敢怒不敢言。

而这次的死,朝野上下也都心知肚明是哪些人所为。

按照规矩,晚上太子被放在了棺材里,安置在楚家祠堂,接受顶级礼遇的供奉。

一旁的太监和宫女都头戴白帆,跪着哭泣。

楚墨听着耳边的嘈杂,恍恍惚惚的睁开双眼,脑袋阵痛不断涌来。

望着头顶的轻纱白布,和身体周围的场景被震惊了,这是……

棺材!

自己竟然在棺材里!好在没有盖棺材盖。

楚墨立马就精神了,直接坐起身子,就看到一群人跪着在给自己披麻戴孝。

这是横店演戏吗?

他们手中抱着拂尘,声音细腻中带着一丝尖锐,以至于听上去有些不男不女……

这不就是古代宫廷里的太监。

自己一直是跑龙套的,后来因为一个短视频一夜爆红,所以昨晚喝的酩酊大醉,怎么一醒来跑横店来了。

众人看见太子竟然从棺材里爬出来了。

顿时气氛充满了诡异。

一个太监当即就被吓尿了,这是有冤不得报,回光返照来索命了!

直接冲着楚墨瞪大的双眼,吓得瞬间伏跪下来,脑袋磕得砰砰直响,惊恐道:“太子殿下饶命,太子殿下饶命,不是小人害你性命,你莫要找上小人啊……”

演戏现在都这么内卷了吗,楚墨看着这个太监磕头,肉眼可见的脑门变成了青紫色。

这……该不是穿越了吧!?

忽然又一阵剧烈头痛,太子楚墨的记忆潮水般直接灌进了他的脑海。

他的确穿越了,穿越成了楚国的皇太子。

而且这家伙竟然也叫楚墨,不过却是个傻子。

因为是嫡子,身份尊贵,又有礼法限制,所以新皇继位,他才成了太子。

但楚墨融合记忆后,才发现这家伙不仅傻,而且还无法无天。

诗词歌赋不学,刀枪剑戟不练,整天就干两件事,一是斗蛐蛐,二是整人……

直到不久前,随着皇帝春狩,这家伙因为马受惊摔下来,才把自己玩死了。

虽然记忆中是马受惊,但楚墨很快就觉得不对劲,这不是偶然,应该是谋杀。

唯一的可能,就是有人在现场动了手脚,温顺的马突然无故发狂。

而动手之人,最大的可能便是大皇子楚庸,或者四皇子楚钰。

因为废太子之后,储君只能在两人之中产生。

而朝堂上,也因此分成了三派,大皇子一党,四皇子一党,剩下的就是左相唐先礼为首的中立派。

唐先礼原本是傻太子的外公,结果这家伙太作,把自己外公狂揍了一顿,成功把自己弄成了寡人。

想到这里,楚墨嘴角直抽搐,这家伙死就死了,居然还给自己造就了一个必死的局!

想要活命,必须得先想方设法,在孤立无援中保住太子之位。

楚墨眼中闪过一丝幽冷,既然想演宫斗戏,那我拿手啊,我现代的那些电视剧可不是白看的!

看了两个太监一眼,道:“扶孤起来!给孤倒一杯水。”

记忆中,傻皇子自称孤。

两个太监脑袋磕得更快,“太子饶命,太子饶命……”

楚墨脸都黑了,大骂道:“孤还没死呢!”

两人半信半疑地抬起头,看到楚墨有影子,这才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

两人从地上爬起,一人将楚墨扶了起来,另一人连忙倒了一杯茶端给楚墨。

楚墨放下茶杯,道:“李谨和降雪呢?”

记忆中,李谨是原身体的忠仆,照顾他自小的起居,为人宽厚。

而降雪,是陪他一起长大的丫鬟。

整个东宫内,可以相信的人,也就这两个。

两个小太监面面相觑,眼中都充满了震惊,以前太子起床都要闹上一翻,不给骑“马”跑上两圈绝不罢休。

可如今竟然像换了个人一样。

“嗯?”楚墨微微凝眉。

两个小太监吓得抖了下来,其中一人连忙说道:“回太子殿下,李公公去给陛下汇报殿下的情况,现在还没有回来,降雪姑娘以为太子病逝,说要给你做最后一顿桂花糕。”

小太监的话刚落,楚墨就听到屋外传来了细碎但仓促的脚步声,回过头,出现在视线中的,年纪轻轻的俏丽少女。

她穿着一身白色裹胸长裙,两条大长腿踱着小细步,裹胸也不能完全包住,露出片片雪白。

楚墨一眼就认了出来,这就是他的陪读丫鬟——降雪。

名字虽然儒雅,但记忆中,这可是一个十打十的暴力妞。

降雪面容憔悴,眼睛通红,一看就是没少哭。

虽然是傻太子,但降雪对他却一往情深。

拿着桂花糕,抬头就看到坐在棺材旁边椅子上的楚墨,倏地僵住。

“殿下,你活过来了!”

她尖叫一声,将手中的桂花糕的碗往地上一丢,眼角飙泪,几步便向楚墨扑了过去。

楚墨感受着芬芳,和怀里的温柔。

“当太子还是好啊,那以后三宫六院,岂不是美哉。”

楚墨小声嘀咕了两句。

两个太监已经吓傻,急忙退去,说不定太子什么时候又疯魔了,先撤退为妙。

降雪双眼通红的说道:“我以为再也见不到我的傻殿下了。”

“我的桂花糕……”

降雪这才想到自己辛辛苦苦做的桂花糕,也是太子最爱吃的甜点。

“殿下!”

还未等楚墨安慰降雪,李谨火急火燎地跑了进来。

李谨才关切道:“殿下,你感觉怎么样了?我看你好了急忙去通知楚皇了。”

楚墨自然不会在意这些小事,手抓着李谨的胳膊道:“宫里有什么消息?”

李谨瞳孔一缩,楚墨十几年都是他照顾的,一言一行他清清楚楚,以前,太子根本不可能用这样的语气与人说话!

他吞了吞口水,道:“殿下,你……”

“你先告诉我,昨日父皇召见左右相,所为何事?”

猜测归猜测,楚墨想要知道一个确切的答案!

李谨又惊又喜,殿下傻了十多年,这回死里逃生,反而还摔好了?

可他知道,现在还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压住惊喜,忙回禀道:“群臣逼迫陛下另立太子,只是陛下并没有明确同意,定于三日后校阅,看校阅大典结果……”

还有三日的时间!足够了。

大典比诗词,那刚刚好撞我枪口上了,不过现在也应该查查究竟是哪个哥哥想对这个傻太子下手。

楚墨赶紧道:“公公,你现在去皇家猎场,正东门向前三公里左右有一片竹林,穿过竹林再走八百步左右的树林里,仔细查看一下那里。”

那里,正是马惊的地方。

李谨脸色一变,朝楚墨拱拱手,转身就往门外走。

降雪呆了好一会儿,一直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好片刻才反应过来,惊呼道:

“殿下,你不傻了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