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夫农女的诰命路 8.8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种田经商
作者: 月姝 主角: 云悦 程霖
282.49万字 1.5万次阅读 216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323章 老来子X拖油瓶完 2022-07-12 09:25:10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335.6
    累计字数
  • 565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323章
简介

大樟村程二郎才华横溢,文采非凡,十五考中童生,偏生命不好,霉运罩顶!连续四年考秀才都出意外,没能参加!青梅竹马的未婚妻嫌他没出息跟他退亲。 人人都说程二郎没前途,这辈子就这样了。 穿越而来的云悦对程二郎说,“我命好能旺夫,娶了我,保管你一路考中状元,光耀门楣!” 程二郎眉毛一挑,“你未婚夫被你堂姐抢了,同是可怜人,咱俩凑在一起过日子吧。”

第1章 云悦

平安村出了件大事,云家二姑娘云悦落水,被大樟村的程二郎救了。

云悦的未婚夫楚子文和堂姐云秀却一口咬定是程二郎把云悦推下的河。

云悦被救上岸,当晚发起了高烧,连着烧了两天,大夫请了好几个,都说没救了,让云家人赶紧准备后事。

被众人以为没几天活头的云悦躺在床上,娇俏的面容泛着病态的红晕,秀气的眉毛皱得紧紧的,纤弱的身子猛地一颤,额头上的白布也抖了下来,紧接着睁开了眼睛。

云悦看着眼前陌生又古色古香的屋子,眨了眨眼,有一瞬间的愣怔,她这是穿越了?

很快,潮水般的记忆一股脑地涌入云悦的脑海里,那是原主云悦的记忆。

短短片刻功夫,云悦仿佛就经历了一遍原主十六年来的悲欢喜怒。

刚接受完记忆,紧闭的木门就从外面被人推开,一个只有九岁,面黄肌瘦,营养不良,一双眼睛却格外明亮的男孩儿端着一豁了个口子,正冒着热烟的白瓷碗进来。

男孩儿见云悦醒来,高兴地朝云悦奔去,激动得语无伦次,“姐姐,你,你终于醒了。奶,娘还有我都好担心你。”

云悦很快就认出了男孩儿,是她的弟弟云舟,姐弟两人的感情极好。

“我没事了。”云悦说完就要起身,她身子软绵绵的,没什么力气。

云舟见状,就把手里盛着药的碗放到了不远处的榉木桌上,然后才扶着云悦起来,又把荞麦枕头垫到她身后,好让她能舒服点。

做完这一切,云舟重新端过药,用勺子盛了黑乎乎的药汁,放到嘴边吹了吹,才小心翼翼地递到云悦嘴边。

云悦轻声道,“等药凉点,我自个儿喝吧。”

云舟坚持,“姐,你快喝药。喝了药,身子才能快快好。”

云悦无奈,只能云舟喂一口药,她就喝一口。

好不容易把一碗药喝完,云悦只觉得舌根都泛着浓浓的苦味,也没什么甜的能压压。

“姐,程二郎差点害死你!爷奶他们一定会为你讨回公道的!”云舟端着空了的药碗气呼呼道。

“程二郎害我?”云悦顾不得嘴里的苦味儿,拧起眉头问道。

云舟一手端着空了的药碗,一手挠着后脑勺,“是大姐还有未来姐夫说的。他们说亲眼看到程二郎推你下河。”

楚子文和云秀!

云悦眼里飞快闪过夹杂着丝丝嘲讽的冷意。

这时,隐约有吵闹声传进来,云悦抬头,透过窗户朝堂屋看去,“怎么那么吵?”

云舟解释,“是爷奶他们正跟程家人吵,要程家给个说法。”

“不是程二郎推的我,他是我的救命恩人。”

“啊?”云舟傻了,不等他问,就听云悦说,“去给我拿件衣服,我不能让人冤枉了我的救命恩人。也不能让真正害了我的人逍遥法外。”

云舟担心道,“姐你的身子还没好呢。”

云悦温柔一笑,“不会有事的。”

见云悦坚持,云舟才打开了床头的樟木箱子,从里面拿了一件没打补丁,有七八成新的桃红色梅花纹袄。

现在是深秋了,天气渐渐冷了,披这件衣裳正合适。

披上袄子,在云舟的搀扶下,云悦套上鞋子,由云舟扶着往堂屋去。

堂屋里,云家人和程家人都在,还有云悦的未婚夫楚子文和他父母。

程二郎的母亲苗氏双手叉腰,骂得吐沫横飞,“我家二郎好心救了你们云家的女儿。你们云家这群忘恩负义的,不止不记我家二郎的恩,还往我家二郎身上泼脏水。

我告诉你们,有我苗芬芳在就休想得逞!”

云悦的亲奶杨氏个子比苗氏矮,为了不堕气势,踮起脚,声音比苗氏还响,“呸!秀儿和子文亲眼看到程二郎推的悦儿,这还能是假的?要是我悦儿出事,我一定报官,把程二郎抓起来,一命抵一命!”

云家的大门敞开着,外面围着不少看热闹的人,有人信程二郎是无辜清白的,有人却说云秀和楚子文没理由骗人。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云悦由云舟扶着来到门口,见杨氏正撩起袖子要跟苗氏动手,连忙高声阻止,“程童生没有推我!他是我的救命恩人。”

看见云悦安然无恙,云秀和楚子文的眼里闪过浓浓的惊慌。

杨氏顾不得跟苗氏干架,一阵风儿似的跑到云悦身边,布满皱纹的脸上全是关切,柔声问道,“悦儿你没事吧?”

云悦松开云舟的手,身子软绵绵地靠在杨氏怀里,这一路走来,累得不行,有气无力道,“奶,我没事。”

“悦,悦儿你好了?”云悦的亲娘林氏也来到云悦身边另一侧,红着眼眶,嘴唇颤个不停。

云悦用了几分力气点头,“娘,我没事了。”

此时,苗氏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听到云悦的话了吧,她说我家二郎没推她!我家二郎是她的救命恩人!”

杨氏平复了下激动的心情,没理苗氏,只问云悦,“悦儿,真的不是程二郎推的你?”

云悦摇头,“不是。”

林氏不解的声音弱弱响起,“可是子文还有秀儿都说是程二郎推你的。”

云秀扬声,“二妹,我看你是刚醒,烧的有些糊涂,不记得是程二郎推你的。”

楚子文附和道,“悦儿你的确记错了,推你的就是程二郎。”

“放你们娘的狗臭屁!云悦都说不是我家二郎推的了,你们还要把屎盆子扣在我家二郎身上。你们安的什么心!”苗氏气得双眼喷火瞪着云秀和楚子文。

程二郎身着一件洗的发白的青色直缀,身姿如青竹,修长挺拔,容貌俊美,黑眸漆黑深邃,见苗氏气得胸膛上下起伏,清冷的声音里含着一丝关切,“娘,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我问心无愧。再说——”

程二郎说着停了停,看向靠在杨氏怀里的云悦,“我相信云二姑娘不会不记得是谁推她下水的。”

云悦双眸冰冷盯着楚子文和云秀,勾唇一笑,坚定的声音响起,“我清醒得很!

推我下水的是你们两个!”

杨氏惊了,握着云悦的手重了两分,“什么?悦儿你说推你的是子文和秀儿?”

楚母怒道,“悦丫头,我看你是病得不轻,尽说糊涂话了!我家子文推你下河做什么?你少胡吣!”

“楚子文跟云秀勾搭成奸,商量着要跟我退了亲事娶云秀,被我撞破,就想弄死我。幸好程童生路过救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