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能有什么坏心思 9.2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作者: 春六 主角: 苏卿卿 容阙 沈烨
100.06万字 17.9万次阅读 842.4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476章 映柳X墨铎(七) 2021-10-25 19:09:03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4
    作品总数
  • 297.78
    累计字数
  • 745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476章
简介

铁血女将军中黑箭战死沙场,穿越成邻国嫡出的公主苏卿卿。 一道和亲圣旨让苏卿卿重回故土。 捏捏拳,抖抖肩,我倒要看看到底是哪个王八蛋害死的我! (一年前)某男主:认清你自己,我们只是彼此利用而已。 (一年后)某男主:我错了!!!

作品荣誉
第1章 穿越

明眸皓齿,肤若凝脂,精致的五官,妩媚的眼波。

苏卿卿盯着铜镜里的绝色佳人,足足看了半个时辰。

大爷的,她这是穿越了?

就在刚才,她还骑在马上,挥舞着长鞭,甩向敌人。

她一鞭子将对方将领的头直接抽了下来,结果那将领的头还未骨碌碌落地,她就背心中箭,噗嗤噗嗤的,至少中了十几支箭。

她被人射的像个刺猬似得,一口鲜血喷出,眼前一黑,就没了知觉。

再醒来,她就在这里了。

这是哪她不知道,铜镜里的这张脸她也不认识。

但是有一点她可以肯定,她穿越了。

她府中几个识字的小丫鬟们痴迷于看现下流行的一种叫做穿越的话本子,就是一个人的魂魄,通过某种方式,附体到另外一个人身上,替那个人活下去。

她扫过一眼,当时嗤之以鼻,觉得那写话本子的人根本就是个骗钱的神棍。

现在……

她自己的魂儿,落到别的姑娘身上了。

但是与话本子里写的不同,她没有这个姑娘的记忆。

伸手摸摸脸颊,感受着这如玉缎一般的肌肤,苏卿卿扯了扯嘴。

老娘从十岁上战场,风里来雨里去,没想到有朝一日,还能长出这种鸡蛋似的脸。

啪啪拍了两下,跟拍西瓜似的,苏卿卿深吸了一口气,接受了命运的安排。

不接受能咋办?她也回不去了啊!

要是能回去,一定千刀万剐了那个敢给她放黑箭的王八犊子!

“殿下,殿下……”

门外传来一道急急的声音,打断了苏卿卿的思绪,她转头朝大门方向看去。

并且脑子里飞快的判断着。

殿下?

也就是说,原主是个公主了。

这么想着,苏卿卿下意识打量了一下她现在待着的房间。

呵!

怎一个富丽堂皇!

用奢侈两字怕是都难以形容,得是极度奢侈。

这目光一扫,苏卿卿就被眼前一物吸引。

一条白绫躺在地上,白绫的两端,有些发皱,明显是被系过的,白绫旁边,还有一张凳子,凳子倒是好端端的摆好。

苏卿卿起身走过去,将白绫捡起。

话本子里都说,发生穿越的时候,一定是原主和现主都有生命危险的时候。

她当时,被暗箭穿心。

那原主……是在吊脖子自尽?

为什么?

住着这么豪华的屋子,还是个公主,为什么要自尽呢?

苏卿卿想不通。

不过,外面的婢女只是叩门,声音虽然急促,却不敢推门进来,可见这个公主应该并不是如同话本子里写的那些女主那般,是个受气包倒霉蛋。

这厢,苏卿卿分析着。

外面的婢女吉祥都快急哭了。

“殿下,镇国公府窦大姑娘来了,已经朝咱们这边过来了,您不如不见吧,奴婢将她支开。”

苏卿卿蹙眉。

镇国公府窦大姑娘?

她过来了,这原主的婢女怎么急成这样?

这就不是苏卿卿能分析出来的了,咳了一声,苏卿卿冷声道:“进来说话。”

常年征战沙场,她的语气一旦冷冽下来,便带着一股浓郁的杀气。

吉祥闻言,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殿下的声音怎么这么可怕!

心头划过一抹异样,却也不及多想,赶紧推门进去。

一进去,就看见她家殿下手里拿着一条白绫,旁边还放着凳子,吓得吉祥脸色一白,飞快走上前。

“殿下,您可千万莫要想不开啊!这天底下好男儿多得是,您何必只念着沈大人,您这样,陛下和皇后娘娘要多伤心啊,殿下,命是自己个的,您不能这么……”

吉祥大着胆子一把抢过那白绫,哭着劝说。

苏卿卿被她哭的头疼。

“好了,我这不是好好地,你哭什么!”

不知道原主是个什么性子,不过自己征战几十年在沙场养成的性子,怕是与原主不怎么相符,若要竭力模仿原主……

呵呵,做不到。

做人还是要做自己。

苏卿卿冷然中带着些许不耐烦的声音,让吉祥一怔,都忘了哭,惊讶的朝她看去。

殿下怎么感觉怪怪的?

这一看,吉祥更惊讶了。

以往殿下听到窦大姑娘的名字,都要咬牙切齿,更不要说窦大姑娘亲自登门。

按照以往,殿下都是要冲出去直接开骂的。

今儿怎么这么冷静。

吉祥疑惑的看着苏卿卿。

苏卿卿也在她哭劝中明白了个大概。

原主这是为情所困了。

敢情是原主喜欢这个什么狗屁沈大人,但是沈大人不接受原主,所以原主悲痛欲绝之下,吊脖子自尽了。

然后正好她被人万箭穿心。

所以,就是现在了。

搞明白个大概,苏卿卿转头朝婢女看去,“你刚刚说,谁来了?”

苏卿卿话音才落,不及吉祥答话,外面一道纤弱的声音便响起,“臣女窦姿若参见荣阳公主。”

苏卿卿转头看去。

大殿门口,一个姑娘手扶着肚子,盈盈立在那里,面上带着恭顺,眼底带着讥诮。

苏卿卿心头顿时冒火。

你大爷的!

老娘是公主,你不过是个狗屁镇国公府大姑娘,讥诮老娘?

心头不爽,苏卿卿的脸色便跟着难看起来,转头在原主吊脖子用的凳子上坐了。

“你来干什么?”苏卿卿摆出一副拷问奸细的姿态,问道。

这种战场上多年磨砺下来的气势,不是谁都能扛得住的。

弱柳扶风的窦大姑娘就扛不住了。

心头被震得一颤,有些意外的看向对面坐着的荣阳公主。

按照往常,荣阳公主只要一见她,就要上来厮打辱骂她的,今儿怎么这么安静了。

而且,她安静了,怎么给人一种更加可怕的感觉?

不光窦大姑娘心头一颤,就连荣阳公主的贴身婢女吉祥都震惊了。

她家殿下居然稳稳坐下了。

坐下了!!!

难道说,殿下痛定思痛,已经想通了?

这么一想,再结合刚刚的那种疑惑,吉祥顿时松了半口气。

她家殿下心里一心一意的念着沈大人,而沈大人心里只有窦大姑娘。

只要窦大姑娘一出现,她家殿下脾气就要失控,然而每每这个时候,总能被沈大人撞上她家殿下“欺负”窦大姑娘。

她家殿下何曾欺负了窦大姑娘,哪一次不是被窦大姑娘言语挑拨的。

最终,她家殿下受了气,还要落个沈大人的白眼和厌恶。

偏偏她家殿下不争气,不论沈大人怎么嫌弃,她家殿下就是心悦人家的紧!

为了沈大人,什么事都做!

真是替她家殿下不值。

窦大姑娘疑惑的看着稳稳坐在那里的公主,眼底含泪,手摸了摸肚子。

该作者其它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