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商小贩 9.3
完结 签约作品 都市人生 商战职场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主角: 向梁 张秀颖 陆美晶
28.37万字 0.5万次阅读 32.7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23章 意外结局 2021-05-06 19:15:01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49
    累计字数
  • 163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23章
简介

省城边角的一片棚户区,租住着很多小商小贩,他们来自五湖四海,有谋生者、破产者、投机者……形形色色,走进这些最普通的人在改革大潮冲击下的生活……

第1章 丧家犬

向梁家在农村,考上了省城最好的一所大学。

毕业后,他应聘进入一家中外合资企业做高管,不但全款在城里买了房子和高档轿车,还经常开车载着十分漂亮的女友刘红,意气风发地参加朋友宴请或同学聚会,也常回到农村老家在亲戚朋友面前炫耀。

亲友同学都很羡慕他,父母也引以为傲,逢人便提到他们的儿子,他本人更是雄心勃勃,憧憬着某一天创建一家自己的企业,成为光环闪闪的大企业家。

但好景不长,只一年多时间,公司破产,他失业了。

这对他也没什么打击,本来就想有一家自己的公司,他反倒觉得这是一个腾飞的机会。

于是,他就向亲戚朋友借了几十万块钱,在老家的县城注册了一家“红射线”外贸公司,经销土特产品。

由于他在前公司积累了一些经验和人脉资源,头一年,“红射线”就风生水起,他和刘红在国内外飞来飞去,员工多达五六百人,供销渠道畅通,货物进出源源不断,金钱雪片般飞来,短短的一年多时间,他就成了县城首富,天之骄子,家乡的名人。

县政府正在大力推进改革开放,对他非常重视,把他树立成自主创业的先进典型,支持他把“红射线”打造成地方的一张名片,成为县里的龙头企业,带动全县脱贫致富。

这可比他在外资公司做高管,要牛得很多。

他和刘红的爱情也修成了正果,买了别墅,向亲朋好友发去了请柬,二人准备“五一”国际劳动节结婚。

这时,正是2008年,国际金融风暴愈演愈烈,他的公司也被波及,货物大批积压,资金链断裂,员工几个月开不下工资,负债累累,只得破产还债。

他的豪车抵了债,装修好的别墅被法院查封,父母卖掉老家的房子帮他还债,到了最后,还欠下几十万元的债务,天天有人追着他的屁股讨债。

以前亲戚朋友见到他大老远就笑脸相迎,“向董!向董!”地叫着,现在见到他,有的人就像见到瘟疫,大老远就躲开了,有的人就直呼其名,让他还钱。

一夜之间,向梁就由一个天之骄子,变成了——还不如——过街老鼠。

不但他没脸见人,一直以他为傲的爹妈更没脸见人,老爹一夜愁白了头,躲在一间废弃的草房里没脸出门。

而他的爱情也没有经受住考验,在距离“五一”只有一个星期的时候,刘红终于顶不住压力,不辞而别。

这是一场毁灭性的打击。

向梁自尊心严重受挫,万念俱灰,一个人揣着仅有的几百块钱躲到省城,以图咸鱼翻身。

再次来到这个梦想起步的地方,他已是满眼迷茫,漫无目的,十分沮丧,日新月异的城市的一切,没有一草一木是属于他的。

住了几天宾馆,他就住不起了,就在居民区找了家便宜小旅店住下,一宿十二块钱,然后,他就去找工作。

一连几天,他也没找到工作,几百块钱也不扛花,十二块钱的旅店也住不起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

这天早上,他又去找工作,刚一出旅店,竟然迎头碰到了刘红和李卓然。

向梁、刘红、李卓然这三人,都是大学同班同学,向梁和李卓然还是情敌,只不过向梁在大学期间各方面都很优秀,完全碾压对手,得到了美人的心。

李卓然就是出身有点儿优势,父亲是体制内领导干部,他属于官二代,但他不求上进,一身社会习气,吃喝玩乐,班里男女生都很讨厌他。

但风水轮流转,很多曾经意气风发的事,有时会突然变成出乎意料的讽刺。

向梁现在就是。

看到向梁破产,变成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刘红就投靠了李卓然。

此时的李卓然,已经考上公务员,端上了铁饭碗。

偶然和二人碰面,向梁想避开对方,但已经来不及了,他要多尴尬有多尴尬,真想脚下出现一个地缝,让他掉下去。

“是你们。”

人没钱,挺不起腰杆,说话也没有底气,何况面对的还是他的前女友和曾经的情敌呢,他只得硬着头皮,嗓子眼儿像有什么东西卡着一般,很难发出声来,只能像蚊虫一样小的声音吐出这三个字。

“向梁?!”

刘红大感意外,也很尴尬,叫了一声就低下头,用鞋尖碾着地。

李卓然也很意外,就像非洲大草原上的狮子,猛然间遇到了一头曾经打败过他的牛王,有些胆寒。

但他很快反应过来,这头牛王已经过气了,被牛群抛弃了,变成了一只丧家犬。

他觉得他自己很可笑,风水轮流转,现在轮到他做牛王了,还怕他个甚!

他是个睚眦必报的人,很大方伸出手,以胜利者的口吻说:

“诶呀!这不是老同学吗,听说你生意做得很大,做到了亚非拉美联合国,上天入地呼风唤雨无所不能,难道这里也有你的客户?”

向梁只好和对方碰了下手,实话实说:

“我的事你应该知道了,我来找份工作。”

李卓然看出来向梁是从小旅店出来的,问道:

“诶呀呀,怎么,你要在这里上班吗?”

向梁下意识搓着手:

“我、我暂时住在这里,工作的事,正在找。”

想当年,李卓然情场失意,也很受打击,他的心里一直有既生瑜何生亮的感慨,对向梁十分痛恨,恨不得一大口将其咬死,现在,他终于有了发泄的机会:

“我的妈呀,你不是经常在平流层飞来飞去,在国外住总统套房吗,这种猪窝一样的地方你怎么住得下去呢!啊,我知道了,向董是来体验生活的吧!”

李卓然的话字字扎心,声声刺耳,向梁不想在二人面前出丑,只想尽快远离他们:

“我急着面试,先走了。”

李卓然虚伪地说:

“老同学,别走啊,我们喝点儿去呀!”

向梁头也不回,已经走出十几步。

“呸!”李卓然啐了一口,然后骂道,“丧家犬!”

丧家犬,好像还不如过街老鼠。

这三个字像三把尖刀,狠狠刺进向梁的心,还在他心里猛烈搅和,他的心被搅和的巨疼巨疼,他觉得他正像一只丧家犬一样落荒而逃。

刘红追上向梁,将一沓钱塞给他:

“对不起,我也没有办法,这点儿钱你拿着!”

向梁更觉奇耻大辱,狠狠将钱抛向天空,然后推开刘红,吼出胸中最大的声音:

“滚!”

刘红原地蹲下,双手捂着脸,泪水从指缝流出来。

李卓然走到刘红身边,用脚把落在地上的钱蹍来蹍去,然后提着刘红肩头,阴险地笑着:

“起来吧,这小子这辈子是完犊子了,不值可怜,很可能会自我了断!”

……

这一天,向梁又没找到工作,晚上回来的时候,他看到几个债主坐在小旅店门前的冷饮摊前抽烟,吓的他转身就走。

很显然,是刘红把他的一切都告诉给了李卓然,李卓然把他的落脚点通知了债主。

向梁晚饭也没吃,躲在拆迁的空房子里呆了一宿。

这家便宜的小旅店,他是不敢去住了。

早上,他想吃点儿东西,就到了街上,走来走去,发现有个牌匾上写着“针鼻小吃”的小店,玻璃窗上还写着“早餐”,他想这家小店应该便宜,就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