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家灯火 9.1
完结 签约作品 都市人生 现实百态
作者: 月影风声 主角: 冯承泽 林夏 刘虹
30.54万字 0.3万次阅读 11.8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71章 民族精神传承(下) 2021-04-12 16:31:01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74.09
    累计字数
  • 167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71章
简介

一九七八年,改革开放第一年,恢复高考第二年。 生活在小兴安岭南麓,龙湖农场三分场的北京知青林夏,高考再度落榜,回京无望,男友农民子弟冯承泽,却拿到了清华大学机械工程系的录取通知书。 踏着改革开放的浪潮,立志做全世界最好光源的冯承泽,在党的政策扶持下,艰苦创业,砥砺前行,让自主民族照明品牌走出国门,点亮万家灯火。

第1章 龙湖农场

暮色黄昏,炊烟袅袅,微风温柔得像慈母爱抚婴儿的双手,带着龙湖湖水的甘甜,拂面吹过,白桦林哗哗作响,吟唱着轻快的歌儿,笼罩在残阳艳红余晖下的青山轮廓逐渐模糊,晚霞红透的半边天,镀上了一层金。

湖水层层麟浪随风而起,波光粼粼的湖面上,倒映着一男一女依偎牵绊的身影,水面涟漪的尽头,一群五彩艳丽羽毛的水鸭子三五成队,嬉水鸣叫。

“承泽,明天高考成绩下榜,我有点担心。”

林夏稍微抬起下颚,眨了眨漂亮的大眼睛,柔情地看着冯承泽,“我数学考得一塌糊涂,物理牛顿第二定律加速度的问题也做错了,听小顺子说,要考到总分三百分以上才能上大学,我怕,我怕我没办法回到北京了!从一九七五年八月十一日,我来到龙湖农场三分场,现在是一九七九年,时间过得真快,五年了,承泽,我想回家,我想带着你回家。”

龙湖农场三分场,每年考大学的名额只有一个,宝贵的名额需要群众投票,组织审查,逐级上报,林夏的父亲“成分”不好,被戴上了“反革命主义的帽子”,林夏根本没有这个机会。

一九七九年,是恢复高考的第二年,无论是工人还是农民子弟,年龄可放宽至二十五周岁,只要是符合条件的有志青年,都可以报名文化考试,通过选拔,进入梦寐以求的大学,林夏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想通过高考,回到北京,可惜去年高考落榜,数学和物理两门文化课,都考了一位数的分数。

龙湖农场三分场,位于龙江省境内,小兴安岭南麓,黑河地区中上部,南北横跨33.6公里,东西长27.5公里,北与小兴安岭林场接邻,在这片祖国东北,肥沃的黑土地上,一大批来自北京、上海、武汉的知识青年,生活在这里。

黑河支流曲折蜿蜒,形成了内陆淡水湖泊--龙湖,龙湖农场的名字因此得来。

“尽人事,听天命,做好自己就行了。”

冯承泽伸手抓了抓阳光,仿佛要握住夕阳余晖,“林夏,你看这光多美?我喜欢光,我梦中,都是五颜六色的光!”

“太阳光本质上是电磁波,是宇宙无偿献给地球的自然光源,在太阳上的反应是热核聚变,没有光,就不会有光合作用,地球上就不会有生命,还会陷入一片漆黑……”

顺着冯承泽手指的方向看去,林夏被这如画的美景陶醉,在北京,林夏的父母都是国企职工,她根本没有机会,看到这么美丽的夕阳、湖水和晚霞。

林夏红着脸,头使劲地向冯承泽宽坦略带瘦弱的肩膀靠了靠,就像刚出生不久的小猫,挤靠在猫妈妈的怀里一般,“承泽,我爱你。做知青这几年,要是没有你,我肯定度日如年,都不知道能不能熬过来。”

“下乡也是一种人格锻炼,我觉得不是坏事,正是你们这些来自五湖四海的兄弟姐妹,让我们龙湖农场生机盎然。”冯承泽嗅着林夏头发上的碱面气味,夹杂着体香,丝丝芬芳沁人心脾。

龙湖农场三分场的青年们,无论男女,洗头发基本上都用便宜好用的碱面,洗完之后,头发柔顺亮泽,而且不容易生虱子。

冯承泽酷爱读书,只要是印在纸张装订成册的书籍,冯承泽见到了,就是不吃饭,不睡觉,饿肚子打哈欠都要读完。

对于光,冯承泽充满了敬畏和兴趣,在这个点煤油灯的年代,冯承泽通过书籍,了解到国外的白炽灯,内心更像是打开了一扇窗。

冯承泽略显消瘦,身高一米七五,国字脸,深邃的目光中,带着几许忧郁,只有初中文化的冯承泽,一直有一个梦想,要做全世界最好的光源。

冯承泽的父母都是龙湖村村民,在冯承泽二十一岁那年,父亲突发疾病,离开人世,家里只留下母亲、冯承泽、还有冯承泽的一个姐姐,一个妹妹。

去年是恢复高考的第一年,冯承泽想报名参加高考,冯母不同意,家里的男人去年刚走,冯承泽要是再去读大学,家里剩下她,还有两个女儿,没了壮丁,这日子没法过。

生产大队实行记工分,冯承泽早就成了劳动主力,家里的顶梁柱。

冯承泽自学高中知识,甚至是大学关于物理、化学的理论都有所涉猎,遨游在知识的海洋中,冯承泽更加坚定了要做光源,照亮全世界的想法。

冯承泽还有一个更重要的身份,他是龙湖农场三分场的“教师”。

这里的知青,冯承泽基本上都辅导过。

林夏在心里反复祈祷,祈求一个满意的成绩,“只要是能过线,让我考回北京就行,别的我不奢求。”

冯承泽开玩笑,说道:“那要是你考上了,我考不上,你还会留在龙湖吗?”

“承泽,不可能,你绝对能考上,我们这些知青,还有龙湖村的年轻人里,你懂得最多,干活又快又卖力气,当上大队长才一年,带领着我们提前超额完成任务,建造小水坝,农田灌溉、打鱼、饲养水鸭子!今年,咱们三分场还有可能升格,这都是你的功劳。”

“功劳都是大家的,是组织的,我只是尽了我最大的努力而已。做任何事,都要全力以赴,才能对得起自己这颗天地良心。”

“承泽,我怕!”

“怕什么?”

“我怕我考不上,你却考上了,那样一来,你就飞走了,你这么有理想,优秀的男人,我怕别人把你抢走。”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凡事都是双刃剑,利弊共存。”

“你真讨厌!”林夏噘着嘴,一拳狠狠地砸在冯承泽的胸膛,“刘虹就跟我说过,说你太成熟,二十二岁的脸,心里年龄却有四十岁,刘虹还说,你是个脱缰的野马,没人能禁锢住你。谁要是想拴住你,你就跟谁蹬腿尥蹶子!”

“刘虹还说什么了?”

“刘虹说,你一定能考上,将来一定会有一番大作为。”

刘虹是来自上海的知青,比林夏大两岁,两个人睡在一个屋子里,无话不谈,谈论最多的就是冯承泽。

冯承泽轻轻搂着林夏的肩膀,“看那群野鸭子旁边,那对野鸳鸯了吗?”

“怎么了?”林夏瞪着大眼睛,一脸疑惑地看着戏水的鸳鸯。

“你和我,就像是那对鸳鸯,鸳鸯会飞,但是飞不远,要是有一天,我真的飞了,你也能追上。”

“臭美吧,你,让我倒追,我才不干。”

“人的一生很漫长,要面对的机遇、挑战、诱惑、磨炼太多,能保证我们的初心不变,就已经很不错了!”

“又来,又来你那一套说教理论,我懒得听。”

“不想听,好啊,那就把我的嘴堵住,来,嘴一个!”

“哎呀,你有完没完,让老主任看到,非得扒了你一层皮。”林夏红着脸,对着冯承泽推推搡搡,却根本不起作用。

这对幸福恋人的背影后,一个身材高挑,面色白皙,留着两个大辫子的姑娘瞪着眼,两只手上下扣在一起,反复地揉搓拿捏,刘虹干净清澈的眼眸,透着羡慕和不甘。

刘虹知道,自从龙湖小堤坝建成,冯承泽基本上每天傍晚,都会来这里,这基本上成了冯承泽和林夏约会的地方。

刘虹这次来,想跟冯承泽谈一个很严肃的个人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