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城火锅人 9.6
完结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现实生活
作者: 吸血小妖兔 主角: 炎椒椒
25.45万字 0.2万次阅读 10万累计人气值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4
    作品总数
  • 139.14
    累计字数
  • 304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16章
简介

上世纪九十年代末,伴随着朝天门码头的号子声响遏行云,位于其西南面的较场口十八梯老街上,一股股浓郁的火锅香气亦飘散而出,并沿着这条蜿蜒陡峭的阶梯路,从下半城山脚肆意蔓延,飘香百里,与炎家三代的欢辣生活桴鼓相应,共谱一曲山城火锅颂。 世人皆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而炎家这三个女人也将炎家老灶这出辣戏唱得有滋有味。 “别人是苦尽甘来,而我们炎家人则是苦尽辣来。” 在执掌炎家老灶后,炎椒椒一直将这句话铭记于心。

第1章 山城欢辣颂序曲

第一卷:十八梯上火锅香

“毛肚火锅开堂咯!”

2018年8月8日,位于重庆市渝中区十八梯路口与厚慈街往北交接处的繁华街角,一间名为“炎家老灶”的火锅店正式挂牌营业。

那是一家重庆传统毛肚火锅店,按照新中式装修风格将里外打造得古色古香,但又不失时尚简洁,门口还摆放着几个憨态可掬的大熊猫雕像,特吸眼球,算是整条街上最醒目的门前装饰。

透过镶嵌着明瓦的木格窗户,隐约可见店内人头攒动、摩肩接踵,让原本燥热的空气愈显火辣,亦如众人此刻焦急等待的心情。

“好香哟!闻起来真巴适。”

宾客们皆在浓香四溢的火锅辣香中翘首以待,只为品尝到开业第一涮。

当当当——

伴随着喜气洋洋的鼓锣喧天,红包雨从二楼的窗台上纷扬而下,朝街上洒去,惹得过往路人纷纷停下,顾不得酷暑暴晒,尽相与店内涌出的客人争抢红包,将热闹氛围推向高潮,并吸引着更多的行人前来此处,抢红包吃火锅。

“他们在抢什么?”

“好像是红包,那里开了家火锅店,我们也过去凑凑热闹。”

“咦?是‘炎家老灶’,他们昨年不是在十八梯上头的中兴路开了一家吗?这是新开的分店?”

很快,闻讯赶来的客人在抢完红包后,不约而同地走进店里,寻着空位坐下,一边磕着瓜子儿,一边品着老荫茶,言笑晏晏,乐乐陶陶。

“来啦来啦!麻烦让一让。”

片刻后,第一锅毛肚火锅被服务员小心端出,令店内众人垂涎欲滴,相继拿起筷子频频敲击碗边,以催促服务员们动作再麻利些,赶紧把自己的锅底与菜品上齐。

“开门红!”

瞅着座无虚席的大堂,炎椒椒满意点头,而后便去往后厨查看,以确保万无一失。

外婆,咱们炎家老灶有分店了!

炎椒椒抹了一把眼角的泪水,避让着忙碌过往的服务员,悄然从后门离去,向着那条早已被重重围板隔离,正在重新修葺的十八梯施施而行。

“咳呀呀咳咳,咳咳,清风吹来凉悠悠,咳咳,连手推船下涪州...”

忽然,一阵若有似无的号子声于其身后响起,令其驻足回眸,沿着十八梯末端的方向,朝两江(嘉陵江和长江)交汇的环抱地带极目远眺。

嘉陵江色何所似?石黛碧玉相因依。

望着被阳光披上一层金缕衣的两江交汇处,炎椒椒觉得,此时的江面更像是一块泛着玉白纹理的金镶玉。

正午的阳光火辣红艳,将整座城市笼罩于“蒸笼”之下,热气腾腾,亦晒得江面频冒白气,堪比那刚端上桌的火锅,热辣袭面。

一声号子传遍两江,一顿火锅吃出一座城市。

炎椒椒微虚双眸,嗅闻着从炎家老灶飘出的火锅香气,迎着刺目的骄阳侧耳聆听着这阵阵号子声响,仿若回到了二十年前的那个炎炎盛夏,回到了她欢辣人生的最初起点.....

“妈,你听!是不是号子声?”

1998年8月8日,15岁的炎椒椒跟随父母从自贡坐火车来到重庆,又从菜园坝乘坐429路公交车抵达较场口。下车后,她拖着自己的两个大行李箱,跟在双亲身后,频频往朝天门码头的方向眺望。

“管他耗子声还是猫儿叫,不想中暑,就跟我走快些!”

其母炎娜不耐回头,蹙眉催促一句后,便推着其父胡文宣加快步伐,向十八梯山顶挺进。

烈日当空照,晒得地面烫脚心,一家三口或拖或扛或背着所有家当,走得分外吃力,亦狼狈不已。

胡文宣指着自己白皙的胳膊上突然多出的一层深咖色,抱怨道:“哎!这山城的太阳确实比自贡的还要大、还要毒。瞧我这手膀子,都晒得黢黑咯...”

“二妹!小胡!”

正当他喋喋不休之际,忽见一名头发花白,梳着江姐头的小老太向这边挥手呐喊,其身旁还跟着一名地中海小老头,也在向三人招手致意。

瞅着老头油光水滑的前额,胡文宣下意识地捋了捋自己前额上的稀疏碎发,妄图遮盖住那高扬的发髻线。

“爸,你就别整你那几根毛了,这风一吹,还不是要现原形。”

炎椒椒见状,挤眉弄眼地揶揄一句后,便拖着两个行李箱向那名小老太狂奔而去,“外婆,你没有看到我吗?”

“哎哟!椒椒妹儿都长恁高了,瞧我这老花眼,差点没认出来。”

炎九凤急忙搂住炎椒椒的肩膀,笑眯眯地左右打量,“比你妈长得好看。”

“不相上下。”

偷瞄了一眼暗自皱眉的炎娜,小老头抹了一把额上的汗渍,便向炎椒椒笑着自我介绍,“椒椒妹儿,我是你钱爷爷。”

“你就是钱老头?”

炎椒椒咧嘴一笑,一巴掌拍向钱进来的肩膀,笑问道:“你是不是在跟我外婆处对象?”

“炎椒椒,你在胡说些什么?快叫钱爷爷,不准没礼貌!”

炎娜上前就给炎椒椒的后脑勺一记爆栗,痛得她龇牙咧嘴,冲钱进来讪讪一笑后,便单手拽着两个行李箱,再伸出另一只手将炎九凤亲密挽住,再觑着炎娜,对炎九凤窃窃道:“外婆,你看我妈好凶哟,医生说她这是提前来了更年期,才会情绪不稳定。”

“恁早就来了更年期?”

炎九凤皱了皱眉,转头就向炎娜问道:“你是不是已经绝经了?”

“妈!这大街上的,你在说什么呀?”

炎娜恼羞成怒,拖着行李挎着包跺脚离去。

“噗!”

望着炎娜气急败坏的背影,炎椒椒掩口葫芦,噗笑出声。

总算有人能收拾我妈咯!

“呵呵..呵呵呵..赶紧回去,这会儿太阳大,莫要晒中暑了。”

钱进来忙打哈哈,一手接过炎椒椒手里的一个大行李箱,再一把捞过胡文宣背上的大旅行包,便向怒气冲冲的炎娜追去,“二妹,等等我。”

“椒椒,你给我适可而止。”

胡文宣行至炎椒椒身旁,对其小声警告一句后,就去追赶前方二人了。

炎椒椒则凝望着越来越近的十八梯入口,心跳如擂鼓。

走下十八梯后,我就要开始新生活了,去新的学校、结识新的朋友...想到此,炎椒椒嘴角一撇,变得忐忑不安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