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未来已来(完)

书名:
戏出郧阳
作者:
少年听雨阁楼上
本章字数:
2637
更新时间:
2021-05-25 23:20:02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天山的炊烟

改革浪潮席卷的乌市,面临着民营餐饮业刚刚起步,个体饭店发展势微,国营饭店需要改革的一系列问题。而此时,前世身为西北烹饪协会理事的名厨马辉穿越至此。看他如何与同代人一起,凭借着汗水和对天山美食以及餐饮业发展的预见,突破种种困难,带领同行找到一条正确的发展之路。在带动全疆经济发展的同时,铸就出一个享誉全国甚至全世界的天山美食产业!
已完结,累计40万字 | 最近更新:第117章 国家不会亏待每一个努力奋进的人!

第1章 转变经营方式

书名:
天山的炊烟
作者:
轻雨初晨
本章字数:
3099

1983年夏,乌市国营招待所。

偌大的餐厅里,两台落地大风扇正在拼命地工作,却丝毫不能缓解室内的高温,反倒接连不断地发出刺耳的电机摩擦声,使得本就焦灼的与会者们愈加难以平复自己的心情。

“那个……文件上写的最后期限,就是今天了。如果今天还没决定下来的话嘛,明天这家餐厅就要强制关门喽。到时候我们就都收拾收拾包袱,准备分流下岗嘛。”

说话的,是这家国营餐厅的书记艾力·图尔荪。他原先是乌市餐饮服务公司生产科科长,因为厨艺过硬加上拥有管理协调能力,遂被调来国营招待所担任头灶兼总经理职务。

然而艾力的话音落了许久,也没见一个搭话的。众人照例是唏嘘了一阵过后,该抽烟的抽烟,该扇风的扇风,闭目的继续闭目,就好像艾力的话不是说给自己听的一样。当然,这其中还是有人应答了艾力,但也没有具体明确的表态。

好歹都是平均工龄在十年以上的老人了,怎么连这点最基本的积极性都没有?艾力有些头疼,但他毕竟才在这当了三年总经理,虽然大家看在厨艺上还是很给他面子的,但私下里真正信服的人有几个,艾力掰着手指头都能数清楚。

但眼下,可不是你们信不信服我的事情了。这可是关系到大伙将来的大事,餐厅要是真关门了,对大家都没有好处。

“行了撒,让你们说嘛都说不出来,平时话多的嘛说不完了嘿,现在咋了都——”艾力故意这么拖着声调,顺势换了个姿势,将翘着的腿放了下来,再微微起身,把椅子往前挪了一下。

这才拿起事先已经准备好放在桌子上的纸和笔念叨着:“那我们就按照这几天商讨的那样,我出钱,你们有钱的出一点,没钱的愿意留下来干也行嘛。咱就把这个集体承包的事情定下来了啊。我一会就去商业局那里,告诉他们我们的意思。不过先说好了,饭店承包下来后,那些该遵守的新规定,大家必须得严格做到撒。”

艾力一边看着纸上写的条条款款,一边打量着众人。

突然,一道粗犷的声音自角落里响起:“我还是觉得你之前定的那个全额浮动计分工资制,还有那个奖金制度以及上缴的利润金有点欠缺啊。就拿全额浮动计分工资制来说,以人定岗定责,以责定分,以分定薪。这不还是老一套的那种根据工分来分钱的方法?”

“再说那个奖金和上缴利润,你平均每月要向商局上缴五千元。上缴完一年后,如果有余额,才拿给我们当奖金。那如果没上交到那么多呢,岂不是要从我们工资里扣除补上?你这些都不说清楚,我们怎么敢放心的干嘛,眼下可已经有五个月的工资没发出来了,现在首要任务是不是应该结算工资啊?”

后厨二灶头陈豫鲁叼着烟锅子吭哧吭哧地站了起来,他是餐饮行业的老资格了,自十五岁起,就在生产建设工团当厨师,打磨了几年后,赶上了十年运动,工团解散。但他硬是靠着自身过硬的厨艺被推荐到了乌市,先是在中心区的公社食堂任了几年头灶。眼看着就要升迁了,结果又赶上运动结束,公社食堂改组重建,这才又调来这国营招待所当了个二厨。

按理说,他的厨艺不亚于艾力,这几年根本不应该只屈居于二厨。怪就怪在他那个讨人厌的性格,倔强张狂,说话又太直,在公社食堂时就三番五次地和公社主任吵架不说,临分配了又顶着乌市餐饮服务公司的人事部经理使劲地杠,非说人家埋汰自己。这才被人穿了小鞋,最终分流到了国营招待所当了几年二厨。

而在招待所的这几年,陈豫鲁张狂的个性稍稍有所收敛了些,但他那直来直去的嘴和倔强的性格却是怎么也改变不了。

艾力被呛得说不出话,正想再次耐心解释。坐在旁边的副经理杨童伸手拦住了他,欲要给艾力解围。杨童是招待所的副经理,负责管理招待所的日常工作,以及机关事务的对接。之前陈豫鲁所说的“全额浮动计分工资制度”等等就是杨童提出来的点子。

当下他轻咳了一声,将众人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身上,和颜悦色道:“关于这些新规章,我和艾总已经解释过好几遍了,咱这本来就是国营餐厅,不允许也不能一下子就搞私人餐厅那一套,得慢慢来。你看现在村里包产到户不是还得先经历个包产到组?至于以责定分计工资,和之前的工分制又不一样,这个还得等落实承包之后,我再根据政策具体解释。”

“再说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这餐厅近些年来的营业额是多少?挣了多少钱?如果不是因为经营惨淡,上面会允许将这么大的饭店给个人承包么?至于你那五个月工资,咱招待所这五个月亏待你没有?鱼米面油,粮票布票的少了你的?你老婆这几年经常来我们这吃饭,白吃白拿的我有找你收过钱么?”

“我老婆吃的饭是从我个人工作餐里分出来的,再说了你杨童仗着自己是经理,搞了多少人情菜还能瞒得住后厨?瞒得住我?上次水利局李科长办婚礼的那一次,十瓶赖茅你说免就免了,这事你不会忘了吧?”陈豫鲁见杨童揭自己的短,也毫不客气地反驳着。杨童本想拿来让陈豫鲁闭嘴的事,结果反倒让自己找不出话来应对。

说来,国营饭店特别是招待所这一类,作为机关单位的一种,也沾染了不少机关单位的陋习,给亲朋好友炒“人情菜”,给领导干部办私人宴席免单或者记公账这一类事情在八十年代初之前还是很正常的。虽然国家反复要求各地国营饭店和招待所不得随意挪用,使用餐厅食材。

明确的禁令也是隔三岔五地下达到饭店和招待所上。但饭店这边根本不当一回事,这倒不是后厨和饭店经理喜欢,而是大家伙都这么做了,你不做就显得死板,以后干部要是真有重要事情要设宴,就不会来你这了,一般的机关单位工作人员,亲朋好友也会觉得你过于生分,不近人情。所以偶尔加送两个菜,免个一单两单的,都是常有的事。

也是因为这人情往来多了,这几年,大型国营饭店因为入不敷出,赊账欠账的问题,面临着巨大的债务危机,乌市国营招待所就是其中一个。自打三年前商业局那边说减少财政补贴并且相应地减少原材料供给后,乌市国营招待所就像挨了一闷棍,再也没有爬起来。

而就在三个月前,市审计局就招待所五年内利润与支出进行财报调查工作后,发现招待所的账面上长期处于亏损状态且存在大量挥霍浪费现象。上报市经委后,市经委正式下文暂停招待所的财政补贴并且再次缩减原材料供给额度。这让本就没缓过来的招待所更加举步维艰。

不得以,在拖了两个多月后,商业局连夜召开紧急会议就长期亏损的招待所讨论通过了两个可行的解决方案,一是饭店收回,员工根据职务进行分流重组。二是将饭店区域承包给集体,发挥集体与个人的优势。并给了半个月时限让所有员工讨论商定。

招待所负责财务报表的会计娜尔古丽出来给杨童解围。她虽然是财务工作出身,但对于餐厅管理还是颇有见解的。

当下,她一针见血地指出了问题的所在:“一码归一码,以前那些陈年旧账和现在讨论的事情根本就是两回事,而且再怎么说老陈还有大家这五个月的工资不可能一直拖欠着。眼下我看还是赶紧把承包落实了,让餐厅度过这次危机,后面我们才能有的赚嘛。至于艾经理订的那些规章制度,我就一句话,反正我们不是搞以前大锅饭那一套,干多干少都一个样子,我相信承包之后,饭店的生意会有起色的。”

“我先说好了,我并不是反对承包,只是担心承包之后的经营。何况还有那不低的承包保证金,这个都是个问题,”陈豫鲁见先前的话已经起不到作用了,连忙又换了一套说辞。

“承包金我说我和杨童负责就是我们负责,我不会让你们任何人掏腰包的。”艾力的语气平和但十分坚定,听得出来,艾力是铁了心要把这承包的事情搞定。

半晌,艾力又开口道:“我别的不说了,想干的,勒紧了裤腰带干,不愿留的,你也可以走,工资我会让娜尔古丽从账面上给你们结了,留下来的先委屈几天,到后面餐厅红火了,我绝不会亏待你们!”

艾力说完,除了陈豫鲁以及少数几个员工外,绝大部分人都举起了自己的手。虽然那些手举得不是那么的坚定,但总归是将承包的事给敲定了下来。艾力长舒了一口气,在商业局的文件末尾同意承包的落款后签上了自己的名字,随后他将文件递给了旁边的杨童,让同意承包的人都在文件上签自己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