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5章 姐妹们,抄家伙,砍死这个负心汉!

书名:
都市奇门天师
作者:
金佛
本章字数:
3411
更新时间:
2022-01-01 22:30:56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校花别追了!高冷女同桌才是我的白月光

【重生+恋爱+单女主+脑洞+狗粮+赚钱】 林舟死了。 奋斗半生,他事业有成,家财万贯,是令人羡慕的钻石王老五。 可死后才知道,孤单一生的他,连葬礼都没人办。 多么可笑啊。 后来,他看见一个女人冲进了病房。 看见她抱着他的遗体哭的撕心裂肺。 看见她亲手给他整理了仪容,办了葬礼。 又带着他曾经无意间送她的礼物,跳了河…… 那一刻,林舟才知道。 原来有人那么努力的深爱着他…… 重生一世,看着坐在自己身边,胆小又可爱的小同桌。 林舟笑了。 “许念初,你好,我是林舟,你未来的……爱人。”
连载中,累计120万字 | 最近更新:第577章 什么?林舟没退房?

第1章 林舟,下辈子,你能多看我一眼吗

书名:
校花别追了!高冷女同桌才是我的白月光
作者:
锦鲤七七
本章字数:
2126

林舟死了。

这是医生十分钟前下的结论。

此时的“他”正以游魂的姿态漂浮病房里,看着自己的尸体被盖上白布,听医生和警察对他的人生做最后的总结。

“林舟,37岁,死于突发交通事故造成的心脏骤停。”

“他没有亲人,也联系不上朋友,资产已按照遗嘱全部捐献公益机构,至于葬礼……”

“也由公益机构全权代劳吧…”

林舟看着这一切,心中无限悲凉。

自从十八岁那年,被喜欢了六年的云若兮拒绝,他再没谈过恋爱。

后来,父亲也因为他离开人世,林舟就再也没有亲人了。

好不容易事业有了大起色,成为了江城首屈一指的企业家,没想到,居然在一场醉酒后,死于车祸。

如今,连一个能来帮他办葬礼的人都没有。

这操蛋的人生啊…

“林舟!”

病房的门忽然被推开,“林舟”扭头,看见一个女人跌跌撞撞的冲了进来。

女人很漂亮。

许是因为太着急,她的发丝凌乱不堪,鞋子也跑掉了一只,脚底渗着血。

可她却像感觉不到疼痛般,握紧了手,颤抖着身体,一步步的朝着林舟的尸体挪了过去。

“林舟……”

又轻轻喊了一句,她的眼泪便顺着脸颊无声的流了下来。

女人死死的睁着眼,任凭眼泪流淌,视线也没离开病床分毫。

直到来到病床旁边,她颤抖着手揭开白布……

本就有些控制不住的身体,忽然像是失去了支撑般跌落在地上。

那一刻,“林舟”在她的身上,感受到了极致的悲伤。

原来人在伤心的时候,是无声的。

可。

这个女人是谁?

“林舟”不记得自己认识她。

终于反应过来的警察问出了他的疑问:

“你是?”

女人缓缓回过头来,擦了擦眼泪,强撑着站了起来,勉强的露出一丝微笑:

“我是他的……爱人。”

爱人?

“林舟”再次怔住了。

他一辈子不曾结婚,什么时候有爱人了?

女人似乎不打算解释太多,她声音中带了乞求:

“我能,帮他办葬礼吗?”

许是被她的真诚感动,警察思量再三,点头答应。

“可以,但是我们的人也要跟着。”

女人捂住唇,再次流了泪。

漂浮在空中的“林舟”满脸震惊,她居然要为他办葬礼?

接下来的两天,“林舟”就跟在女人的身后。

看着她在殡仪馆亲手给他整理了仪容,给他换上帅气的寿衣,将他火化。

看着她站在他的墓碑前,一整天不说一句话。

看着她办完葬礼后的那天晚上,在无人的出租屋内,抱着自己瘦弱的身体,撕心裂肺的哭了一整夜。

天亮后,又看着她拿着一个许愿瓶,平静的走出出租屋。

然后,来到了一个人烟稀少的河边。

她打开了瓶子。

林舟看见,瓶子内,是大白兔奶糖糖纸。

这些糖纸,怎么这么眼熟?

女人听不见他的疑问。

她视若珍宝的摸了摸糖纸,似是下定了决心般,站起身来。

然后举起手,任凭它们随风落入水中。

她始终在笑,可笑的那样凄美。

踮起脚尖,她闭上了眼睛。

“林舟,你是不是已经不记得我了…”

“我是许念初…”

“林舟”浑身一震,怎么是她?

不是他不记得许念初,只是印象中的许念初,和现在虽然沧桑但依旧掩饰不住美貌的女人判若两人。

高三那年,许念初转入江城一中,成了他的同桌。

林舟印象中,许念初瘦弱的不像话,她总是带着老旧的黑框眼镜,留着厚厚的刘海,说话的时候唯唯诺诺,从不敢大声。

是他们班男生公认的丑小鸭。

和高高在上公主般的校花云若兮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那个时候的林舟,喜欢云若兮。

知道云若兮喜欢吃这种奶糖,他每天都会准备。

有一次,因为惹了云若兮生气,没收他的奶糖。

他随手丢给了自己的同桌,那个他连看都不想看一眼的许念初。

没想到,她居然留到了现在。

她还说是他的爱人。

她……

喜欢他?

“这些糖,是你送我的。”

“你知道吗?就是这些小小的糖,救过我的命。”

“没有你,我早就死了……”

“我一直在想,等我足够强大,等我能够追上你的脚步,我就跟你表白,和你在一起。”

“可是,你怎么能死了呢?”

“你怎么,连个机会都不给我…”

许念初声音中满是悲伤。

说着说着,她笑了起来。

“不过没关系啦,我要来陪你啦…”

意识到她要做什么,“林舟”疯了!

他歇斯底里的呐喊:

“不!”

“不要!”

“许念初,不要!”

女人根本听不到他的嘶吼,她缓缓的往前一步,眼角落下一滴泪:

“林舟,下辈子,你能多看我一眼吗……”

……

脑袋有些疼。

刺目的光晕惹的他睁不开眼。

林舟揉了揉眼睛,听见了旁边嘈杂的呐喊声:

“林舟,你要干什么?”

“快下来,升旗仪式要开始了!一会儿张扒皮非得过来扒了你的皮不可!”

“云若兮,你倒是劝劝他啊!”

“我,我怎么劝啊?”

“她刚刚不是喊了你名字吗?他拿着玫瑰花肯定是要跟你表白啊,他喜欢你你不知道吗?你说句话,让他下来!”

“我……你怎么知道他是要跟我表白?万一他只是……”

中间夹杂着一声洪亮的怒吼:

“林舟同学!你干什么?滚下来!”

这是……张书奇的声音?

怎么会?

这位在江城一中被称为“张扒皮”的男人,是他们的教导主任,也是林舟高三时期的数学老师。

可是高中毕业后,林舟就再也没有见过他。

是做梦吗?

林舟茫然的睁开眼,入目的是台阶之下,乌泱泱的学生。

距离他最近的是一张胖乎乎的脸,他高中的死党刘世明。

林舟分明记得,他已经年近四十了。

可现在的他看起来十七八岁的年纪,满脸稚嫩。

刘世明的旁边,站着一个熟悉的少女。

少女披散着头发,穿着校服裙摆,正抬头,看着他。

云若兮。

再往后,是张扒皮挺着孕妇一样大的肚子,带着一众老师着急的往这边跑的身影。

“林舟,你再不下来,我给你爸打电话了啊!”

林舟又低头看看自己,他正手持一束鲜艳的玫瑰花,站在升旗台上。

这是……

高三百日誓师大会?

他重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