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匠 9.8
完结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现实生活
作者: 慕十七 主角: 许悠然 杜方知
30.55万字 0.5万次阅读 43.5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50章 大结局 2021-03-31 23:01:01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4
    作品总数
  • 161.44
    累计字数
  • 458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50章
简介

世有巧匠,又名良工,竹匠者,刀削斧凿之下,呈现盛世传说。 一本竹书,一个语焉不详的故事,一场没有办法说清楚的误会,一个投桃报李的承诺,许悠然在万岭竹海之中偶遇了这一场竹编文化的盛宴。 八旬的疯癫老人所求不多,只盼着技艺可以一直传承下去……

第1章 没落

古老的青石板街道,沿街全是木头和竹子结构的房子,沾满着灰尘的青瓦屋檐,再加上乌黑的木柱房梁,不规整地排列在了两旁。

许悠然不断地按下手中的快门键,一帧帧画面就这样定格在了她的相机里。

拍完了整个主街道,许悠然在一座大大的石牌坊前,望着上面龙飞凤舞的三个字“竹海镇”入神。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脑海里面响了起来:“一九一五年的辉煌,还没有来得及让人记住,就已经消失在了历史的汪洋大海之中。

随着五零年的到来,全国各地的竹编文化艺术开始慢慢地复苏了起来。

可是到了一九九零年,浙江嵊州、四川青神县、渠县先后被命名为中国竹编之乡。

然而我的故乡,那里拥有着万岭竹海的地方,却渐渐地被所有人遗忘。

悠然,你要是真的想要写这一个专题,就请你去一趟竹海镇吧,我相信在那万岭竹海之中,一定还隐藏着没有被世人发现的传承之光。

如果你的笔下真能生花,就让更多的人看到那夙美无双的川西南竹工艺吧!”

哪怕是寒冬季节,倚靠在病床上面脸色苍白的刘老师,依然不忘轻摇着手上的竹扇,仿佛那阵阵凉风送来,才能让他不能忘记自己曾经长大的那一个故乡。

那是用上千根细如发丝的篾丝编制而成,也是他爷爷当年亲手交在他手上的传家宝。

哪怕已经过去了六七十年的时间,扇面上的花纹依然清晰可见,摸起来光滑的如同绸缎,夏天轻轻扇动的时候,总能感觉比其它扇子要凉快许多。

许悠然忘记了自己当时是怎么回答他的,可当学校通知本届毕业生可以外出实习时,许悠然便背上了行囊,独自一人出现在了这一座古朴的小镇上。

“笋添南阶竹,日日成清閟。缥节已储霜,黄苞犹掩翠。出栏抽五六,当户罗三四。高标陵秋严,贞色夺春媚。”

一个低沉有力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直接把她的思绪给拉了回来。

许悠然看了一眼站在牌坊右边,一个满身污垢鹤发童颜的老人,正赤着双脚拍着双手念念有词地念着韩愈的《新竹》。

忍不住开口接道:“稀生巧补林,并出疑争地。纵横乍依行,烂熳忽无次。风枝未飘吹,露粉先涵泪。何人可携玩,清景空瞪视。

“你也会背?”老人激动地望着她,就像是看到了一坛美酒一样双眼放光。

“去年在省城会展上面,有一部宜宾选送过去的竹书,上面雕刻的正好是这一首诗。

我觉得写得很好,就用心背了下来。”

自从见了那一本竹书,许悠然就一直对竹充满着向往和喜欢。

后来又因为毕业论文选题的原因,刘老师躺在病床上面诉说着这片竹海昔日荣光,这才下定了决心,径直来到了这里。

“竹书……好多年都没有再出竹书了,没想到这玩意儿也能上展会,

现在的人总是太浮躁,把老祖宗的技艺全部都给抛弃了。

想当年,一个竹簧花篮,一个镂空屏风,在上千件展品之中脱颖而出,一举拿下美国巴拿马万国展览会金奖。

可是现在,再也不会出现那么精致的作品了……再也不会了。”

白发老人不断地叹息摇头,眼睛里面还带着一丝恨铁不成钢的不甘。

“你说的巴拿马万国展会,是不是一九一五年的那一届?”

刘老师说的并不是很清楚,许悠然想要多问几句,又不敢让他太过费神。

今日见到这白发老人脱口就来,忍不住开口问道。

“你也知道一九一五?”白发老人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惊讶地望着她,口中不断地唠叨着:“现在的年轻人,谁还会去理会过去发生的事儿啊!”

“我就很喜欢,可不可以麻烦老爷爷跟我讲讲?”

“跟你有什么好讲的,不过就是一部竹书,就把你给惊讶成这个样子,一看就是没有见过好东西。”

白发老人不但没有顺着她的话题说下去,反而直接开口鄙视起她的眼光。

“竹书怎么就不好了,那也是出自良工之手,不但要懂得竹编技艺,还必须得具备深厚的竹雕艺术功底。

可以说得上是竹篁艺术里面的佼佼者,采百家之所长,成绝世之佳品,我看你才不懂欣赏呢!”

“竹篁是好,可经过了这么多年的发展,匠心越来越重,一味的注重艺术追求,拼命地想要将诗词歌赋给融入进去,反而失去了原本的气节。

你是没有看到过当年的那些作品,不管是用于生活还是用于摆设,良工都会一直注重着竹子的品质,你知道竹子的品质是什么吗?”

他若是要问别的,许悠然还真答不出来,但这个,作为一个喜好竹子的人来说,许悠然完全是张口就来:“未出土时便有节,及凌云处尚虚心”

白发老人有些意外的看了她一眼,这才继续说道:“不管是什么样的作品,都不能偏离制作材料本身的气质。

以前的那些老良工,手中打磨出来的作品,随便拿出一件来,都可以称得上是稀世珍宝。

小女娃啊……要怪就怪你出生的太迟,没有见识过其中的辉煌,咱们的技艺早就开始逐渐没落了……”

老人若有所思地摇了摇头,口里面再次念念有词起来:“初闯旧金山一举夺冠,再争巴拿马白日做梦。”

许悠然当然知道,他说这句话的意思,所谓的青出于蓝更胜于蓝,不过只是他心里面的希望而已。

更知道,老人家口中的白日做梦说的是现下的竹工艺。

看着老人消失的背影,许悠然不由得开始怀疑起自己的欣赏水平来,心里面更是默默地问了一句:“难道现在的竹工艺真的没落了?”

才刚有这样的想法,连忙摇头否认:“不过就是没有风头正盛的代表作而已,怎么可以随便说出没落两个字呢?”

再次抬头看了一眼石牌坊,许悠然又回到了竹海镇里面。

为了能够证明自己的这一个想法,许悠然直接去了竹海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