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格里的记忆 9.7
完结 签约作品 都市人生 现实百态
作者: 白马出凉州 主角: 狗蛋 东子
30.05万字 0.2万次阅读 18.7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46章 美好的未来 2021-04-01 00:58:01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3
    作品总数
  • 71.75
    累计字数
  • 606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46章
简介

腾格里沙漠边缘的狗蛋一家,曾经生活窘迫。可他们积极治理沙漠,最终用自己勤劳的双手,改变了自己的命运,成了改革开放的弄潮儿!一家人的奋斗史,就是腾格里沙漠治理的缩影,也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乐章的一段音符!

第1章 寻嘴

汽车行驶在宽阔平整的公路上。

路两边的白杨,如同一排排的卫士,笔直挺拔。

远处高大的沙丘上,是一块块用稻草压成的治沙网格,如同无数金色锁链组成的大网,死死地锁住了沙丘。

“妈,那边的树上,又有两个鸟窝!”

女儿打开车窗,指着远处树上的鸟窝,惊喜地叫道。

她整天呆在城市里,如同被关在笼子里的鸟,现在到了乡下,见了什么都觉得新鲜。

“前几年来你们老家的时候,树都是光秃秃的,连树叶都没几片,就别说鸟窝了!”

妻子看着路边的白杨树叹道:“大哥他们的治沙成果,可真是了不起啊!”

“是啊!他的东辉集团承包了这里几万亩的沙漠,压沙造林,种植沙生作物,不仅恢复了生态,那些衍生项目,还赚了大钱!”

开车的王谦己叹道,他是一个月入百万的网络作家。

“大伯前几天都上了电视呢!我们学校的老师,还组织我们学习他的先进事迹!”女儿笑道,“我这次去,可得和大伯好好合个影发朋友圈!”

“你们老家的景色,现在可完全变样了,比我们南方还漂亮!”妻子笑道。

“变样的……可不只是景色。”

看着远处的沙丘和路边的白杨,王谦己的思绪不由得飘回了三十多年前……

王谦己出生在腾格里沙漠边上的一个小乡村里,不过,小时候的他却不叫王谦己。

那时,他有一个粗鄙的名字:狗蛋。

这个小名虽然难登大雅之堂,可在他们当地,却是一种疼爱的昵称,就像现在的人叫自家孩子“宝宝”一样。

狗蛋的父母就因为疼爱他,才给他取了这么宠溺的名字。

不过,狗蛋的童年记忆,却并不是只有父母的宠溺……

狗蛋至今还记得,他最后一次挨饿,是包产到户的前一年。

那年,他才五岁,按理说,是没有多少记忆的。

可他却清楚地记得,母亲田桂枝从生产队里分来了几个西瓜,抹着眼泪说,家里只有这几个瓜,连一粒粮食都没有了。

父亲去了很远的地方修水库,好几个月没有音讯,家只有母亲一个人挣工分,自然分不到正经的粮食......

母亲切开了一个西瓜,却只让狗蛋和他哥哥东子吃了半个,另外的半个,说要留着当晚饭......

狗蛋和东子,你争我抢地吃光了半个瓜,却没有注意到,母亲什么都没有吃......

她只是等狗蛋和东子吃完了瓜瓤,才拿起了铁皮勺子,抠着白色的瓜皮,吃了几口......

西瓜虽甜,却不抗饿,只是哄哄肚皮而已。

狗蛋和东子撒了一泡尿,肚子就又唱起了“空城计”。

“妈,我饿!”

狗蛋跑去找母亲,拽住了她的衣襟,无力地摇着。

“......”

母亲为难地皱起了眉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狗蛋。

“妈,我要去李二叔家寻嘴!”

狗蛋见母亲半天没有说话,便又说道。

“寻嘴”是个当地方言,就是混吃蹭喝的意思。

“额......去吧。”

母亲无奈地叹道。

“嗯。”

狗蛋就往门外走。

“站住!”

东子却一把拉住了狗蛋。

“你刚吃了瓜,怎么这么快就肚子饿了?我都没饿呢!”

东子冷着脸说道。

不料,他的肚子却不争气地出卖了他,“咕噜噜”地响了起来。

“我去寻嘴,管你什么事!”

狗蛋只是觉得肚子饿,他本能地要去李二叔家找点吃的。

“我说不许去就不许去!”

东子拦在了门口。

“我偏去!”

狗蛋就要推开东子,不料,反被东子一把搡倒在了地上。

“你......”

狗蛋气坏了,从地上爬起来,就朝东子扑去,却又被东子捉住。

东子比狗蛋大三岁,又比狗蛋强壮,力气完全可以碾压狗蛋。

狗蛋一着急,一狠心,就张嘴朝东子的手背咬去。

他的乳牙虽然还没有退,可整天啃干馍馍,也磨砺得十分锋利!

东子的手背上,顿时被咬出了几个带血的牙印。

“混怂!”

东子顿时怒了,伸手就抽了狗蛋一个耳光,把狗蛋抽翻在地上!

“哇!”

狗蛋就势躺在地上,放声大哭打滚!

这是他被哥哥东子揍了之后的一贯应对招数。

只要他躺在地上打滚哭闹,母亲就会给自己撑腰的。

果然,母亲走了过来,一把抱起了狗蛋就说东子:“你打他干什么?他也是饿得不行......才要去寻嘴的!”

“我......”

东子冷着脸,没有说话。

不过,却让开了门......

狗蛋就从母亲怀里跳下来,跑出了门。

五岁的狗蛋,虽然不懂哥哥东子为什么不许他去寻嘴,可那种肚子饿的难受和绝望,却深深地烙刻在了他的心底,至今难忘......

狗蛋出了自家的大门,就来到了外院的李二叔家。

他们两家合住在一个大院子里,外院住着李二叔家,里院住着狗蛋家。

狗蛋的高祖叫王三爷,当年是方圆几十里唯一的一个秀才,在县城里当过管水的小吏。

腾格里沙漠边缘的沙城县,极度缺水,管水的小吏可是肥差。

所以,狗蛋的高祖王三爷,不仅是方圆几十里唯一知书达理的乡绅,还是方圆几十里的首富。

于是,他便修起了这片由高大的夯土墙围住的大院。

在兵荒马乱的民国时期,这样的夯土墙庄院,可以抵御土匪流寇的劫掠。

据说,王三爷家业鼎盛时期,养着几十个长工,上百头骡马,方圆十几里地都是他的田庄。

这所大院里,一分为二,外院住着长工,里院就住着主子。

时代变迁,到了现在,里院还住着王三爷的后人狗蛋一家,外院就住着长工的后人李二叔家。

可现在是新社会,李二叔家是根正苗红的贫下中农,而狗蛋家却成了黑五类的地主。

不过,李二叔却一直对狗蛋家很照顾。

他说,狗蛋的高祖王三爷曾经救过他爷爷的命,所以,他不能忘恩负义......

狗蛋到了李二叔家,却见他们一家人已经吃完了饭,正在舔碗。

“狗蛋,你今天可来晚了,我们的饭已经吃完了!”

李二婶有些幸灾乐祸地笑道。

他们家劳力多,挣的工分就多,所以,还有碗粥喝。

狗蛋几乎每天来他们家“寻嘴”,李二叔都会给个一口两口的。

这让李二婶很是不爽。

他们家有三个孩子,也是勉强刚刚吃饱肚子,哪有多余的粮食让狗蛋吃?

狗蛋看着李二婶家的饭碗,咽了一口唾沫,心里不禁恨起了哥哥东子。

要不是东子拦着,他起码能赶上舔李二叔的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