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十级的我异界无敌 9.3
完结 签约作品 玄幻奇幻 异界大陆
作者: 心弦轻弹 主角: 林铭
101.02万字 1.8万次阅读 115.1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405章 太古仙尊【完结章】 2021-09-09 22:22:02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3
    作品总数
  • 358.43
    累计字数
  • 707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405章
简介

穿越后再活一世,林铭发现,中文就是神文,也是这个世界的修行奥妙所在。 他站在那里,宛如神文巅峰,各种大道亲和不要太多,拒绝都拒绝不过来。 有人问:“林铭学哥,这神文到底要怎么领悟?” 林铭:“不好意思,天生就会。” 有人酸:“不能教教吗?” 林铭:“本能这东西你能教给别人?”

第1章 中文就是神文!

“啊!”

洞窟内,林铭猛然坐起,额头布满细密汗珠。

他疑惑地看着周围,这是一处隐蔽的崖洞。

“怎么回事?我刚才还在飞机坠毁中。”

突然,他仿佛想起了什么,猛然低头。

没有伤口,没有鲜血。

“腹部被爆炸轰得稀烂,我居然没有死,还恢复了?”

林铭一时间有点懵逼,这时,他脑海中涌入一股记忆。

记忆中,原主也叫林铭。

十五岁前是青冥州林家最受宠的嫡子,然而进入玄文书院三年了,始终无法感悟一枚神文。

就在今夜,原主外出,从小秘境中捡漏,得到一本天阶上品的神文书,这是他踏入武道修行的希望所在。

然而,怀璧者,有罪!

他引来了窥探。

在赶回玄文书院的路途中,被人追杀,不得不躲避在洞窟内,他寄托所有希望于神文书。

他要修炼,成为真正的武者,争得活命的机会。

然而,原主万万想不到,所谓的天阶上品神文书其实是个圈套,他开始修行的那一刻就踏入了死局。

神魂泯灭!

原主死了,现在的林铭却来了。

他弄清楚了当前的处境就很奇怪,什么是神文书,然后继续探查记忆。

原来此方世界名为苍玄界,拥有璀璨的武道文明。

修炼到高深处,可以飞天遁地、移山填海,更有强者能够横渡星空,甚至永生不死!

而想要成为武道强者,必须掌握神文。

这时,一缕清风轻拂,地面上的神文书哗啦啦翻开。

一眼瞥过,林铭猛然愣住。

因为整本书都在围绕一枚神文进行解析,而那神文,他何止是熟悉?简直就是本能!

“这就是中文啊!!!”

林铭是地地道道的炎黄子孙,偌大的苍玄界,恐怕没有一人比他更了解神文!

激动过后,他拿起神文书阅读。

忽然,林铭猛然撕碎神文书,“狗屁不通,这东西说的似是而非,就是引人向死,好恶毒的心思和手段,到底是谁?”

这时候,林铭听到了动静,那是一阵嘈杂的脚步声,以及一名男子的说话声:

“快,继续去找,必须找到林铭,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林铭浑身泛起寒意,身体难以抑制的颤抖,“本来必死,既然能够再活一世,又要马上死掉,那也太让人不甘心了!”

他屏住呼吸,躲在崖洞中,这洞在崖壁的下沿,刚好外面挡着许多蔓藤,极难发觉。

好一会儿后,脚步声走远,林铭心中自语道:

“看来我现在的处境不是太妙啊,我穿越过来代替原主,对他人来说,原主就没有死。”

危机感笼罩林铭,他必须想好对策,然而,武道存在的世界中,任何好的对策与计策都需要实力来施展。

于是,他开始翻找记忆,探寻原主不能凝聚神文,不能修行的原因。

片刻后,林铭明白了。

原主无法感悟神文,哪怕人家告诉了他,他也不能真正感悟和理解。

但林铭不一样。

他是炎黄子孙,而且中文系毕业,还闲的蛋疼去考了中文十级,并且满分过考。

也就是说,凝聚神文对他来说没有难点,反而是他最大的天赋。

林铭呼了一口气,盘起双腿坐好。

这时,相关的记忆涌现出来——

要踏入武道,必须感悟神文,凝聚初枚神文,然后开辟神文空间,这样才能够感知到广泛存在于天地之间的灵气。

对别人来说,凝聚神文难度在于悟,悟不到,就学不会。

对林铭来说,凝聚神文的难度在于选择。

会的太多,选不过来!

恰好有在危机中,他怎么也静不下来,直到一道灵光闪过,林铭轻拍大腿。

“对啊,先静心,常言道:每逢大事有静气,说得不就是现在吗?”

于是,他凝聚“静”字神文。

此字一出,夜空中的星辰忽然变化,天地间弥漫鸿蒙紫气,笼罩青冥州地界。

而这时,崖洞内绽放紫光,这光芒代表他凝聚的神文超脱品阶。

微微一动念,“静”字神文没入他的眉心。

下一秒,眉心传来轻响。

啵!

神文空间开辟,毫无难度,水到渠成。

至此,林铭凝聚了第一枚神文。

他正式踏入修行路,境界:感灵境。

这时,林铭沉浸心神,体察“静”字神文的功效。

一、屏蔽天机,让人难以追踪。

二、清心明性,大幅度提高悟性,不被妄念所扰,做事更加专注。

三、固本培元,提高身心对灵气的亲和度。

“这就是天才的感觉吗?”林铭大口呼吸空气。

忽然,他发现全身隐隐作痛,不太舒服,却无法自查,于是,他又凝聚了一枚神文“观”。

同样是一枚紫色神文,超越品阶。

而青冥州的夜空再次荡出鸿蒙紫气。

“观”字神文没入林铭眉心,他顿时感受到了不同之处——

常人双目为见之眼,可以看见颜色,看见物体运动,看见表象。

而他凝聚“观”字神文后,多了一双心眼,可以观世间万物,体察万类细节,看见本质。

他再次反观内视,“观”字神文泛起朦胧紫光。

顿时,他观到了遍布全身的细小裂纹。

那种裂纹非肉眼可见,甚至引入灵气去感知也无法察觉,但却不代表裂纹不存在。

这是修行那本引人向死的神文书的后果,身体其实也有了少许问题。

林铭必须先治愈身体。

而两次紫光的出现,引出了气息,林铭的气息透出后,寻找他的那帮人忽然驻足。

领头的银面人分辨片刻,指向崖壁方向,“走,他在刚才那边。”

这时候,林铭已经凝聚了“愈”作为第三枚神文。

神文凝聚不够完美,没有超脱品阶,仅仅是天阶的金色。

虽然不如紫色神文,但疗伤效果也很好,他的身体快速恢复着。

然而,林铭没有满足,他知道自己的真正难关是那一帮追杀者。

现在必须凝聚拥有杀伤力的神文!

他没有多去想,已经有了选择——“剑”字神文搭配腰间三尺青锋。

还有“力”和“速”两枚神文,这是实战中亘古不变的真理。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一力降十会!

这两句话他记忆深刻。

神文继续凝练,林铭却想到了另一个点。

“我只是现代人,就算真的有了速度和力量,以及拿剑的能力,但面对多人围杀,真的能够生还吗?”

答案是,不能!

他的实战经验不足,那怎么办?

脑筋急速转动,他得出了答案——面对群体,最好的办法是暗杀。

所以,林铭又凝聚了一枚“隐”字神文。

在他凝聚新的四枚神文时,青冥州的天空再次弥漫鸿蒙紫气。

接连三次鸿蒙紫气垂落,异象煌煌,已然引发青冥州乃至周边数州的强者关注。

自然而然,距离此地最近的玄文书院中也有强者抬头观天。

一位白衣飘飘的中年人以及一位圆滚滚的胖子从书院中出发,前往找寻引动异象的根源。

这时,崖洞之内,林铭看着自己凝聚的四枚神文。

“力”,“速”,“隐”,“剑”。

前三枚金色,后一枚紫色。

对应效果:力量翻四倍,速度提升三倍,隐匿气息和身形,万物化剑以及剑道亲和。

如此一来,七字齐备,神文空间微微震动,他的修为瞬间达到了感灵境圆满。

这时,危机已经降临,就在林铭头顶。

崖洞上方的崖壁站满了人,一道戏谑的声音响起:“林公子,还要我们请你出来吗?”

林铭不答,轻轻吐出一口气,眉心浮现“观”字神文,心眼映照下,十丈之内,纤毫毕现。

他的注意力凝聚过去,看到崖壁上方的人群——

人人带着面具,遮掩脸庞,还套着黑色的斗篷,一共27人!

林铭轻轻念了一声:“静!”

心神安定下来,他缓缓拔出三尺青锋。

紧接着,“隐”字神文飘到他的头顶。

他的身体仿佛穿上了透明衣,微弱的光线下几乎看不到他。

空气呈现透明波纹般的抖动,林铭发动“速”字神文的速度特效。

嗖!

皎洁明月下,一抹似有似无的虚影跃空而起,一剑出。

人头落地。

黑袍人们没有反应过来,却听到耳边响起一道如神似魔的声音。

“27。”

黑袍人目睹同伴的死,看着无头尸体软软倒下,然而周围空无一人。

他们心中升起一抹惊惧,动作慢了半拍。

这时,唯一的银色面具人喊道:“小心,是暗杀!”

话音未落,又一串报数声响起。

“26,25,24,23……”

一声一人殒,仿佛死神来临,挥舞无形巨镰收割生命。

他们全神戒备,一个两个背贴着背,警惕周围。

然而,林铭的杀戮还在继续,时而一剑穿心,时而锋刃抹喉,时而残肢断臂。

很快,林铭数到“9”。

这时,黑袍人肝胆皆寒。

“谁,谁人在杀戮我等?阁下为何要保林铭?”

“是林家的护道者,是了,一定是林家的护道者,我就说林铭怎么会无人保护……”

“不不不,不该来的,买命的钱不好赚,这回儿死定了!”

“跑啊,反正我们没有露脸,跑了就好。”

言罢,一人带头折返,向崖壁后方奔逃。

银面人大喊道:“别动,跑反而死的更快,公子就快来了!”

其余黑袍不予理会,轰然溃散,紧随而去。

阴影中,林铭皱眉,“公子?是谁?”

念转而过,他忽然发现头顶的“隐”字神文一闪一闪,仿佛没有了能量。

林铭剑眉微扬,三尺青锋插入地面。

剑气纵横,释放十方。

霎时间,周围草木飞石皆可为剑。

咻!咻!咻!

无数利刃穿破空气的声音响起。

飞叶、走石、枯木、飘花皆在此刻化为飞剑。

这些飞剑凝聚成一道剑之长龙,飞掠而起,穿过溃逃的众黑袍。

噗!咚!

黑袍一个接一个倒地,身上遍布剑痕,鲜血涓涓横流,宛如小溪。

一剑过后,收割完毕。

闪烁的“隐”字神文啵的一声消失。

林铭的身影自虚无中缓缓凝聚,清绝俊美的面容冷冽如霜。

他拔出地面的长剑,剑锋一挑,指向银面人。

三尺青锋映射明月辉光,摄住银面人的双目。

林铭剑眉轻扬,笑道:“只剩你一个了,声音有点耳熟,摘下面具让我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