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尊你家狂妃要造反 9.1
作者: 天玄九歌 主角: 君无月 云凰天
214.01万字 0.4万次阅读 238.8万累计人气值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214.01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032章
简介

众神皆知帝尊纵横天下,风华绝代,却对一个小丫头无计可施! 她腹黑狡诈,生死看淡,不服就干,但凡惹她的人没一个好结果。人人视她为妖孽,避恐不及,可高高在上的帝尊却把她捧在掌心,护在心尖上。 君无月看着面前的男人美眸微眯:“你到底滚不滚,信不信我这个恶名昭昭的妖孽吃了你?” 某帝尊淡定勾唇:“坐等吃空,绝对不滚!” 君无月:“······” (腹黑假正经帝尊+纨绔坑死人女主,身心干净,不喜勿喷,谢谢!)

第1章:极速穿越

第1章:极速穿越

晚上的不死森林波诡云谲,只见四人抬着一口薄棺快速前行,嘴里念念叨叨。

突然,一股阴风刮过,四人吓得直接扔了薄棺落荒而逃,“啊啊啊,大小姐,不是我们害死你的。”

接着,薄棺四周“嘭嘭嘭”轰然爆开,两队人马从天而降落在薄棺两头激烈大战。

“什么人敢和我们九王府抢离火仙灵草?”

对方的大胡子阴森冷笑,“九王爷是四国皇帝的噩梦,并不是老子的恶梦,离火仙灵草是起死回生的逆天神药,试问这傲风大陆谁不想要?”

“那你必须死!”

“哼,大言不惭!”

双方纷纷出招,强强相碰,同时被震退,他们脚下的薄棺因此被“轰”然爆开。气浪把棺木里的死人卷上了高空,一个脸蒙黑纱的少女被冲上了夜空。

她人刚好冲向那株离火仙灵草,奇迹般的要和离火仙灵草融合。

“啊,不好!”

双方一看大惊失色,同时下杀招攻击那位少女,想就此爆了‘碍事’的她夺回离火仙灵草。

诡异的是两股力量被一股无形的结界阻挡,而那株离火仙灵草“嗖”的一下钻进少女的体内,极速和她融合。

“什么?!离火仙灵草会主动融合一个死人?”

“快杀了她,用她的血炼出药力!”

一时间所有人冲向少女,但又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看着少女融合离火仙灵草,“可恶,一个死人竟能隔绝我们双方数十名的高手。”

“倏地!”

就在众人暴躁愤怒时,原来死透的少女突然睁开眼,全身爆射出耀眼的绿色光芒,顷刻间漆黑的森林被绿色所覆盖,亮如白昼。

仅仅刹那间,那道万丈绿光又悉数回到少女的体内,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这样诡异的画面刺激了所有人的眼球,各个被震惊得张大嘴巴。

“嗷嗷嗷,刚刚那道万丈绿光是什么东西?”

“她身上一定有陪葬的宝贝。”

“不,是离火仙灵草。”

“啊,快抢啊!”

两方人马像疯了一样,齐齐出招去哄抢少女。

“唔,头好痛。”

君无月的脑袋被一股强行入浸的陌生记忆撕扯着,涨得要裂开,迷迷糊糊的看到自己竟然飘浮在空中,意识瞬间清醒,“啊嘞,这是怎么回事?传说中的地狱轮回?可是不像啊,啊不好,都冲着我来的!”

眼看着一群古怪的男人凶神恶煞地扑过来,君无月突然在众人面前诡异消失。

“什么?人呢?”

“啊,她是活的。”

“快分开找,她跑不远。”

百米之外,君无月凭空出现,一边跑一边嚎,“我去,怎么会穿着古装?谁特么深更半夜在有兽吼的地方拍戏?”

“快,她在这里,死女人给老子站住。”

“握草,都特么会飞的,这到底是天堂还是地狱?”君无月看到头顶上方掠过的一个又一个的飞人,眼睛瞪得溜圆。

左路被堵截,她刚转身跑向右边,“嘭”的一声,她就被N股力量轰上了高空,极速往天上冲。

感受着耳边呼啸的寒风,她拼尽全力都无法抵抗这该死的力量,干脆闭上眼在夜空中如流星般华丽坠落。

“扑通!”刺骨的寒水袭来。

冷,极致的冷,彻身冰寒。

“唔!”

她被那股力量直接推到了水底,直到后背撞到一个冷硬的东西才停下来,疼得她牙关紧咬。鲜血自她身上的伤口处流出来,透过一身破烂古装丝丝漂浮。

幸运的是她会闭气功,身体被各种疼撕扯着,脑袋里像走马观花一样,好像在融合陌生的记忆。她忙闭上眼一动不动等待脑袋消化完,或许会弄清是怎么回事。

可是她不知道,她的后背下方是一樽冰棺,冰棺里面躺着一个刀斧神功俊美无匹的男子,五官如刀削般精美深邃,肤色薄如蝉翼,整张脸毫无瑕疵宛若天生。

尤其是那一头黑缎般的长发,随意散落在肩膀两侧,晶莹剔透的冰棺照得他不似人间所有,宛如上天最神圣不可侵犯的神祗。

男子双眼紧闭,毫无声息,像是睡着了,又像是一个死人。

诡异的是冰棺发着阵阵白光,而从她身上飘出去的丝丝鲜血,奇迹般的透过冰棺被里面的人悉数吸收。

瞬间,男子原本苍白到薄如蝉翼的面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润,冰棺随着血色的吸收一点点消失。

而这一切对于闭着眼睛的君无月来说,毫不察觉。

“什么!我穿越了!这里竟然是师傅故事里的异世大陆?!可是不对啊,这里只是傲风大陆,并不是那什么神域啊?不靠谱的师傅,您快从地底下给我爬出来解释清楚。”

想到抚养她长大,一辈子窝在破道观里,直到被害都生不见人死不见尸,邋遢又不靠谱的师傅从小到大给她讲的疯言疯语,此刻全部变成了现实,君无月吃惊地,“咕咕咕”喝了好几口冰水,忙捂紧嘴巴摇头叹息。

如果说她能魂穿回来,重生在一个爹死娘失踪,被家族遗弃在偏远旁系任其打骂欺凌的废物大小姐身上。那么,她的身世、神域、她被屠戮的家族、她的责任······也都是真的!

君无月难过地仰起头,鼻息酸涩,师傅他老人家早有预谋······可是神域又在哪里?

师傅他老人家是否和她一样,也魂穿回来了?他又在哪里?

君无月闭上眼消化这难以置信的穿越,心里掀起层层骇浪,睁开眼抬手确认千真万确,这双手又瘦又小,在寒冰刺骨的水里纤细的更加羸弱不堪。

是的,现代的她死了,为了给师傅报仇雪恨和敌人同归于尽了。

既然一切都是真的,既然这就是她的命,不管师傅他有没有回来,她必须完成他交代的使命,查出神域在什么地方。

啊嘞,不管在哪里,她君无月照样能活出人样来!

收起所有疑问,君无月动了动身体,突然感觉后背变软了。

“嗯?”她疑惑地转身,顿时惊恐万分,隔着5厘米恍然出现一张刀斧神功的脸。